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新聞的公正性
 
2003-9-4
 
【人民報消息】本文根據大紀元9月4日訊「大參考主編李洪寬談新聞公正性」整理:

問:有人說「平衡報導」說法當然是正確的,記者並不是法官,無權取舍。請問:你怎麼回應?

李:海外的中文媒體有一種說法,叫做「平衡報導」。英文叫「BALANCE」。記者寫稿,講究面面俱到,把不同的立場都捎帶著報導出來。這種觀點似是而非,其實並不正確。在關鍵的時候,其荒謬是顯而易見的。

問:您對新聞公正性的看法?

李:新聞的實質不是平衡報導。新聞的實質是講究報導事實真相。英文叫VERIFICATION。記者得到一個線索,比如說,天安門廣場開槍了,他寫出來的東西一定是經過核實的,確實發生過的,那就是:天安門廣場到底有沒有開槍。核實這麼一個簡單的事件,不需要法官那樣的訓練,也可以不管袁木之類的發言人怎麼說。再舉一個例子, 2000年,山東濰坊一個叫陳子秀的法輪功學員被公安打死了。典型的平衡報導這樣寫:據陳子秀的女兒說,煉法輪功的陳子秀被打死了,但是,據濰坊市的610辦公室的人說,沒有這種事,這是敵對分子散布的謠言,她受到很好的對待,並已認識到自己被邪教蒙騙。作為讀者,都知道這樣的報導顯然是不恰當的。為什麼呢?平衡報導不是這麼個報法。610辦公室的人在撒謊嘛,報紙幹嗎幫助610辦公室散布謊言。

至於一個事件發生後,存在著羅生門現象,就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解釋。解釋歸解釋,人死了,你把它說成沒死,那就是傳播謊言了。就是說,在事實真相和謊言面前,新聞記者是有選擇的。你的報導應該是只報導真相,而沒有必要報導謊言。

比如說,陳子秀被打死,那就是打死了,就是中國政府的警察,把她抓起來,把她虐待死了。這是很簡單的事實。當年《華爾街日報》的記者叫IAN JOHNSON,他寫這個報導時,他沒有寫中國政府怎麼說的,那死了就是死了。然後是幾個W,when, where, who, how,等等,為了這篇報導,IAN JOHNSON獲得了當年的普利策新聞獎的國際報導獎。說明普利策獎評委還是有眼光的。

如果要是用一些人的所謂「平衡報導」,他一定會順便把中國政府的謊言也散布一遍,這種平衡報導是要不得的。

共產黨撒的謊已經夠多的了,你戳穿它的謊言就已經足夠了。比如說,中國廣東發生了一種神秘的疾病,並且能傳染,已經有好幾百人得了病了,據知道內情的人說,已經有人死了,這個事情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們就報導。我們不會再報導國務院發言人說,沒這個事,又是謠言,浪費我們的字啊。那些東西都到人民日報去登。

我們編輯衡量一篇文章的方針是,人民日報如果能登的話,我們就不登了。如果我們再登,那不就是重覆人民日報了嗎?我們認為是謊言的東西就不登了,所謂中國政府改革開放進步也不少啊,它當然有進步,因為中國有十三億人啊,中國人有五千年勤勞勇敢的歷史,怎麼可能不進步?那不進步就是因為共產黨拖後腿,對吧? 我們只報導那些共產黨不願意讓老百姓看到的東西。有人說,你們不平衡報導,按照他們的定義,我們是不平衡報導,我們只報導事實真相。

問:你們刊物的宗旨是「專門傳播各種受中共查禁的新聞和評論,面向高層內部傳閱:推動政治改革突破新聞封鎖新技術,促進言論自由」,請問您是從創刊之初就抱定這一目標還是在實踐中逐步認清中共封鎖新聞的本質?

李:對中共新聞封鎖,歪曲事實真相這個問題,事實上我早就認識到了。在中國生活過的人都有體會,在中國大陸,有些話是不能說的。這些不能說的話,就是中共想封鎖的東西。無論政治上,經濟上,文化上,甚至學術上,很多東西是不能說的。想突破這些東西的衝動,我是早就有了。小時候就有,但小時候知道的事情很少。大學期間我讀了很多書,專門找那些流通很少或大家不怎麼提的書,我一直喜歡做這方面的研究。比如我在北京時讀了大量周作人,李敖還有無名氏等人的作品,對共產黨的封鎖真相,鉗制言論,用這種霸權式的話語系統,我是深有體會的,但是因為每個人都要生存,不可能專門去做揭露謊言的工作。後來辦「大參考」,我們是有意地在這方面來突破,把所有有可能揭開的真相全給它揭開了,把共產黨蓋住的東西,骯髒的東西,都給它抖摟出來了。

新聞封鎖的危害性,一些人平時可能不會有非常切身的體會,這次薩斯病流行倒是最好說明了新聞封鎖的危害性。它不僅僅是針對一小部份人,而是危害所有的人。平時一個新聞事件影響的只是局部的,極少數人,封鎖這個消息,比如說,天津發生了爆炸,可能也只是街坊鄰裡幾個人受影響,中共把它封鎖後,對於北京市,上海市市民的影響,確實不是很大。可是象薩斯病這樣高度傳染的疾病,如果封鎖的話,它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大面積地通過人口流動來傳播,如果掩蓋這樣的真相,它的危害性馬上就表現出來了。中國政府這方面做得非常糟糕。

薩斯病由於中國政府刻意地隱瞞和掩蓋傳染的真相,致使疾病蔓延到全世界30多個國家,很多國家的經濟受到打擊,中國自己的經濟受到薩斯病的衝擊也很大。很多國際訂單都轉到別的國家。新聞封鎖的危害,已經清楚地展示給中國和全世界的人們,我覺得中國政府應該吸取這個沉痛的教訓。新聞封鎖不利於所有的人,只利於極少數的人,特權階級。

事實上,連他們都不得利,據報導,連中共的高幹,中南海裡的許多人,都得了薩斯病,他們的生命都沒法得到保障。在疾病面前,人人平等,這一點表現都很充份。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