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數字駭人!上海幫不睬總理指揮 國企吞財成無底洞(圖)
 
青晴
 
2004-6-5
 
【人民報消息】為抑制經濟過熱,中國大陸官方採取多項降溫措施,包括對部分產業暫時停止放貸。這些被鎖定降溫的產業包含鋼鐵、鋁業、水泥及房地產等。

溫家寶6月4日表示,宏觀調控限制工廠等固定資產投資相關措施已開始發生作用,顯示中國政府的「穩定」經濟成長策略「及時、有效和正確」。

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增加在4月份減緩,電解鋁和鋼鐵等金屬價格近數周已回跌。中國人民銀行昨天表示,短期內沒有調升利率計劃。

中國有希望了嗎?

別的不說,先看看國企是如何成為吞沒社會財富的無底洞:

九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中期,中央對國企的投資是3500億至5500億,九十年代中期以後增加到7000億,二OOO年至二OO二年又增加到12000億至14000億;

金融機構對國企的貸款,從九十年代初的600億,上升到九八年的2500億,二OO二年又創3600億的新紀錄。這裏面還不包括對江綿恒和周正毅們的巨額「貸款」。

這些資產的被侵吞,都是中共各個集團通過國家政權壟斷社會財富,然後給與自己有關係的國企大量輸血的結果。

驚駭的是,金融機構借貸的不良資金,大致等於國企資產資金外流和侵吞的數額,這裏面就包括了對江綿恒、江氏家族和江澤民親信的巨額「貸款」,至於江澤民外存的二十多億美元是如何在銀行帳目上平衡的,當然有人知道,誰又能透露出去呢?

溫家寶作為總理無法控制金融機構的借貸,最明顯的例證是,前些日子浙江省級官員在電視上和總理叫陣,說要讓經濟繼續「過熱」。

審計署最近除了對國有企業的資產進行了審計,而且對國家煙草專賣局的資產也進行了審計,結果查明:國有企業資產被侵吞一點九八億至二點一萬億。

對中央直屬國企利國家煙草專賣局的審計

爭鳴6月刊羅冰透露,去年國家審計署公布四大商業金融機構共有四萬億不良資產和壞賬,國土稅收被侵吞八千多億(中科院的資料稱一點二萬億)。今年國務院決定,對中央直屬國有企業和國家煙草專賣局的資產進行審計。

不過審計是非常困難的,因為金融機構均有三本賬!

三月中旬,中央金融工委、審計署對上海、廣東、福建、山東等省市的四大商業銀行搞突擊檢查,都被查獲行政主管部門奉命搞三本賬:一本對稅務;一本對上級;一本內部掌握。

國有企業資產被侵吞情況

據來自審計署的最新報告(搞三本賬就無法準確):從一九九五年至二OO二年的八年間,國有企業資金每年外流1200億至3500億,共外流一點九八萬億至二點一萬億。

以下是若干數據。

九十年代初國企資產資金每年外流約250億至400億:九十年代中期每年超過1000億,二OO一年創新紀錄,為3500億。同年,四大商業金融機構借貸給國企也創了歷史紀錄。

一個小例子

八省國家煙草專賣局稅收被侵吞情況只是個小例子。

國家煙草專賣局擁有的資金和稅收,長期以來都是個未知數。國家煙草專賣局素有「經濟產值巨頭」、「稅收巨頭」「市場消費巨頭」之稱,又被看作地方政府的附屬銀行。

據審計署的報告披露:省、市級國家煙草專賣局的財務紀無一例外,都有作假和銷毀等情況。

以下是八個省市國家煙草專賣局稅收被侵吞的情況:

廣東省,190億至220億;上海市,150億至170億,山東省,170億至185億;河南省,130億至145億;雲南省,160億至180億,吉林省,120億至125億;湖南省,105億至110億;遼寧省,145億至150億。

咱國家雖然沒有錢,可是當官的手大腳也大,現在談起來都不是幾億,而是幾十億,幾百億的揮霍,連老百姓都麻木了,似乎國庫是個聚寶盆,無論如何外流和揮霍,照樣錢多得往外流。

被侵吞款項的流向

被侵吞的款項一般用於行政開支外的幹部福利、津貼;用於黨政部門所開立的「小金庫」,用於超規格招待上級到地方考察和會議的超支;用於搞規劃外的「首長」工程項目。

匿名存款超六萬億

中央金融工委披露:各地以匿名、假名(單位)存款,近年又趨上升。在四大商業銀行的十一萬七千多億元的存款中,近六萬億元存款有嫌疑是以匿名、假名存儲的,其中有三萬二千多億元疑為黨政部門、國家事業機關的「小金庫」。黃麗滿的「小金庫」就占五百億元。

廣東省黨政機關幹部福利開支,年超支百分之五十五至百分之七十,這批資金就來自挪用的國土開發稅收、工商稅、煙草專利稅和關稅。

上海市黨政機關幹部,每年各種名目的津貼、福利和獎勵、福利,平均每人每年有四萬至二十多萬元。海關係統、工商部門、稅務部門的獎金是依罰款、稅收額發放的,並稱這是「公職人員工資、獎金的改革方向」

流來流去,沒流去江家幫的荷包,這和黑社會洗錢有什麼兩樣?

和溫家寶對著幹

上海商業銀行和國務院文件對著幹。今年首季發放房屋貸款321億元,四月份又突擊貸款175億元。目前上海市房屋空置率達百分之三十五,累計達七百多萬平方米,市值六百多億元。對此,中央特派員已向上海金融機構發出最後警告。這種警告不知發出多少回了,最後都成了形式。

當一個國家的總理說的話無法貫徹執行,各諸侯隨心所欲時,國運已經定下來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