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長霞事跡被李長春編得漏洞百出
 
作者:瀟湘浪人
 
2004-6-9
 
【人民報消息】】「根據中共中央宣傳部的統一安排,從2004年6月2日開始,中央及首都新聞媒體將集中對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原黨委書記、局長任長霞同志的先進事跡進行宣傳報導」(1)。

這幾天,北京各大媒體關於任長霞的事跡宣傳可以說是觸目皆是,狂轟亂炸,不惜餘力。之所以這樣,一方面是六四這個敏感日子的到來,中共必須轉移民衆的注意力;二來高層內部的派系斗爭如火如荼,到底是進行輿論監督給中共臉上抹黑呢還是弘揚主旋律給中共打紅臉?雙方爭執不下,只好如此妥協。爲了適應中共高層內斗的需要,中共一向就是把一個死去幾個月,乃至死亡一年幾年後的人物,在死無對證的情況下,被擡了出來,作爲政治工具使用,正如文革時期,1966年抬出毛主席的好戰士劉英俊來說明文革是必要的一樣,都是爲了政治斗爭需要!

任長霞,女,中共黨員,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2004年4月14日因車禍去世,享年40歲。

我從網上(2),電視媒體報導上知道,任長霞在登封市任公安局長只有短短三年便因車禍去世(2001年4月至2004年四月),三年時間不長,那麼三年間她在登封做了哪些事情呢?

她是一名縣級市的公安局長,至多至多算是處級,在大陸幾百萬處級官員中簡直微不足道。公安局長職責就是維護當地治安,保衛老百姓生命安全,這是天經地義的公安公務員應盡的職責,責無旁貸。那麼她在登封任公安局長,三年來做了一些什麼事情呢?據官方報導:一是解決了十多年來的控申積案,共查結控申案件230多起;二是她帶領全局民警共破獲各種刑事案件2870多起;三是抓獲犯罪嫌疑人3200餘人;四是吹捧她說將全部精力集中到了破大案、破積案,打響了一場又一場攻堅戰。大家都說:「咱登封來了個女神警,案發一起就破一起」;五是說她接待人民來訪認真,把接待室搬到公安局門口,並有錄影爲證。且率先在全縣公開了自己的手機號碼,讓老百姓直接和自己聯繫;六是整頓登封市公安局,「清除了隊伍中的3個害群之馬,15名長期不上班、曠工、遲到以及參與違法違紀行爲的民警被開除和辭退」。

北京各大媒體宣傳的任長霞事跡不就是這些嗎?其實這些都是公安局長應當做的事情,如果拿一個文化局長來做這些事情,倒是值得特別歌頌,而公安局長做這些事情則是本職工作,應該做的,花這麼大的力氣來宣傳正說明了大多數公安局長大多數沒有做這些工作,失去了民衆的信任。

中共的官方宣傳,老早就失信於民,不論報紙上,電視報導上,大家都不相信的居多。例如,說任長霞三年來共抓獲登封市犯罪嫌疑人3200人,你信嗎?假使這樣,平均每天必須抓三個犯罪嫌疑人進看守所,一個月之內必須抓100人進看守所。進了看守所,你能保證一個月就能結案送檢察院起訴?任長霞說她沒有辦過一起冤假錯案,一個月抓100人進看守所我就不相信沒抓錯一個,既然沒抓錯一個,公安拘留、預審、檢察院調查起訴、法院調查、審判到最終判刑,不算超期羈押,一般至多八個月才有結果。八個月,至少關押800名未決囚犯,登封看守所有多大? 小小登封看守所必然人滿爲患。

媒體吹噓她說她三年來破獲各類刑事案件2870起,平均每天三起,同樣也難以令人置信。衆所周知,少林寺就在登封市內,是旅遊勝地,一向就是社會治安混亂,三陪扒手拐子成堆,偷摸拐騙刑事案件層出不窮,就是在鄭州火車站廣場同樣秩序混亂,扒手橫行無忌,三陪公開拉客,我就碰見多次拉客的三陪,實在不勝其煩。要說任長霞去了登封,三年內,登封就變成王道樂土世外桃源,路不拾遺,夜不閉戶,打死我也不相信。

媒體還說任長霞率先公開了自己手機號碼,讓老百姓直接和自己聯繫,同樣是不可信。因爲她一個月工資多少錢?如今手機雙向收費,如果一位老太太向她申訴,羅囉嗦嗦講它三個小時,要花多少手機費用,天天如此,她一個月工資夠用嗎?要是公開手機號碼的話,我估計她一個月手機費用至少得開支五千元以上。如果說公家給她手機費用買單,她的手機費用可以報帳,那麼其他局領導黨組成員呢?不是也可以報帳?股長可以報多少?幹警報多少?有沒有私用的手機費用而公家買單現象?任局長家住鄭州市,而在登封市辦公,相隔80公里,雙休日回家抑或是平時晚上回家滿足先生或自己的正當要求,是公車接送還是私人掏腰包坐公共汽車?我一直未見媒體透露詳情。如果是公車接送,那麼鄉鎮幹部在鄉下辦公,住在城裡,公車接送豈不合理合法?

