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政權在美國 (多圖)
 
2004-5-19
 
【人民報消息】



(大紀元記者張文綜合報導) 美國的中文媒體發展迅速,競爭激烈。中共直接或間接控制這些媒體,配合國內形勢為中共發出聲音,早已不是秘密。最近,中共統戰傳媒的一些典型手法頻繁曝光,在美國的媒體滲透難以隨心所欲。

*美國中文傳媒的“紅色”背景

據美國政府人口普查的資料顯示,到2000年,全美華裔人口接近290萬。在過去10年增長了 50%。華裔人口的快速增長,使中文報紙對華人社區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中共也將觸角伸進中文傳媒界,進而試圖控制在北美的中文報紙。

目前美國除規模較大的幾大報如僑報、星島日報、明報和世界日報之外,更多的由新華人創辦的傳媒由零開始,逐步壯大。美國中文報刊一時爭奇鬥艷。近期,美中文報界又出現眾多新面孔。僅華盛頓DC一地,這個只有十萬華人的地區,就有近十份中文報紙,日報三家,可謂「競爭」激烈。

詹姆斯唐(Jamestown)基金會中國簡訊有一章專門報導中共對美國中文媒體的滲透,介紹目前美國四大中文報紙的“紅色”背景:

《僑報》:90年成立於紐約,直接受控於中國政府,代表著中國官方的聲音和觀點。

《星島日報》:38年於香港創立,60年代進入舊金山、紐約和洛杉磯。80年代後期,星島日報遇到財務危機,中國政府的資助使其擺脫危機。10年內該報轉變為傾向支持共產主義的報紙。報紙的老板Sally Aw Sian已經成為中國政協委員。(註:2001年,該報又轉手煙草商人何柱國,何柱國同中國政經界關係密切,也是中國政協委員)

《明報》:香港97年回歸之前通過第三方購買。該馬來西亞商人和中國商業往來密切。

《世界日報》:是臺灣聯合報網的分支之一 。因母報《聯合報》嘗試和北京發展經濟關係向大陸投資,北京也使用經濟手段,影響在北美發行量最大的世界日報的立場和報導內容。中國領事館的官員曾向世界日報施加壓力,要求其不要發表與法輪功有關的文章。

美國全日播放的華語電臺和電視臺背後也有中共的影子。紐約的「中文電視」(Sino Vision),報導內容基本和北京的中央電視臺一致。紐約華人新聞研究者認為,這家親北京的電視,可能從北京獲得更多的支持。北京中央電視臺向美國各地一些獨立地方電視臺提供免費節目。中央臺的節目也通過美國的維亞康姆在美國十幾個大城市的40 多家酒店落戶。在北美用號稱「小耳朵」的接收器可以免費觀看央視第四頻道的衛星電視轉播。

央視第九頻道英語節目24小時不間斷通過美國在線時代華納公司的有線電視網在美國紐約、洛杉磯和休斯頓三城市播放,這是央視與美國在線時代華納公司達成的協議。

傳媒大亨默多克旗下的「新聞集團」據悉也在和中國政府談判,以一系列行動討好中國政府以爭取達成類似的協議。

在互聯網方面,YAHOO屈服於利益承諾過濾對中共不利的言論觀點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前一段GOOGLE 的被封就被一些網絡分析人士認為是對YAHOO的回報。

*中共控媒體的特殊作用

旅居美國的新聞工作者張秉軍在他的文章《中共在操控海外媒體——親共媒體的特殊作用 》中指出:“親共媒體符合北京的宣傳口徑,影響了海外華人對一些問題的了解和認識。




例如,在美國的親共報紙、電視等對法輪功的醜化宣傳和攻擊,就相當影響了華人對法輪功的看法,並導致一些人對練習法輪功的人產生反感以至仇恨情緒。2003年6月30日,在中共駐美官員到紐約中國城之際,法輪功學員前去和平請願,結果遭到與中領館關係密切的「紐約華人社團聯合總會」主席梁冠軍等人毆打和圍攻,兩名法輪功學員被打傷。事發後法輪功學員報警,紐約市第五警分局對梁冠軍控以三級攻擊罪。美國國會曾就此事件舉行了聽證會。”



