群英荟集悉尼──中共党文化是中华文化的天敌(上)(多图)
 
2006-12-3
 



悉尼九评研讨会演讲台,四名演讲者为(台上坐者左至右)中国民阵主席费良永、自由法学家袁红冰、诗人黄翔、作家兼诗人贝岭。

【人民报消息】十二月二日,悉尼大纪元时报社在南区RSL俱乐部举办了一场九评研讨会。此次研讨会的主题是《中共党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天敌》。

大纪元记者安娜悉尼报道,与会嘉宾有来自德国费良永先生,核物理专家,现任中国民主阵线主席;澳洲的袁红冰先生,自由法学家,著名文学作者,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发起人;旅居美国的著名流亡诗人黄翔先生;来自美国的作家兼诗人贝岭先生,《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与《倾向杂志》的主要创办人之一。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中共对中华文化的彻底摧毁意味着一个民族的消亡。中共大陆经过五十年中共暴力统治,长期一言堂宣传洗脑,中共的党文化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的各个层面,从最本质的善恶依据,是非标准,传统价值,到中层次的逻辑思维,话语系统,处事方法,到最表面的言谈举止,表情动作,都融入了不同程度的党文化。党文化在人们心中颠覆着良知理念,让人们背离民族的传统。民族文化彻底摧毁之日,也是民族名存实亡之时。如何从党文化中走出来,如何从生活中清除党文化,如何真正摆脱党文化对我们的控制,如何恢复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已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




费良永先生讲演。

费良永先生以其清晰,理性的分析归纳了党文化的特征,并提出通过“自由民主运动树立公民世界观”的理念。他说:党文化的特征为:

1、专制性:只容许一种声音,不允许反对声音;
2、阶级性:把自由,民主,人权等普适价值都强行赋予阶级性;
3、斗争性;
4、暴力性;
5、恐怖性;
6、谎言性;
7、奴才性;
8、封闭性。

他还说, “自由民主是世界潮流,是人类的发展方向。自由民主运动,不仅是政治运动,更是思想文化运动。……。我们要废除党文化, 树立公民世界观。例如,废除国家至上观念,确立人权至上原则;废除以党代国观念,确立党国分离原则;铲除愚忠思想,坚持依法办事;废除斗争哲学,提倡宽容精神;废除以暴抗暴,取而代之的观念是,树立和平理性民主竞争的观念;废除乞求统治者平反的心态,树立谁干了坏事就必须下台的观念;不做逆来顺受的奴才,敢做维权抗争的公民;反对以主义立国,坚持按宪法治国;抛弃虚伪道德,建立纯真道德。”




袁红冰先生讲演。

袁红冰用辛辣生动的语言,入木三分的分析,独到的见解开启了人们对党文化的认识,他说:马克思主义对人的心灵毒害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首先,马克思主义坚持的是唯物主义,是无神论中最邪恶的那个范畴。在茫茫宇宙中,地球只不过是一个趋于零的点,是个渺小的宇宙尘埃,而附着在地球上的人类是更渺小。但人类为什么可以称自己是宇宙的主体,而无限和永恒物质世界称之为客体?就因为我们是一种精神的存在,用我们的思想去超越有限的限制,去思索关于永恒和无限的问题。我们因此而获得了精神的自由。所以人在本质上是一个精神的存在。马克思主义把生命归结为物质,生命就是一块会喜怒哀乐的肉,死了就是一块会腐烂发臭的肉。当人们都对生命的本质作这样一种卑微的理解时,人还能高贵和伟大吗?毛泽东有一句话是:“彻底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他把人看作一块物质,一块肉,他还畏惧什么?他心中没有道德的准则,对美的理解,没有对精神的信仰,唯有一个最阴暗的看法,把人们都当作一块块的物质,而不是把人们看作一个个情感丰饶的精神存在。这种看法深深的毒害了中国人。以至于当代的中国人心中不相信道德,不相信真实的感情,不相信崇高的理想,什么都不相信,只相信物质的追求,这就是中国人心灵彻底腐烂的根本原因。

党文化对中国人第二个毒害就是宣扬仇恨。在人的心灵中主要有两种情感,一种是爱,一种是仇恨。马克思把仇恨当作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当一个社会不是以爱作为前进的动力,而以赤裸裸的仇恨作为人们处理自己相互关系的基本准则时,这样的社会是多么可怕。

