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一看,我懵了!關於SARS的一條離奇新聞(圖)
 
鄂新
 
2004-4-29
 
【人民報消息】今天我發現一個關於SARS的新聞,很離奇但值得推敲。

中央社在二十九日報導《大陸一研究發現SARS與氣候有關》,報導說,中國大陸的研究發現,差不多所有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確診或疑似患者,都是在氣溫驟降後的七至十二日內發病。

本地電子媒體引述大陸氣候中心副主任董文傑表示,該中心收集了去年北京、廣州及香港的SARS患者情況和氣候資料,發現病例與氣候變化有關。

乍一看,我懵了,天氣和SARS能挨得上邊兒嗎?就算是刮沙塵暴,也不能把SARS刮進鼻子眼兒裡啊!可我一想到沙塵暴,立刻就想起3月27日,內蒙古中東部草原地區遭遇罕見強沙塵暴。新華社記者報導說,狂風裹著沙塵遮天蔽日,天空突然變成紅色報導的內蒙沙塵暴,一路行來,沿途的車輛如同受了驚嚇的孩子,不敢快速前行,大自然的力量在這時候足以讓任何人敬畏。

我想起了中國發生過幾次的六月雪(還記得竇娥冤嗎?),還想起來薄熙來主政時,有一段時間烏鴉每天給遼寧省府瀋陽市送兩百斤鴉屎,還有石家莊等城市白天突然變成了黑夜一般黑暗,太多太多關於天氣的事情。

我忽然想到昨天在明慧網上看到的一則新聞,是遼寧發生的事情,雖匆匆看過,但過目卻永遠無法忘記:

遼寧省營口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多年,並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慘無人道的人身摧殘,曾有多名大法弟子被打傷。38歲的法輪功學員李偉2003年7月被綁架到看守所,遭釘炕板、戴鐐子、戴嚼子(為防止馬咬人,馬嘴上戴的鐵籠子)、管教及犯人的多次毒打,曾造成頭部、胸肋部多處受傷,下肢及膝關節嚴重腫脹,雙眼視物不清,視物時眼前總有一層咖啡色膜狀物,並經常遭犯人、獄醫、管教的惡毒謾罵,身心傷害極為嚴重。被迫長期勞動,有時整宿幹活不讓睡覺。惡徒們還用盛滿開水的盆子燙李偉的胸、腹部,用打火機燒他的手、腳等手段折磨他。

犯人為拿他取樂,曾往他眼裡、鼻子裡、睪丸等處抹辣椒油,用手掌猛擊其雙眼並使後腦勺撞擊到牆上(他們叫「滿天星」),將其撞暈後,兩個人把他架起來,用蹲屁股蹲的方式反覆多次將其蹲醒,或用腳踹睪丸等手段,並殘忍的用鉗子將他的兩乳頭剪掉。渾身多處被剪破,連睪丸也被多處剪破,膿血流了一褲子。

用鉗子剪掉兩乳頭,連睪丸也被多處剪破?!

這一切為了什麼呢?就是因為他們信奉「真善忍」。一個政府用惡人折磨好人,這樣的國度能沒有黑沙暴嗎,能沒有六月雪嗎?

如此看來,SARS與氣候有關,氣候又與暴行有關,而暴行又會引來天災人禍。


相關文章:

內蒙驚起「黑沙暴」 新華社突然知道害怕了! (圖)
中原半壁覆沙塵──兩會召開 中國十一省區市沙塵暴 (圖)
沙塵橫掃北方 京城黃沙漫漫 華北11省7000多萬人受影響 (圖)
不吉利的日子!黑沙暴降臨 世界似回混沌未開時期(多圖)
原因在此!臺灣數十年未見的四月雪 狂雨冰雹(多圖)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