張秉軍說:不僅在法輪功問題上,在以往的中共駐南斯拉夫領館被誤炸事件、中美軍機相撞事件、911 事件的反應上,都可看出北京的海外宣傳在海外華人中已產生相當的負面作用。 911事件發生後,在海外最主要的中文網站多維網的「大家論壇」上,超過一半的帖子是對三千美國人遇難的幸災樂禍,其中接近三分之一是歡呼、高興美國人喪生,認為是打擊了「美國霸權」。

在美國哥倫比亞號宇宙飛船失事發生時,多維網的「大家論壇」上,有多人發貼為美國人遇難「感到高興」,稱遇難的宇宙飛船最後解體散降的空中弧線,是「中國人慶祝節日的煙火」。美國華文網絡上的這些反美情緒,和中共當局長期進行對外宣傳,潛移默化地對海外華人洗腦有直接的關係。”

美利堅大學訪問助理教授劉寧平指:“中共控制海外中文媒體,製造有利國內形勢的“海外”新聞,再返銷國內進行反宣傳,蒙蔽國內百姓,加強獨裁統治。”

*媒體滲透典型手法

劉寧平指出:中共對海外中文媒體的滲透無外乎兩種方式,一是威逼,二是利誘。海外華人中仍有很多人有親屬在國內,經歷過幾十年政治運動的中國人對共產黨在政治上的壓力大都心存畏懼;在經濟上很多人在國內有投資,商業往來,也害怕自己在國內的生意受影響,再加上共產黨不惜血本的經濟利誘,很多中文媒體都難以抵禦,出賣了自己的職業道德,或多或少地成為了中國共產黨的宣傳工具。

在美國,中共不可能採取類似國內的行政或專政的手段控制媒體。其經常採用的媒體滲透手法包括: 宣傳加特務;收買拉攏報業商人;收購海外媒體;孤立打擊異聲媒體等等。

在具體影響媒體報導的導向上,中共特工部門還擬定一套策略,主要包括:「圍繞目的,強化宣傳」、「抓住熱點,大做文章」、「眾說紛紜,魚目混珠」、「無中生有,空穴來風」、「渲染局部,掩蓋全局」、「順其心理,推波助瀾」、「封其喉舌,唯我獨享」等手法。

*宣傳加特務

也叫「摻砂子」。派遣可信用的專業人員,滲入重要媒體,掌握目標職能,以便影響和控制一定的新聞導向,並有利於收集北京需要的相關情報;

80年代曾在中共中央安全部(前中央調查部)、光明日報等工作過、後來被迫逃亡美國的新聞記者丁柯,在其回憶文章《特工——民運——法輪功:一個生命的真實故事》中披露,中共派特務擔任中共媒體駐海外的記者,根據政治任務採訪新聞。

丁柯談到他在接受工作培訓時,「除了接受保密教育之外,也有相當的內容是關於從事情報搜集的方式和方法。大體是關於利用公開身份搜集情報;利用隱蔽渠道搜集情報;以及利用公開的材料進行分析,歸納,從中得到情報。所謂公開身份就是指利用中共的外交、新聞、經貿、金融、民航、旅遊、宗教團體、國際組織、文化交流等涉外職業為掩護,從事情報搜集。隱蔽渠道泛指沒有這類中共掩護身份的秘密派遣。」

「1978年改革開放後,根據中共中央的相關檔,調查部(後來的安全部)派駐使領館人員必須於1985年12月底全部撤回,改以其他身份派出。這樣一來許多以外交官身份外派的人員被迫改行。紛紛改當記者。」

丁柯當時曾被派往美國華盛頓工作一年,收集情報,撰寫符合組織意圖的新聞。

*收買拉攏報業商人

2001年收購《星島日報》的煙草商人何柱國與中國政界關係密切,出任全國政協委員和山東省人民政府諮詢顧問。根據《遠東經濟評論》,何柱國旗下的泛華集團與中共黨報《人民日報》建有一家合資媒體發行公司,並在中國深圳建立新聞製作中心。

據悉,95年收購香港《明報》集團的馬來西亞的木材商人張曉卿與中國商界往來密切。報界關鍵人物也被邀請到中國參觀訪問、提供優惠的商機等等。

媒界老板有七位(馬澄坤、陳永祺、何柱國、李祖澤、吳光正、黃國華、楊瀾)任2003年全國政協委員。

*收購海外媒體

美國傳媒在激烈競爭中陷入財務困境是常事。中共適時乘虛而入,通過特工人員在美國收購不少當地報紙,關鍵的時候,發揮作用。

「六四」的時候,中共在美國和海外的媒體幾乎全軍覆沒,很多從中共拿錢的媒體,因同情「六四」暴露了身份,後來倒閉。「六四」後,中共重新建立在海外媒體網絡,投資巨大。據悉,收購海外媒體,是中共軍方、安全部、統戰部、宣傳部等各個系統分開來做,為保密,相互不知道對方的部署。

