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剧院的惊人传说!江泽民的“水中巨蛋”是噬人怪兽(多图)
 
田恬
 
2004-5-26
 

耗资三十多亿的大剧院象是一潭死水上面的豪华坟墓

【人民报消息】宋祖英由于演唱水平差,所以对记者说愿意在体育场演唱而不愿意在标准的剧场里演唱。因为没有真功夫,进了剧场一张嘴就露馅。宋祖英在悉尼大剧院演唱时,刚一张嘴就走了调儿。

为了讨好宋祖英,江泽民力排众议而批准了三亿六千万美元(30多亿人民币)建造有6200个座席的国家大剧院,用的是法国飞机场设计师保罗-安得鲁的设计。飞机场和体育场的噪杂效果相差无几,宋祖英趁乱演唱,观众哪里有机会听出走调儿不走调儿。

没有正常思维逻辑的人

近两日,轰动世界的新闻是,法国巴黎「戴高乐机场」通往登机门的空中过道的屋顶部分5月23日早晨倒塌,造成四人不幸罹难,包括两名中国公民,设计师就是保罗-安得鲁。

据报道,不幸遇上意外的是北京马仕商贸有限公司代表团成员,当时从上海在巴黎转机前往墨西哥,经过登机口时,通道屋顶即砰然坠下,代表团中走在前面的两人,倾刻被埋在瓦砾中。也许没有中国人遇难,在中国还引不起这么大的轰动。


巴黎戴高乐机登机走桥一段屋顶崩塌
塌陷事件的发生使人立即想起了同是由保罗-安得鲁设计的趋于完工中的中国国家大剧院。戴高乐机场和国家大剧院使用同样的薄壳设计。国家大剧院的屋面工程(包括隔音层、保温层、防水层和钛合金外墙四项工程)已经进入安装阶段。如果穹形蛋壳设计真有缺陷,且机场通道这么小的跨度就已经出现塌陷,国家大剧院穹形屋顶骨架212公尺的跨度,让人想来就出冷汗更不用说去享受了。最要命的是戴高乐机场塌陷部份和大剧院的结构一样,而大剧院危险部份面积更大更大。

戴高乐机场的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之中。安德鲁是设计机场出家,设计剧场是生手,中国国家大剧院是他设计的第一个剧院!江泽民竟用一个从来没有设计过剧场的生手,这不荒诞至极吗?这样没有正常思维逻辑的人竟掌握着军权和核弹按钮!

戴高乐机场候机楼通道塌陷后,安德鲁却不得其解,在回答记者时竟然说,机场的建筑设计或许大胆,但都是传统建材,没有问题。其实问题就出在建筑设计上,荒谬的设计用什么建材都会有问题。

安德鲁的“大胆”赢得了江泽民的欢心,安全问题死人问题在江泽民看来都不是问题,去年萨斯期间,江说死二百万人也要维持“稳定”已经表明了其观点,死二百万人都不算回事,大剧院观众都砸死淹死了,也不过才六千多人,又算什么事儿呢?

江泽民相中这“水中坟墓”是有缘由的

为什么江泽民这么喜欢安德鲁设计的这个“水中坟墓”呢?这得从江的发迹地上海的传说讲起。当社会上渐渐传出江泽民是癞蛤蟆托生的时,上海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说,他们早就知道!

既然江是那种玩意儿,能离开水吗?这个“水中坟墓”延伸到地下,有七八层楼深的剧院完全泡在水里,和地面不相连接,钛金属板和玻璃制成的外壳悬空浮出蓝色水面。多么可怕的设计!六千多观众不得不由长60米的透明水下通道进入大剧院,这大剧院对有地震史的北京来说,简直就是个噬人的怪兽!

这个可怕的设计,完全疏忽了安全隐患。首先,“水中坟墓”的一切灵感由212x l40x45公尺的椭圆大拱支撑。大拱选用了航天工业需要的昂贵的钛合金,这对于与飞机打交道的设计师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但他没有考虑他不是在建飞机,而是在水下建造剧院。在如此大跨度的拱顶中间部分是最受力的地方,但用的却是最不能受力的玻璃顶,因此这个大拱是个非常不坚固的脆蛋壳。其次,在这个延伸到地下有七八层楼深的剧院上,压着重重的水,一旦脆蛋壳发生渗漏或坍塌,六、七千人极难疏散,后果不堪设想。

前一阵子,国内专业人士已经在谈论国家大剧院建成后的归属关系、演出定性和品位等后期运营问题了,好象硬件早已过关。如今才知道,原来江泽民讨好宋祖英的这个“水中巨蛋”连观众的人身安危这个根本问题居然都没解决。

中央社二十六日报导说,二OO四年二月五日,北京市密云县在举办迎春灯展过程中,由于领导和管理责任不落实,导致云虹桥上人员拥挤、踩踏,造成三十七人死亡、三十七人受伤的重大责任事故。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振川今天在查办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侵犯人权犯罪记者会上透露,北京密云县灯会二月发生重大伤亡事件,密云县城关派出所所长孙勇、政委陈百年和县文化局文化委员会主任王海燕三人涉嫌玩忽职守罪,北京市检察机关已立案侦办。

那么江泽民是否要对这个“水中坟墓”将要出现的人身安危全权负责呢?!

