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劇院的驚人傳說!江澤民的“水中巨蛋”是噬人怪獸(多圖)
 
田恬
 
2004-5-26
 

耗資三十多億的大劇院象是一潭死水上面的豪華墳墓

【人民報消息】宋祖英由於演唱水平差,所以對記者說願意在體育場演唱而不願意在標準的劇場裏演唱。因為沒有真功夫,進了劇場一張嘴就露餡。宋祖英在悉尼大劇院演唱時,剛一張嘴就走了調兒。

為了討好宋祖英,江澤民力排眾議而批准了三億六千萬美元(30多億人民幣)建造有6200個座席的國家大劇院,用的是法國飛機場設計師保羅-安得魯的設計。飛機場和體育場的噪雜效果相差無幾,宋祖英趁亂演唱,觀眾哪裏有機會聽出走調兒不走調兒。

沒有正常思維邏輯的人

近兩日,轟動世界的新聞是,法國巴黎「戴高樂機場」通往登機門的空中過道的屋頂部分5月23日早晨倒塌,造成四人不幸罹難,包括兩名中國公民,設計師就是保羅-安得魯。

據報導,不幸遇上意外的是北京馬仕商貿有限公司代表團成員,當時從上海在巴黎轉機前往墨西哥,經過登機口時,通道屋頂即砰然墜下,代表團中走在前面的兩人,傾刻被埋在瓦礫中。也許沒有中國人遇難,在中國還引不起這麼大的轟動。


巴黎戴高樂機登機走橋一段屋頂崩塌
塌陷事件的發生使人立即想起了同是由保羅-安得魯設計的趨於完工中的中國國家大劇院。戴高樂機場和國家大劇院使用同樣的薄殼設計。國家大劇院的屋面工程(包括隔音層、保溫層、防水層和鈦合金外墻四項工程)已經進入安裝階段。如果穹形蛋殼設計真有缺陷,且機場通道這麼小的跨度就已經出現塌陷,國家大劇院穹形屋頂骨架212公尺的跨度,讓人想來就出冷汗更不用說去享受了。最要命的是戴高樂機場塌陷部份和大劇院的結構一樣,而大劇院危險部份面積更大更大。

戴高樂機場的事故原因仍在調查之中。安德魯是設計機場出家,設計劇場是生手,中國國家大劇院是他設計的第一個劇院!江澤民竟用一個從來沒有設計過劇場的生手,這不荒誕至極嗎?這樣沒有正常思維邏輯的人竟掌握著軍權和核彈按鈕!

戴高樂機場候機樓通道塌陷後,安德魯卻不得其解,在回答記者時竟然說,機場的建築設計或許大膽,但都是傳統建材,沒有問題。其實問題就出在建築設計上,荒謬的設計用什麼建材都會有問題。

安德魯的“大膽”贏得了江澤民的歡心,安全問題死人問題在江澤民看來都不是問題,去年薩斯期間,江說死二百萬人也要維持“穩定”已經表明了其觀點,死二百萬人都不算回事,大劇院觀眾都砸死淹死了,也不過才六千多人,又算什麼事兒呢?

江澤民相中這“水中墳墓”是有緣由的

為什麼江澤民這麼喜歡安德魯設計的這個“水中墳墓”呢?這得從江的發跡地上海的傳說講起。當社會上漸漸傳出江澤民是癩蛤蟆托生的時,上海人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說,他們早就知道!

既然江是那種玩意兒,能離開水嗎?這個“水中墳墓”延伸到地下,有七八層樓深的劇院完全泡在水裏,和地面不相連接,鈦金屬板和玻璃製成的外殼懸空浮出藍色水面。多麼可怕的設計!六千多觀眾不得不由長60米的透明水下通道進入大劇院,這大劇院對有地震史的北京來說,簡直就是個噬人的怪獸!

這個可怕的設計,完全疏忽了安全隱患。首先,“水中墳墓”的一切靈感由212x l40x45公尺的橢圓大拱支撐。大拱選用了航天工業需要的昂貴的鈦合金,這對於與飛機打交道的設計師來說是自然而然的事,但他沒有考慮他不是在建飛機,而是在水下建造劇院。在如此大跨度的拱頂中間部分是最受力的地方,但用的卻是最不能受力的玻璃頂,因此這個大拱是個非常不堅固的脆蛋殼。其次,在這個延伸到地下有七八層樓深的劇院上,壓著重重的水,一旦脆蛋殼發生滲漏或坍塌,六、七千人極難疏散,後果不堪設想。

前一陣子,國內專業人士已經在談論國家大劇院建成後的歸屬關係、演出定性和品位等後期運營問題了,好象硬件早已過關。如今才知道,原來江澤民討好宋祖英的這個“水中巨蛋”連觀眾的人身安危這個根本問題居然都沒解決。

中央社二十六日報導說,二OO四年二月五日,北京市密雲縣在舉辦迎春燈展過程中,由於領導和管理責任不落實,導致雲虹橋上人員擁擠、踩踏,造成三十七人死亡、三十七人受傷的重大責任事故。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王振川今天在查辦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權侵犯人權犯罪記者會上透露,北京密雲縣燈會二月發生重大傷亡事件,密雲縣城關派出所所長孫勇、政委陳百年和縣文化局文化委員會主任王海燕三人涉嫌玩忽職守罪,北京市檢察機關已立案偵辦。

那麼江澤民是否要對這個“水中墳墓”將要出現的人身安危全權負責呢?!