據前香港中共新華社一位高級官員透露,當年經他的手,就曾直接資助在美國和香港出版的一份親北京報紙,三千萬美元,當時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對此的批示是,對外宣傳經費「不封頂」,即沒有上限規定,需要多少,北京提供多少。

*孤立打擊異聲媒體

在全美各地,由中共國務院僑辦、領事館出面,經常組織一些政治性群眾活動,拉攏僑界,收買人心;海外華人也經常性的舉行各種聯誼聚會活動。類似的活動,那些被認為不友好或敵對的媒體,都被謝絕記者入境。更甚者,即使是美國本土的文化社交等活動,中共也會由領事館出面,“命令”舉辦單位不許那些中共不喜歡的媒體記者採訪,極力打擊和縮小這些異聲媒體的生存空間。

去年8月在麻薩諸塞州舉辦的薩斯義賣晚會,去年12月中國總理溫家寶訪問白宮等新聞事件採訪中,北美新唐人電視臺記者均遭阻撓採訪。

今年2月16日,美國費城《問詢報》記者蓋特拉.巴哈德以「中國政府與記者們的對立延續到了美國」為題,報導天普大學親共教授程君復驅趕新唐人電視臺記者孫麗傑的事件。後來費城市政府負責人向孫表示道歉,費城市長也表示支持記者的自由報導權力。但程君復和中共顯然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今年,美國麻薩諸塞州反歧視委員會,針對2003年6月14日晚,波士頓兩名記者馮學斌和於可心因自己的信仰是法輪功而受到當地兩家華人社團及負責人歧視而投訴一案,初步認定:被投訴人「海外華人企業家協會」及負責人李剛和「北美華人醫學協會」及負責人蕭鐳-有充分理由被認為觸犯法律。

據悉,這次募捐音樂會特意邀請了紐約總領事張宏喜等中領館官員。

另外,2004年1月30日晚,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費城市商業部、費城中國貿易中心在賓西法尼亞大學禮堂舉辦了慶祝中國新年晚會,拉開了中國與費城文化經濟合作節“錦繡中華”的序幕。在這樣一個喜慶的夜晚,再次發生了「新唐人」記者因信仰法輪功而被趕走的事件。從媒體報導中人們並不驚奇地發現中國駐紐約副總領事黃惠康出席了該次活動。

類似的醜聞在美國不斷被曝光,輿論指中共的做法太霸道,美國是自由社會,中共應該收起專制的那套做法。

*紅色媒體造假新聞 出口轉內銷

在美國,多數中文媒體對一些事件的報導,一直與西方主流媒體有異,這與中共勢力滲透有關。

近期以來,由於中共在財力上的支援,《華僑時報》、《星島日報》、《僑報》等已經逐漸演變成親共傳媒,製造符合中共要求的「新聞」,這些媒體在惡毒誹謗法輪功上尤其「盡心竭力」。

很多中國人還不知道,國內媒體轉載「海外媒體報導」的新聞,大多出自中共在海外自己辦的媒體,或以「紅色」商人名義收購的海外媒體。不少人出國多年才發現這個秘密。

中國人經常看到中央電視臺或人民日報稱,美國華僑集會反對「臺獨」或「法輪功」等,這些集會其實大多都由中共大使館控制的海外團體舉辦,這些團體定期得到使館的資金贊助。這些會議「謝絕」當地媒體採訪、「謝絕」與大使館沒有聯繫的華僑參加,只準許新華社、中央電視臺、人民日報駐海外記者採訪,然後,這條新聞就出現在中央電視臺和新華社。




中共也經常組織海外「自己人」針對法輪功、民運等召開研討、揭批會,打著「愛祖國」的幌子,在「關鍵時刻」發出聲音;然後利用「特務」記者報導,將這些新聞通過中控海外媒體在海外傳播出來,再轉銷入國內,誤導國內百姓。

當年,全球近十個國家的西方法輪功修煉者到天安門請願,這些西方人士和員警交談中,驚訝地發現,所有中國員警都確信,全球都在「取締」法輪功。中國員警在錄口供中發現,海外有六十多個國家都有法輪功修煉者,並自由修煉。英國一位女子麗蓮說:「中國員警聽到我介紹國際對法輪功的實際情況後,感到很受欺騙。」這位19歲的北京員警痛苦地說:「我們被告之全球都反對法輪功。」