我有幾個同學在公安局擔任領導,據他們說公安經費緊張的了不得,辦案往往都沒有經費,因爲如今刑事案件發案率高,而犯罪嫌疑人一地作案後,一般就逃之夭夭,天南地北,四處躲藏。一個盜竊幾萬元案子,公安海角天涯追幾趟,抓捕費用都不止幾萬元,要是逃到國外更是望洋興嘆。河南是一個窮省,辦案經費就那麼充裕?

登封市的社會治安好壞,並不全部取決於公安局長,如果登封市各級領導班子貪污腐敗成風,發財無數,子女都送往國外,賭的賭錢,包的包二奶,享樂腐化,無所不爲,就是公務不作爲,導致民不聊生,民怨沸騰,單靠公安局長一人之力,就能扭轉社會治安嗎?

媒體還津津樂道的是任長霞在登封市公安局上任沒有多久(大約8天),便輕輕鬆鬆破獲一個以松穎避暑山莊老板王松爲首的黑社會集團,是王松自己走到公安局來花錢給他被關押的弟兄們打通關節時被任長霞當場抓捕的。據媒體報導這個集團:「橫行鄉裡,敲詐勒索,致使上百人受到傷害,7人喪命,民怨極大。」一個小小縣裡,殺死了七個人,百人受到傷害,任長霞不來就無人過問,試問前任公安局長到哪裏去了,爲何不過問?登封市委市政府幹啥去了?那個政法委書記呢?吃乾飯的?市委市政府政法委書記不聞不問不作爲到了這種程度,難道河南省委不管嗎?如果登封市委不管,前任公安局長不管,河南省委不過問,警匪豈不是一家?

2003年2月4日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題爲「胡錦濤坐穩總書記寶座後所遇到第一件難事」(3),意思就是說胡錦濤如何對待中共這個人類有史以來最龐大的巨無霸型政黨。中國人常說結黨營私,把黨結成有6800黨員來營私堪稱世界一絕。6800萬黨員,魚龍混雜,泥沙俱下,給中共帶來的不是福而是禍。中共大佬們以爲,6800萬黨員裡行善事的總有吧,只要有一個,反正輿論工具在我手裡,一個共產黨員行善事,便大張旗鼓宣傳,緊鑼密鼓,鋪天蓋地,想給老百姓一個印象便是中共如何偉大,6800萬共產黨員如何是特殊材料製成的人,如此便可茍延殘喘,萬歲萬歲萬萬歲!殊不知,6800萬中做官的就在這樣自我陶醉中,從無產階級變成了有產階級,無產階級專政變成了有產階級專政,全世界無産者聯合起來變成了全世界有産者聯合起來,而政治制度依然是獨裁,一黨專政,既要權又要錢,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於是貪污腐敗遂一發不可收拾,國內各種矛盾陡然間尖銳化起來,那麼是進行政治體制改革?還是用一兩個英雄模範人物的宣傳來遮蓋?江澤民選擇的是後者,胡錦濤則亦步亦趨!

不料中共中央主管意識形態的大佬,沒有一個懂得意識形態,現在是李長春管,他是哈爾濱工業大學電機系工業企業自動化專業畢業,是工程師,能寫啥文章?除了會封殺輿論,鉗制民口外,別的啥也不會。任長霞事跡給李長春編得漏洞百出,不能自圓其說。天天宣傳,時時宣傳,弄得大家不是更加相信政府,而是走向反面,使得老百姓更加懷疑政府,如此一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中共只好自倒其黴!

愚蠢的李長春!

我爲胡錦濤有這樣的宣傳總管而感到悲哀!

二○○四年六月五日

(1)http://www.law.com.cn/pg/newsShow.php?Id=12081

(2)http://china.qianlong.com/4352/2004/06/02/[email protected]

(3)http://www.chinaaffairs.org/gb/ArticleList.asp?writerID=211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