45億預算的“水中墳墓”

其實,這個繼三峽工程之後最大的“跨世紀工程”,一出來就眾聲嘩然一片,所引起的後遺症和教訓,綿綿不絕。


上海大劇院
在江澤民的指示下,1998年,一座玻璃與大理石建構的大劇院在上海人民廣場落成。這不能滿足宋祖英的願望,於是江澤民口若懸河,竭力遊說,國務院於1998年4月正式批准立項建設國家大劇院。

1998年4月13日官方召開了競賽文件發布會。7月13日結止提交方案。1998年11月14日至11月17日評審會在北京召開,從第一輪所遴選的五個方案中,選出兩個方案: 1號方案,即安德魯所在的法國巴黎機場設計公司,這是江澤民同意的方案; 2號方案,日本磯崎新建築師事務所,是由專業劇院設計師設計的方案。

李迪先生撰文《江澤民“水中巨蛋”難產記》中說,反對者如加拿大籍華裔建築師彭培根等人認為:這個設計耗資巨大,清潔保養難度大,與周圍建築不協調,該建築應由中國建築師來設計,由外國人設計是本末倒置。支持者安德魯設計的,形容國家大劇院外形如“一滴晶瑩的水珠”,反對派則指它“像蛋殼”與“大墳墓”。一份綜合了百餘名專家的文件認為,安德魯初步設計的建築面積已從設計任務書規定的12萬平方米膨脹到25萬平方米,土建造價據估算達35億,如加上舞臺設備等,費用將達45億人民幣以上,這是嚴重的超面積、超預算。巨型殼體的頂端已高達45米,仍然不能滿足舞臺上部高度的需要,設計者就把舞臺和觀眾廳往地下壓,造成舞臺檯面的高度為地下7米,基礎深度達24.5米。這樣就必須挖一個很深的大坑;由於沒有餘地可以放坡,必須構築厚度為1.5米、深達40米的鋼筋混凝土連續墻,這是人力、物力、財力的巨大耗費。


舞臺倉有五層
李迪先生寫道:不僅如此,安德魯設計在功能上也造成種種人為困難。例如,按出入通道的布局,觀眾需先往地下走,再往上走,再往下走,才能進入劇場。另外,按當時設計的長218米、寬146米、高46米、厚3米的大圓殼,需耗費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十分昂貴。殼體的最大長度達218米,但厚度卻不超過3米。這樣高大的屋頂,如果發生損壞、裂縫,修理和維護也是很大的困難。北京風沙塵土大,刮風則塵土覆蓋,下雨下雪則水漬泥痕滿身,大圓弧建築又難於清掃。冬天為防止結冰,池水要放掉,劇場四周的湖面將成為無水的“水池”。這樣,這個大圓殼的建築非但成不了法國報刊所讚揚的湖中心的“晶瑩剔透的建築物”,簡直是讓人看笑話。

有的專家指出,安德魯設計的有效利用率極差。該方案的總面積為25.9萬平米,而所得主要為四個演出廳的總共6200個座位。僅以總面積與實際效果和同類型的悉尼歌劇院相比較:悉尼歌劇院同樣有四個演出廳,可同時容納6千人,此外還有排演廳、接待廳、展覽廳、戲劇圖書館和各種附屬用房,如餐廳、售貨服務等共九百多個房間,而面積約88,000平米,僅為安德魯設計的中國國家劇院的1/3。

批評聲浪聲聲高


舞臺倉需2000多噸的套管架!
2000年4月1日,由於爭議未決,破土儀式在最後一分鐘被取消。但江澤民並不死心,將重新開工推遲到2000年9月,但批評聲浪卻越來越大。

2001年3月九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上,韋文林等數位廣西代表對國家大劇院設計方案提出置疑。韋文林表示,由法國建築設計師安德魯設計的大劇院包括歌劇院、音樂廳、京劇院和實驗劇場,並加上昂貴的鈦合金大罩子,這是設計題目出錯了,鈦合金大罩子是設計機場的做法。韋文林指出,江澤民啟用沒有設計劇院經驗的外國專家,搞出了一個華而不實且漏洞百出的四不象東西。韋文林並不知道“四不象”正是江澤民要的。