中新社去年10月24日內銷一篇來自華盛頓的10月22日的消息,稱大陸基督教訪問團抵華府,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主席季劍虹藉機稱,600萬信徒都贊成取締法輪功。事實上,中國大陸基督教是需要政府嚴格把關和登記,中國政府管理的佛教、基督教團體的一些主要人員,在中國還分廳級、處級待遇,很多是中共安全部門的特工人員,對外不暴露身份。

去年4月洛杉磯間諜案事發。主角陳文英,其公開身份是洛杉磯僑領。2001年美國會46位議員共同提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陳文英當時曾以前洛杉磯-廣州友協會長的身份「強烈批評」美國議員和攻擊法輪功創始人,中共海內外喉舌以此宣稱海外華人反對法輪功,消息並被轉銷到國內。後來隨著間諜案的曝光,陳文英被發現是中共特務。

*媒體滲透遭遏制難隨心所欲

中共一直承認,國際輿論總體形勢是“西強我弱”,統戰任務艱鉅。中共在海外統戰一直受到遏制也是事實。

在中國本土,實在「統戰」不了,還可以用武力強迫人民 「聽話」,如「六四」及當今的鎮壓法輪功。在海外,尤其在美國,難以隨心所欲。美國自由民主社會中,中共那些在國內的專制做法行不通。加上海外不斷有報導揭中共滲透美國中文媒體的老底,而且一直以來有關於中共滲透的一些醜聞曝光,都起到遏製作用。

美國克林頓總統競選獻金案,中控媒體大罵美國的「反華勢力」「妖魔化」中國,令海外華人非常憤怒,認為是美國的「排華」結果。最後還是總參情報部姬德勝案發,證實是中共自己所為,令中共大失顏面。

“六四”事件後,中共在美國的媒體幾乎全軍覆沒,很多從中共拿錢的媒體,因同情「六四」而暴露身份,著實使中共尷尬。海外媒體大批倒戈,也促使中共反思海外的統戰與滲透策略。

從九十年代中期開始,中共再度開始利用其掌控的國家資源,在海外直接或間接的控制中文媒體。特別是99年全國鎮壓法輪功,為在國際上爭取合理打壓的空間,中共在對外宣傳方面強度明顯加大。中共這種大規模的海外滲透,已經引起美國關注。

近來專家呼籲,北京的媒體監控已擴張到海外,嚴重操控海外華人社區報紙及電視臺的內容,而且中國的外交官員經常阻撓獨立報導美國境內新聞事件的記者。美國賓州大學國際關係教授亞瑟.華爾杜倫(Arthur Waldron)說:"這種干擾已經發生過許多次了。它就在我們的眼皮底下,以一種極端惡毒的方式進行著。"

中國人權創始人羅伯特.伯恩斯蒂恩(Robert Bernstein)也呼籲,中國政府這幾年對內封鎖消息,對外輸出輿論宣傳,不僅操控了自己的新聞,也操控了國際媒體。現在是新聞團體來揭開蓋子的時候了。在美國紐約,法輪功控告《僑報》、《星島日報》侵犯民權權誣蔑案也在進行之中。

觀察家指,西方社會,包括政府和民間機構,早就注意到中共對海外中文媒體和華人世界的滲透和操控。或許美國發現中共只是侷限於在中國人的小圈子中製造內耗,認為對西方社會威脅不大,一直網開一面。然而近年發生的一些事,如中共在法輪功持續反迫害中所暴露出的對西方政治的干擾和影響力,其在911和伊拉克戰爭對待上所顯示的潛在的對恐怖活動的支持和對西方民主社會的威脅,其在臺灣大選期對海外政局的操控和海外華人的動員能力,已經開始讓美國人不再掉以輕心。

海外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說:「中共的新一波攻勢,攻城掠地,占據了不少市場地盤,對海外中文自由媒體構成了相當的威脅。許多媒體工作者並不知道危機已近,或者因為利益所在而假作不知。」他說:「其實,(我)不擔心中共的什麼合縱連橫,因為它無法控制讀者和觀眾,因此無法壟斷市場。但在具體的操作上,中文的自由媒體,需要考慮某種程度的聯合和相互支持,攜手競渡。」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