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僚透露驚人內幕!踩江成為中共高層健身運動(多圖)
 
姜平
 
2004-6-11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真邪性,無論老人小孩,男人女人,揀破爛的還是腰纏萬貫的大款,小村長還是元老軍頭,個個都拿他開涮,可見實在是招人恨。

知道前南斯拉夫的獨裁者米洛舍維奇是怎麼被人民推倒的嗎?有文章回憶說,先是一群年輕人組成的組織──奧托泊,在全國的招貼宣傳 :一個緊握的拳頭貼遍印遍了南斯拉夫城鎮鄉村大街小巷,接著是一句誰都心照不宣的「他完了」在人們中間口耳相傳,最後就是幾十萬民眾一夜之間湧向首都貝爾格萊德,宣布了獨裁者的末日。

就這麼簡單。

江澤民強盛嗎?其實他很弱,他掌握的軍權實際上是空的,如果不是這樣,他就不會連影響也不顧的把兒子、姘頭塞進軍隊裡,那麼多他親自提拔的高級將領都不值得信任,這不已經說明了問題嗎?

中國有句話叫「軍令如山倒」,說的是軍令一出,千軍萬馬二話不說即刻遵命出兵,江澤民手下就三臭蟲倆跳瘙,那怎麼「倒」,就是倒了那也不是「山」哪!您看江身邊這幾塊料,就說江綿恒吧,既當中科院副院長,還具體和何祚庥一起搞屏蔽網絡,讓王永慶的兒子王文洋當假大款,投資的錢實際上是國庫裡拿出來的,他還在神五上天時插一腳,並統管軍隊高科技高信息戰爭技術部署,還跟著江澤民去香港「財富論壇」結識世界級巨富,簽買賣合同簽到手軟,江綿恒連航空公司都不肯放過,在裡面掛名分乾股,他到底是多少家公司的董事,沒有人知道,反正他的綽號是「中國第一貪」。名符其實的「狗攬八泡屎」。為什麼都攬上啊,不就是因為江澤民沒有可信任的人嗎?

六四那天江澤民奔赴地處安徽九華山的地藏道場,6月5日清晨到達,有什麼事兒求地藏菩薩啊,不就是怕下地獄嘛。

聽幕僚說,江澤民這些日子心神不定,身體也衰弱,一方面是因為六四平反呼聲高,而他又是被揭發出的六四屠殺決策人之一,另一方面是因為「踩江」運動的興起,讓他真感覺是被「踏上一隻腳,永世不得翻身」的感覺,所以有人指點非去九華山求見地藏菩薩解了這個難不可。

從5月下旬開始,網上出現了一個踩江運動。

有幕僚告訴我說,其實不止是老百姓看著江澤民有氣,元老,遺孀,軍頭們,幕僚們、參謀們,連軍區大院裡的人在一塊兒聊天兒時,都罵他。現在好了,不知誰想出踩江這麼個絕招兒來,大家都有事幹了。

我笑問:他們是怎麼踩江的?

幕僚透露說,有的老幹部家裡在一進門的必經之路上擺一張江醜陋的像,用特別薄那種透明膠紙固定住,誰進門都有機會狠踩兩腳,,踩爛了再換一張。還有的在每間房子、廁所等門口地上也統統貼上,進哪個房間也不忘跺上幾腳。他們調侃的稱之為:最佳健身運動。

還有一個老爺子(不便透露姓名)家的護士想的更絕,看老首長年歲大了,有時踩不了那麼準確,一天也不一定能到門口走一次,索性從網上打印下江的兩張小鬼頭一左一右用透明膠紙貼在首長的拖鞋底子上,這樣無論走不走動,江賊民都在腳下踩著,小護士說:「您別怕踩掉了,掉了別人接著踩,我再給您貼新的,我打出一摞子,夠您用一陣子的。」這老爺子可樂呵了,說這麼聰明的閨女應該送醫科大學深造。那位小護士透露說:「真神了,自從老爺子走哪兒踩江到哪兒,這幾天血壓都正常了。」她趕緊打電話給她弟弟,讓給母親的鞋底子上也貼兩張,因為她媽血壓高得厲害,醫生說每天都得吃降壓靈。過了一天,她弟弟打電話來說:「你這是什麼高人出的招兒啊,媽的血壓真不那麼高了,媽說踩江比吃降壓靈還管事兒。」

那老爺子在中共高層裡可是有威望,他的事一傳出去可不得了,那些常在一起傳遞消息的幕僚、警衛、護理、保姆、司機們一傳十、十傳百,這麼好的健身運動誰不玩兒啊,一個踩江運動正在中共高層圈子裡悄悄進行!

幕僚最後對我說:「老爺子踩江能踩得降壓了,您說江澤民的血壓會不會被踩上去?聽說這些日子他的身體很虛弱。」

我說:「那是當然,要不江澤民去九華山幹什麼?」

「要是全國人民都踩江,那會怎麼樣?」

「怎麼樣?江澤民不被踩死也得被嚇死!」

「也是,要是北京王府井大街上每個店舖門口地上都貼上一張,公園入口處地上都貼上幾張,還有……,那地方太多了,要真都貼上,江澤民還制止誰呢?還敢制止誰呢?他就完啦!」


踩爛一張再貼一張!


鞋底子上踩著這玩意兒,保您心情舒暢,吃嘛嘛香!


大小貼您鞋底子上合適!


對準臉往下踩,您就受益無窮!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