加拿大建築師柯克蘭在致江澤民的信中,稱安德魯的設計「十分糟糕」。他寫道:“這是什麼?是一個大雞蛋?歐洲人在一個發展中國家建設這類項目,是因這種東西不會被他們自己的國家接受這個項目將會令中國人尷尬請千萬不要這樣做。”倫敦《建築評論》主編彼得戴維說:“中國人以驚人的毅力和巨大的精力,建造了一個可怕而難看的首都。他們取錯經了。他們以二十年前的歐洲和美國為楷模來建造北京。錯、錯、錯。”

嗟淖抑賦雋私竺袂斬ǖ納杓頻牟緩俠硇裕涸謖飧觥按蟮翺恰鋇母哺竅攏紛糯蟆⑿∷母鮁莩鎏粗揮辛礁齬渤鋈肟冢備魈筆褂檬保壑諶狽γ魅返牡枷蛐裕宋氖構芾碭叢踴6駁侶匙約和瞥緄南つ岣杈繚核母鮁莩鎏從懈髯遠懶⒌某鋈肟冢肆韃換嶧煸櫻枷蠣魅肺尬蟆!按蟮翺恰憊岸ゾ」芎芨哢腋哺敲媧螅床壞貌喚壑諮溝剿矯嬉韻攏也還吮本┯興母鱸碌慕岜冢柚昧慫倫呃熱黴壑誄ぞ嗬氚仙妗4送猓筇ǖ雀絞羯璞傅幕∽釕畬Υ鐧餃氳?4米,大大增加造價、延長工期、增加施工困難,造成極大的浪費。

專家們並不了解江澤民,他所有的考慮中都沒有人民,因為他是“三個代表” ,既然都被他代表了,那隻要他能有走路的出入口,宋祖英有演唱的舞臺,一切就OK了。

出生在法國的前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系主任六十九歲的退休女教授張沙娜(譯音)對政府批准在世界空氣中灰塵最多的北京建築這個「玻璃蛋」感到驚異,說,“我出生在法國,我對法國很有感情,但我不得不說,這種類型的項目在法國絕對行不通,它與環境完全沒有關係。”

正因為在外國絕對行不通,所以才能在中國大行其道,在外國您能見到軍委主席走在國家主席前面、總書記跟在普通黨員屁股後面嗎?您要見識,得在中國!

國家大劇院“門為誰開”?


大劇院內部設計圖
國家大劇院總建築面積20萬平方米、官方承認的總投資是26.88億元,據報導,按照計劃,2004年底,將完成建築安裝工程。2005年1月,轉入設備調試和試驗性演出階段。2005年9月,第一個演出季開始啟動。

一些專家質疑江澤民建造國家大劇院的動機。官方設計評審委員會的一個公開疑問是:新的國家大劇院會不會成為一個普通百姓難以涉足的場所? 國家大劇院“門為誰開”?

您說,江澤民想門為誰開?有人說,江澤民根本沒想“門為誰開”這問題,他要討的是宋祖英的歡心,就這麼簡單!這就像報導中透露的,有一天江澤民提拔了幾個將軍,原因是想解解悶兒!沒被提拔的忿忿不平,分析來分析去,怎麼也找不出那幾個人被提拔的資本。所以,用正常人的思維是不能理解江澤民的,更何況他的來源與「人」根本不同。

安德魯與江澤民不謀而合──切斷歷史

法國設計師安德魯說:“我認為保護一種文化的唯一辦法就是要把它置於危險境地”。甚至直接了當地對中國駐法大使說:“我就是要切斷歷史”。

多麼可怕的念頭!但卻與江澤民不謀而合。

安德魯想將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悠久歷史文化置於“危險境地”甚至要“切斷中國歷史”。這是賣國賊江澤民最欣賞的,他就是要切斷中國歷史,然後篡改中國歷史。去年陳至立命令在中學課本裏抹黑民族英雄岳飛、文天祥,就是要讓年輕一代誤認為歷史上的賣國賊、屠夫才是英雄。

江澤民不但在教育上要「切斷中國歷史」,還要在藝術上「切斷中國歷史」,他派遣宋祖英到幾個國家開獨唱音樂會,整個舞臺上除了宋祖英以外,全是老外,伴唱的是咬不清中國字的老外,民歌伴奏用的全是洋樂器,美其名曰是“弘揚中華文化”,實質上是破壞中華文化,切斷中國文化,變異中國文化。混亂外國人對中華民族傳統藝術的認識。

一個要切斷人類歷史的設計師就是要禍亂人類、破壞人類的正常生存環境,所以當他的設計帶有這種思路的時候,設計成品必定給人類帶來災難。

有人突發其想,說:“喂,人怎麼想要切斷人類的歷史呢?怎麼要把人類文化置於危險境地呢?假如江澤民是只蛤蟆托生的,安德魯該不會是個外星人轉世吧?”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