第三个毒害是,共产党崇尚暴力,把暴力当作享受。

第四个毒害是,恐怖主义。把恐怖作为一种国家意志来宣扬。从中国建政到文化大革命,一直到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迫害,到今天对高智晟的夫人耿和女士的迫害,一切都遵循着国家崇拜暴力的方式在进行。恐怖主义在人们心灵里直接造成了一种本能的奴性。这种奴性的表现太惊心动魄了,致使受迫害者本身还奴性十足。这样一些人怎样能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他们还认为中共政权是可以教育好的,可以转化的,还是可以和解的。一个屠杀了八千万自己同胞的罪恶政权有资格和我们和解吗?如果我们和解了,我们怎样来伸张正义?我们不是在宣扬复仇。但是对于犯下了反人类罪行的中国共产党官僚集团必须受到历史的审判。对罪恶的审判是恢复正义的前提,是重建社会公正的前提。八千万冤魂不能得到安宁的状况下,怎么可能有和谐的社会。

党文化对人们心灵毒害的第五点就是谎言化。由于中共所作所为都是背离人性的,所以它为了保持自己的存在,就必须制造谎言。伪造历史,伪造现实,以至于十三亿人每天都生活在谎言之中。没有真实的信息,没有真实的心灵,没有真实的情感。正因为中共对人们这五个方面的深刻毒害,才出现了中国当前的这种道德堕落,文化堕落,人格堕落。从历史到现在,从心灵到现实的生活,全部充斥着谎言和虚伪。

他还说“正是基于对于这种情况的认知,正是基于对于中国民族命运的未来前途更深层次的考虑,我们才决定发起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中国自由文化的宗旨只有一条, 自由的思想,自由的创作和自由的表达。我们的价值目标,就是要重建高贵的文化精神,重建民主心灵的家园,重建国家的道德和基础,而且是以 ‘自由’的名义。这个运动从今年五月份筹划到今天,已经有三百二十多人报名参加,其中有两百二十多人都生活在中国大陆。这些人代表着一种新的精神,一种精神的崛起。只有自由的思想,自由的创作,自由的表达才能走出党文化的阴影。最后我希望每一个关心中国未来命运的中国人都能加入到自由的思想,自由的创作和自由的表达的行列中来。让我们以自由的名义彻底清除中共专制文化的影响,让我们的心灵重新得到解放。”




贝岭先生讲演。

贝岭先生以他对西藏文化了解的背景,对中国语言的剖析,作了题为《从党文化的语言看其对民族文化的伤害》的讲演。世纪初,随着马克思著作的中文翻译就产生了共产党最早的语言,最后发展成一种人民语言。共产党语言是越来越缺乏个性化的语言。毛泽东是中共语言的集大成者。他的语言中有市井语言,有农民语言,有一点鲁迅杂文语言的影响,到晚年甚至有些流氓语言。这对中共的语言产生了一个奠基作用。另一点应注意的是鲁迅的杂文语言,它具有一种好战性,某种及其刻薄战斗性。共产党语言最可怕的是,从1949年后成为了一种官式语言。共产党语言里所具有的很多特质在我们民族精神里几乎形成了一种长期的,慢性的毒药。而文学语言是消除共产党语言的一种非常好的方法。另外可以把共产党语言滑稽化,幽默化,或者把它作为一种反语来调侃,来弱化共产党语言的暴力性。



黄翔先生讲演。

黄翔先生则以诗人特有浪漫气质,丰富的感情色彩,深邃的心灵感知为在场的听众做了与众不同的诗朗诵及表演。

他说:“关于九评是第一次全面,系统的,深刻的剖析和批判了极权主义制度的本质。但是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讲,那是我们的人生经历,也是我们生命的体验。‘九评 ’所谈到的那些问题,都是我们经历过的,感受过的,体验过的。像我这样的人,也曾经以形象的方式表达了同样的感受。我先后出版了二十多本书,有英,日,法及其它语种……有人把我当成法轮功(学员),我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我对任何宗教信仰选择的自由是支持的。当一个人因为宗教信仰而受到迫害时,我是毫无疑义的,坚定的站在受迫害者的一边。”

“我的许多诗都受韵于梦中水的神秘的软潮。我还有一本专门写女性的(诗集)。因为中国大陆女性成了权,钱,交易的对象。她们丧失了生命的尊严和她们内部灵魂的美丽。。。我是个女性崇拜者,也是母性崇拜者。一切伟大的天才,作家,诗人,艺术家,都来自于女性的身体。女人的美丽是没有限制的,永无止境的美丽。但这是精神性的,你必须精神提高到一个修炼层次,你用另外的眼睛看女人的时候,就会看到她身体之外的另外一个身体,另外一种生命的存在。那是极美的。我曾写过在华盛顿大叫一声的王文怡。为什么写她哪?我觉得当时她那一声叫喊就是几十年,大半个世纪以来中国人民压在心灵中的呐喊,其中也包括了我自己的叫声。一瞬间我受到的感动,就专门为她写了一篇很美的(诗),真得很美……我的一生都和水有缘。”

之后黄翔先生为在座的听众朗诵了他的诗着《三条河流交叉处》,《今生有约》,《生死终倦》,《宇宙人体》和《形骸之外》。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