45亿预算的“水中坟墓”

其实,这个继三峡工程之后最大的“跨世纪工程”,一出来就众声哗然一片,所引起的后遗症和教训,绵绵不绝。


上海大剧院
在江泽民的指示下,1998年,一座玻璃与大理石建构的大剧院在上海人民广场落成。这不能满足宋祖英的愿望,于是江泽民口若悬河,竭力游说,国务院于1998年4月正式批准立项建设国家大剧院。

1998年4月13日官方召开了竞赛文件发布会。7月13日结止提交方案。1998年11月14日至11月17日评审会在北京召开,从第一轮所遴选的五个方案中,选出两个方案: 1号方案,即安德鲁所在的法国巴黎机场设计公司,这是江泽民同意的方案; 2号方案,日本矶崎新建筑师事务所,是由专业剧院设计师设计的方案。

李迪先生撰文《江泽民“水中巨蛋”难产记》中说,反对者如加拿大籍华裔建筑师彭培根等人认为:这个设计耗资巨大,清洁保养难度大,与周围建筑不协调,该建筑应由中国建筑师来设计,由外国人设计是本末倒置。支持者安德鲁设计的,形容国家大剧院外形如“一滴晶莹的水珠”,反对派则指它“像蛋壳”与“大坟墓”。一份综合了百余名专家的文件认为,安德鲁初步设计的建筑面积已从设计任务书规定的12万平方米膨胀到25万平方米,土建造价据估算达35亿,如加上舞台设备等,费用将达45亿人民币以上,这是严重的超面积、超预算。巨型壳体的顶端已高达45米,仍然不能满足舞台上部高度的需要,设计者就把舞台和观众厅往地下压,造成舞台台面的高度为地下7米,基础深度达24.5米。这样就必须挖一个很深的大坑;由于没有余地可以放坡,必须构筑厚度为1.5米、深达40米的钢筋混凝土连续墙,这是人力、物力、财力的巨大耗费。


舞台仓有五层
李迪先生写道:不仅如此,安德鲁设计在功能上也造成种种人为困难。例如,按出入通道的布局,观众需先往地下走,再往上走,再往下走,才能进入剧场。另外,按当时设计的长218米、宽146米、高46米、厚3米的大圆壳,需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十分昂贵。壳体的最大长度达218米,但厚度却不超过3米。这样高大的屋顶,如果发生损坏、裂缝,修理和维护也是很大的困难。北京风沙尘土大,刮风则尘土覆盖,下雨下雪则水渍泥痕满身,大圆弧建筑又难于清扫。冬天为防止结冰,池水要放掉,剧场四周的湖面将成为无水的“水池”。这样,这个大圆壳的建筑非但成不了法国报刊所赞扬的湖中心的“晶莹剔透的建筑物”,简直是让人看笑话。

有的专家指出,安德鲁设计的有效利用率极差。该方案的总面积为25.9万平米,而所得主要为四个演出厅的总共6200个座位。仅以总面积与实际效果和同类型的悉尼歌剧院相比较:悉尼歌剧院同样有四个演出厅,可同时容纳6千人,此外还有排演厅、接待厅、展览厅、戏剧图书馆和各种附属用房,如餐厅、售货服务等共九百多个房间,而面积约88,000平米,仅为安德鲁设计的中国国家剧院的1/3。

批评声浪声声高


舞台仓需2000多吨的套管架!
2000年4月1日,由于争议未决,破土仪式在最后一分钟被取消。但江泽民并不死心,将重新开工推迟到2000年9月,但批评声浪却越来越大。

2001年3月九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韦文林等数位广西代表对国家大剧院设计方案提出置疑。韦文林表示,由法国建筑设计师安德鲁设计的大剧院包括歌剧院、音乐厅、京剧院和实验剧场,并加上昂贵的钛合金大罩子,这是设计题目出错了,钛合金大罩子是设计机场的做法。韦文林指出,江泽民启用没有设计剧院经验的外国专家,搞出了一个华而不实且漏洞百出的四不象东西。韦文林并不知道“四不象”正是江泽民要的。

