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啟立沒給好臉子 蔣彥永騎在老江心臟小橋兒上(多圖)
 
——中共政治局十五次議「六四」內情
 
林立
 
2004-6-5
 
【人民報消息】每年「六四」都是個不可回避的問題,每年政治局都要討論這個問題,每年的結論都沒有改變,但每年的呼聲都不斷。

中共高層人士的上書

一九九O年五月,徐向前提出:要寬容、諒解學生,採取措施恢復社會共同和諧、向前看的局面。

一九九二年,退休的前政治局委員、國防部長秦基偉上將,寫信給鄧小平、江澤民,提出要求重評「六四」;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前副總理張愛萍、黃華致信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要求重評「六四」;

一九九七年九月,萬里致信江澤民暨中央政治局,就八九年政治風波問題,提出五點建議;

一九九八年九月,胡啟立致信中央委員會,提出《我的若干看法和建議》;

二OO一年初,萬里再致信江澤民暨中央政治局,提出建議:要自信,要本著向前看、團結、寬容的胸襟,以結束對八九年政治事件的結論。

今年年初,前政治局委員、人大副委員長田紀雲,致信給胡錦濤,提出與萬里同樣的意見。

今年五月初,田紀雲在中央老幹部組織生活會上,談及事件的起因,喪失和平處理的良機時指出,當時黨內個人成見斗爭,對事件的惡化要負很大責任。

看來,不光是民間,中共高層也在呼籲,平反六四順應民意。但平反「六四」相當於「與虎謀皮」,是因為「江核心」掌權的合法性」是靠「六四」屠城得來的。「六四」是一場血腥的軍事政變,一個合法的(就其在黨內正常接班而言)以趙紫陽為首的政權被非法推翻了。「江核心」就是靠這場政變上臺的,所以非法上臺的江澤民心裡有鬼,至今還把趙紫陽軟禁起來。

在江當政期間,你要平反「六四」,那不是把他的「合法性」推翻了嗎?換句話說,這隻老虎之所以成為老虎,靠的就是「六四」這張皮。平反「六四」也就是剝他的皮,怎麼能和他商量呢?

江澤民說蔣彥永「造謠」

中共的八老是鄧小平、陳雲、李先念、彭真、鄧穎超、楊尚昆、薄一波、王震八個人,目前在世的只有薄一波。據悉,楊尚昆是江澤民給害死的,因為楊是江澤民掌握軍隊的阻礙,同時也是江澤民參與六四屠殺決策的見證人。而和江澤民關係密切的薄一波亦是參與六四屠殺決策的活躍份子。


敢說真話的蔣彥永
自由亞洲電臺2004年3月8日以《今日特別報導:蔣彥永為平反六四上書中國領導層》為題報導,蔣彥永在要求為「六四」正名的信中披露了一些鮮為人知的消息。信中說,已故領導人楊尚昆、陳雲實際上是反對對「六四」的處理的;楊尚昆曾在98年對到他家中向他作匯報的蔣彥永大夫表示,「六四」事件是中共歷史上犯下的最嚴重的錯誤,他本人「已經無力去糾正,但將來是一定會得到糾正的」。

開放雜誌5月刊在《北京最新政情》裡透露,中共在小範圍內下發了一份中央文件,稱蔣彥永披露的楊尚昆的談話是「造謠」,所談的1989年6月3日晚間在301急診室三個小時的搶救情況也是「造謠」……

江澤民為什麼只敢在小範圍內下發這份中央文件呢?因為他也知道,要是公開發表,人們不但信抗薩斯英雄蔣彥永的話,而且江本人還得挨啐罵。真要了命了,蔣彥永輕輕晃蕩晃蕩江澤民的心臟小橋兒,就夠他進301急診室的。

政治局年年過「六四」難關

自1992年以來,歷屆的中央政治局對「六四」先後討論了十五次,中共十四屆期內對「六四」曾討論過七次,中共十五屆期內討論過六次,中共十六屆政治局二OO二年十二月下旬的第三次政治局會議上也討論過一次。雖然偶有不同意見,但最後都是拒絕平反。

所有這些討論,最後都回到原地,即在當年局勢下,中央的決定是正確的、必要的。

十五屆政治局擴大會議表決時有四人棄權

爭鳴雜誌6月刊透露,據悉,所有這十五次會議,在就「關於一九八九年春夏政治事件,本屆中央政治局的立場及對若干建議、意見處理」的議案進行表決時,都沒有反對票,只有棄權票。在二OO二年十一月初,十五屆中央政治局召開的第二十五次擴大會議上,四十五人中有四人棄權,這四人是:政協黨組成員胡啟立、張思卿,及政治局委員、人大副委員長田紀雲和中紀委副書記曹慶澤。

其中,胡啟立堅持自己的一貫立場,反對六四屠殺,他在1989年5月17日晚上開政治局常委會時,就和趙紫陽一起發言反對戒嚴。

「六四」不能平反的真正原因

連年都有人通過各種途徑或公開,或內部,向中共中央建議要求重評「六四」。其中一九九三年有近百件建議,一九九七年有七十多件。

當時,中央對此的統一答覆是:「當年局勢下,中央的決定是從全局和整體作出的,實踐證明是對的。有關建議要考慮。」

今年「兩會」前夕,十六屆中央政治局曾召開第七次擴大會議,其中有一項議題是「關於一九八九年春夏的政治事件」。參加擴大會議的除了政治局委員之外,還有國務院黨組、人大常委會黨組、政協黨組、中紀委副書記、中央軍委委員等。和過去一樣,這次討論結果還是拒絕平反。

爭鳴雜誌評論員文章說,現今「胡溫體制」的權力,雖然是從「江核心」那裏繼承的,但已經和「六四」沒有太多的直接關係了,和他們商量平反「六四」,不會剝他們的皮,應該較為容易。但是江澤民那張「六四」的虎皮仍然在身上披著。靠那場政變奪來的軍委主席的權力仍然在他手裡,你要平反「六四」,他還能在軍委主席的位子上賴得下去嗎?不但賴不下去,而且還要送軍事法庭呢!江能不害怕嗎?江越害怕越要攥緊槍桿子,您說,這平反的事情能行得通嗎?這就是「六四」不能平反的真正原因所在。

蛻毛兒待宰的江老虎


全民都來踩江!
江澤民屬虎。爭鳴雜誌文章說,但是,雖然「與虎謀皮」不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卻可以辦到。江澤民身上不但染有「六四」的鮮血,而且他手上又沾滿了新的鮮血。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他投入監獄,至今已有九百多有名有姓的無辜者被刑虐致死,這是「六四」血債之外的新的群體滅絕罪行。他已經在世界範圍內成為「過街老鼠」。要說「與虎謀皮」,那還是和他商量,而「過街老鼠」的處境就只有逃竄、挨打或是被處決的份兒了。從發展的趨勢看來,「謀皮」肯定是不成的,那就只好由別人來「剝皮」了。

2002年11月,十六大上,江澤民再一次命令九常委不許平反六四。短短不到兩年,形勢大變,今年逼人的呼聲使江沒有膽量再說「六四屠殺是對的」了,江忙著製作光碟,開始洗刷自己的罪名,並把罪過安在失去十五年自由的前總書記趙紫陽頭上。

人利令智昏時,什麼蠢事都能做出來,面對黨內外和國內外要求平反的壓力,江老虎知道,它的皮已經蛻毛兒待宰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