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菊露出僵硬微笑 陳良宇言必稱反腐(多圖)
 
青晴
 
2006年10月5日發表
 

陳良宇被罷官動了江澤民的筋骨!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上臺後,把全國最好的東西都給了上海,把它捧爲經濟「首都」,所以這裏的官員不貪腐則已,一貪腐輕則進去,重則腦袋搬家,不管他們現在如何,這裏說的是結局。

江澤民下臺後,不能不回上海,連攝政曾慶紅都沒心思與他周旋,在北京光見白眼兒,老江精神上受不了刺激。他以爲上海這個地盤是鐵打的,全國動哪裏也動不了上海,沒想到胡錦濤就先動了上海,因爲不動上海,動哪裏效應也不大。

八月十五日上午,當上海市委、市政府召開上海市加強黨風廉政建設幹部大會時,陳良宇還在大談黨風廉政建設,並「通報了上海社保基金案有關情況和祝均一涉嫌嚴重違反國家財經紀律、收受賄賂問題,以及王成明、韓國璋涉嫌嚴重違反黨紀、正在接受調查等情況」。陳良宇同時要求上海市的官員要「築牢反腐倡廉思想防線」,句句緊跟中央。


張榮坤非法貸款32億。
九月二十四日起,這位上海市委書記、上海灘黑社會契爺、將滿六十歲的政治局委員陳良宇已在新華網宣佈職位一擼到底,並接受中紀委的審查。

陳良宇在上海社保基金醜聞爆發之後,也不相信胡錦濤能真正動到他的頭上。因爲他頭上遮着剛剛出版,還帶着油墨味兒的「江文選」大紅傘。後來,他發現風向不對,坐立不安,那些天,幾乎天天往北京打電話,摸探風向,以尋求應對之策。但是他「栽了」,連曾慶紅都爲了自己的政治前程而同意對他的處理。

黃菊露出僵硬的微笑

就在陳良宇被公開定論處理的前兩天,黃菊九月二十三日高調出席首屆中國社會保障論壇,要求社會保障體系要注重社會公平,併發揮社會保障對收入分配的調節作用。黃菊在講話時露出僵硬的微笑。誰都知道,雖然陳良宇和黃菊在窩裏經常爲個人利益和地盤大小而爭鬥,但畢竟都是江澤民那塊菜園子裏的菜,拔掉哪一個,剩下的也顯的孤零零,而且更加醒目。

社保大案撒網

中紀委抓了祝均一後,又抓了富豪張榮坤、上海社保局社保基金監管處處長陸祺偉、上海電氣執行董事韓國璋、上海電氣董事長王成明和上海電氣董事王國良等。八月二十四日,陳良宇前祕書、上海寶山區區長秦裕也被「雙規」。大陸傳媒又揭出了祝均一等人許多犯罪新材料。

據前哨雜誌10月刊報導,祝均一除涉及張榮坤三十二億非法貸款案外,還涉及一系列利用社保基金非法投資案。社保基金是市民喪失勞動力後的保障,對這種資金的投資,有很嚴格的限制,絕對禁止高風險的投資。房地產屬高風險項日,社保基金是絕對不能投資房地產的。但早在一九九五年,祝均一就投資上海萬都中心,至一九九九年初,共貸款五億五千萬給萬都中心。

萬都中心的老闆鍾建國是湖南籍港商,根本沒有什麼錢。他拿到社保的投資後,即迅速抽出,去開發其他項目,再將萬都的地塊向銀行做抵押貸款,用貸款來建房子。


上海電氣執行董事韓國璋。
至一九九九年初,因後續資金投資受阻,工程業已過半的萬都中心停工。萬都中心於2002年竣工,但現在除五層樓宇已出售外,其餘樓層全部於2006年5月被上海市第一中院查封,查封原因是「訴訟保全」。此案申請查封人是安聯公司,案由是追討委託貸款,訴訟標的額爲四億五千萬元。上海社保基金對萬都超過十年的鉅額投資不可能收回,因爲其中相當一部份已經被揮霍一空。