加拿大建筑师柯克兰在致江泽民的信中,称安德鲁的设计「十分糟糕」。他写道:“这是什么?是一个大鸡蛋?欧洲人在一个发展中国家建设这类项目,是因这种东西不会被他们自己的国家接受这个项目将会令中国人尴尬请千万不要这样做。”伦敦《建筑评论》主编彼得戴维说:“中国人以惊人的毅力和巨大的精力,建造了一个可怕而难看的首都。他们取错经了。他们以二十年前的欧洲和美国为楷模来建造北京。错、错、错。”

嗟淖抑赋隽私竺袂斩ǖ纳杓频牟缓侠硇裕涸谡飧觥按蟮翱恰钡母哺窍拢纷糯蟆⑿∷母鲅莩鎏粗挥辛礁龉渤鋈肟冢备魈笔褂檬保壑谌狈γ魅返牡枷蛐裕宋氖构芾砀丛踊6驳侣匙约和瞥绲南つ岣杈缭核母鲅莩鎏从懈髯远懒⒌某鋈肟冢肆鞑换峄煸樱枷蛎魅肺尬蟆!按蟮翱恰惫岸ゾ」芎芨咔腋哺敲娲螅床坏貌唤壑谘沟剿矫嬉韵拢也还吮本┯兴母鲈碌慕岜冢柚昧怂伦呃热霉壑诔ぞ嗬氚仙妗4送猓筇ǖ雀绞羯璞傅幕∽钌畲Υ锏饺氲?4米,大大增加造价、延长工期、增加施工困难,造成极大的浪费。

专家们并不了解江泽民,他所有的考虑中都没有人民,因为他是“三个代表” ,既然都被他代表了,那只要他能有走路的出入口,宋祖英有演唱的舞台,一切就OK了。

出生在法国的前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系主任六十九岁的退休女教授张沙娜(译音)对政府批准在世界空气中灰尘最多的北京建筑这个「玻璃蛋」感到惊异,说,“我出生在法国,我对法国很有感情,但我不得不说,这种类型的项目在法国绝对行不通,它与环境完全没有关系。”

正因为在外国绝对行不通,所以才能在中国大行其道,在外国您能见到军委主席走在国家主席前面、总书记跟在普通党员屁股后面吗?您要见识,得在中国!

国家大剧院“门为谁开”?


大剧院内部设计图
国家大剧院总建筑面积20万平方米、官方承认的总投资是26.88亿元,据报导,按照计划,2004年底,将完成建筑安装工程。2005年1月,转入设备调试和试验性演出阶段。2005年9月,第一个演出季开始启动。

一些专家质疑江泽民建造国家大剧院的动机。官方设计评审委员会的一个公开疑问是:新的国家大剧院会不会成为一个普通百姓难以涉足的场所? 国家大剧院“门为谁开”?

您说,江泽民想门为谁开?有人说,江泽民根本没想“门为谁开”这问题,他要讨的是宋祖英的欢心,就这么简单!这就象报导中透露的,有一天江泽民提拔了几个将军,原因是想解解闷儿!没被提拔的忿忿不平,分析来分析去,怎么也找不出那几个人被提拔的资本。所以,用正常人的思维是不能理解江泽民的,更何况他的来源与「人」根本不同。

安德鲁与江泽民不谋而合──切断历史

法国设计师安德鲁说:“我认为保护一种文化的唯一办法就是要把它置于危险境地”。甚至直接了当地对中国驻法大使说:“我就是要切断历史”。

多么可怕的念头!但却与江泽民不谋而合。

安德鲁想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悠久历史文化置于“危险境地”甚至要“切断中国历史”。这是卖国贼江泽民最欣赏的,他就是要切断中国历史,然后篡改中国历史。去年陈至立命令在中学课本里抹黑民族英雄岳飞、文天祥,就是要让年轻一代误认为历史上的卖国贼、屠夫才是英雄。

江泽民不但在教育上要「切断中国历史」,还要在艺术上「切断中国历史」,他派遣宋祖英到几个国家开独唱音乐会,整个舞台上除了宋祖英以外,全是老外,伴唱的是咬不清中国字的老外,民歌伴奏用的全是洋乐器,美其名曰是“弘扬中华文化”,实质上是破坏中华文化,切断中国文化,变异中国文化。混乱外国人对中华民族传统艺术的认识。

一个要切断人类历史的设计师就是要祸乱人类、破坏人类的正常生存环境,所以当他的设计带有这种思路的时候,设计成品必定给人类带来灾难。

有人突发其想,说:“喂,人怎么想要切断人类的历史呢?怎么要把人类文化置于危险境地呢?假如江泽民是只蛤蟆托生的,安德鲁该不会是个外星人转世吧?”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