韓國璋還涉及利用「陽光保障計劃」騙取鉅額財政補貼,並收受賄賂。「陽光保障計劃」是上海電氣爲集團內部協保和託管人員提供的一項團體保險,用於幫困保險和扶貧救助。但正如中共的其它扶貧項目一樣,用於扶貧幫困是假,進個人口袋是真。

弟弟被捕

中紀委調查發現,涉張榮坤三十二億貸款案的陳良宇祕書秦裕,一個公務員竟有五套住房,面積相加竟達九三六平方米,且爲親屬收購三套住房,還少付近百萬元,並收受三十多萬元、十萬美金及價值二十多萬元的金條、高級名錶等等。


陳良宇(上)
祕書秦裕(下)。
據傳,陳良宇發現秦裕遭中紀委調查,馬上搶先將其調離身邊以避嫌,因爲非法貸款案這麼大的案子,祕書秦裕不可能不請示陳良宇。七月十三日陳良宇將祕書調任寶山區代理區長,八月二十四日,新華社證實「上海寶山區代理區長秦裕正在接受調查」。陳良宇有末日來臨之感。

九月中旬,上海官場傳出消息,陳良宇的弟弟已被專案組抓捕歸案。當年正是陳的弟弟與周正毅勾結做案、坐地分贓,如今周外逃非洲未果,最近再次落網。這兩個都是最有力的證人。

陳良宇的貪瀆問題,早在三年前的周正毅事件中就已暴露,但在江澤民的保護傘下躲過去了,於是反倒害了他,讓他有恃無恐,加速更大範圍的貪腐。

祕書抖老底

陳良宇的祕書秦裕七月落網後,對所知陳良宇的問題做了詳細交代,其中包括有商人爲陳良宇的父母購房,老婆撈取經濟利益、甚至耗十億港幣爲其子謀得傳媒副總職位等。

在爲其子謀職部分,據報導,陳良宇之子陳某在北京加入一家傳媒公司,公司缺少資金,要陳某透過其父籌資。陳某向其父提出這一要求後,陳良宇二話不說,出手就是十個億(港幣)。這家傳媒大喜過望,以年薪四十萬元聘陳某爲副總,又以陳某籌資有功爲由特別獎他六十萬元。籌來的資都變成壞賬,好處都進了姓陳的私囊。

在爲不法企業主牟取利益上,陳良宇爲協助福禧投資總裁張榮坤多賺錢,竟親自主持召開協調會,用威勢逼迫上海的相關部門放寬政策,降低門檻,甚至不惜低價出讓,讓張榮坤賺錢年限從二十年延長到三十年。


三呆婊兩會散德行!
在利用職權爲親屬牟取不正當利益方面,除前面說過的爲兒子牟取私利外,陳良宇透過「小兄弟兼鐵哥兒們」、新黃浦集團董事長吳明烈,安排老婆、兒子出國出境,前後相加,花費竟達一五九萬元人民幣。

吳明烈怕錢太多而露餡,竟又令下屬公司分攤了一百多萬元。一九九八年,陳良宇時任上海市委副書記、副市長期間,授意吳明烈爲其父解決住房。吳明烈立馬效勞奔走,買了一套一三九平方米的住房給陳良宇父親,又找裝修公司來裝修。

中共惡黨是個染缸

共產黨的特點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陳良宇是其中的一個。

經常「反腐倡廉」不離口的陳良宇曾說:「有一個好的風氣,差一點的同志進去可以變好.!有一個壞的風氣,好的同志進去馬上變壞。這就是一個染缸。」

陳良宇給中共惡黨個非常恰如其分的比喻。

他還說「「而這個風氣,沒有領導幹部的率先垂範,沒有領導幹部的以身作則,這是絕對辦不到的。」

說的多好。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36,73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