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墳包被猛然破開 (圖)
 
作者:鐘堂
 
2004-1-4
 
【人民報消息】於中國長春插播法輪功真相的劉成軍先生在飽受折磨後去世了,死時鼻孔、耳朵、大腿等處有血液流出。海外的人們從互聯網上看到了他的冤情,自發地在各地的中國使領館前為他默悼。

中新網2002年4月1日曾有一張劉成軍先生的照片,當時照片中的劉先生身著囚衣,已虛弱得無法坐直。(如右圖所示)

劉先生插播的真相片包括「天安門自焚是江澤民集團蓄意製造的假新聞」,以及「法輪功在世界各國洪傳,唯在中國大陸遭迫害」等等內容。插播節目通過長春有線電視網傳遍數十萬用戶家庭,觀眾逾百萬人,在中國民間引起極大震動,隨後整個吉林省在江澤民的密令下大開殺戒。

當時陸續傳出的報導中,與此事相關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折磨得非常慘酷:乳房被電糊;打出的鮮血濕透了內衣褲;內臟被打致破裂……劉成軍先生死前曾坐老虎凳52天,因此事遭當局暗中謀殺的法輪功學員中,劉成軍先生已是第8位。

對這些輾轉傳出的透著血跡的消息,海外的絕大多數華人媒體是保持沉默的,就連劉成軍先生的死訊,也少有媒體報導。在國內,劉先生的死更是不透任何風聲的,吉林監獄警員當著他家屬的面強行將他的屍身火化了。

所有一切都在悄無聲息中醞釀、發生,石破天驚之後,又在悄無聲息中捂住、窒息、毀屍滅跡。如同黑暗的墳包捂住一切腐臭和血腥,劉先生的死在他的國家沒有激起一絲漣漪;政府對人們成功掩蓋了一切,社會連側目的欲望都沒有。

然而這墳包並不是在劉先生死後才形成的,早在劉先生之前,在血腥的近現代史中,中國就已習慣了這樣無光的黑暗生活。

據作家丁抒的《從「大躍進」到大饑荒》一文記載,共產黨領導下的大躍進,導致至少三千萬人死亡,這個數字超過中國兩千年來非正常死亡人數的總和。然而中國的現行統治者以三年自然災害的名義就輕易埋葬了這批亡靈。那些餓死的、斗死的,在饑餓導致人吃人慘劇中被吃掉的,作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被整肅的亡靈們,都在黨的言論鉗制下被湮滅了。在這樣的社會裡,人們就像大批的多米諾骨牌,統治者的一個意願或政策,就觸發骨牌成批地倒下--死亡,死得順從、順遂。生命似統治者遊戲的牌張,沒有價值,也不需要活氣,所有生命,都似被籠罩在墳包裡。

從各種人們的回憶中,我們陸續知道文革中人們的命運。他們被迫對自己「自我謾罵」,對他人「反戈一擊」,對親人「劃清界線」,對領導「高呼萬歲」。之後,當武斗血洗後的幸存者們尤在呻吟和訴說時,六四的鮮血又浸透了中國人的雙目。然而在這樣的「墳包」裡,年輕血肉被撕裂碾碎的震撼也是注定要抹去、淡化、直至沉寂於無的。於是在統治者的輿論控制中,「政府沒殺人」的諾言如好漢的唾沫,在中國所有的媒體中四面飛濺;被坦克碾碎的年輕屍首和滿布鮮血的人群,都被迅速地清理、消失了,只有美國衛星拍下的幾百公尺血腥錄像帶留作了歷史的佐證;而幾個解放軍的屍體被無數倍放大、定格,直至挑起所有旁觀民眾對「暴民」的仇恨,對學生們的輕視和「憐憫」,對鎮壓的認同。面對死亡的威脅和謊言的誘惑,人們有意或無意地集體淡忘了血腥,北京漸漸從戒嚴中解禁,中國又慢慢地歌舞昇平,人們恢復吃、喝、玩、樂,而率先在上海鎮壓六四學生的江澤民則踏著鮮血爬上最高處,一手掌控了「墳包」。

血腥與謊言在巨大的墳包中悄悄包圍每一個人,而人們在漸漸的腐爛中不知、不覺、不醒、不爭。在這樣的墳包裡,還指望什麼?如果仰起頭顱便要遭砍,何不低下來,且保住這顆項上人頭,留著吃完嘴邊這口飯?

而法輪功的被鎮壓,也只是久遠形成的墳包中統治者發動的另一場遊戲罷了。

在這個「遊戲」裡,上千人被捂住嘴默默死去,數千人被非法判刑,十萬人被非法勞教,無數的人們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或綁架到各地「洗腦班」,受到 「執法人員」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

「遊戲」的發起者江澤民於2001年2月撥款40億人民幣,用於安裝監控法輪功學員的監視設備;12月投入42億人民幣建洗腦中心及基地;為防止中央電視臺的節目被再次插入法輪功畫面,國家花費10多億元將衛星無線傳播改為光纜傳播……種種耗資,不勝枚舉。

2001年來自中共公安局的消息顯示:僅天安門一地,抓捕法輪功學員一天的開銷就達1百70萬到2百50萬人民幣,即每年6億2千萬到9億1千萬。從城市到邊遠農村,從地方警察,公安局,到「610辦公室」,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至少雇傭了數百萬人,這筆花費可達每年上千億元人民幣。國民生產總值的四分之一都被用於迫害法輪功……

而劉先生便是在這個精心策劃的「遊戲」中,在捂得嚴實的墳包中悄悄死去。他被殺是因為他猛然為這個墳包開了一扇天窗,他要通過這扇天窗,捅破籠罩人們的謊言,讓人看見身邊的血腥,打破這場統治者的遊戲。他奮力開窗前,未必不知道自己將面對死亡,他未必不知這墳包中會有血手把他扼殺。可人們終究看到了一扇「嘩啦」打開的窗,和窗外的世界與陽光。即使是一瞬,這以劉先生生命做代價的一瞬,定格了多少人的記憶?!

民間傳出的消息說,電視播放的一刻,人們反應不一:有的目瞪口呆,有的將信將疑緊盯屏幕,有的滿面興奮,有的互打電話叫親友觀看,還有的打電話去報警……

雖然有習慣黑暗的生命抱怨陽光刺痛了眼睛,擾亂了平靜的生活,但嚮往光明仍是生命的本能需求,多數人們還是開始暗暗地議論和傳播真相了。

感謝劉成軍先生,以他珍貴的生命為這墳包裡的生命帶來了天光,喚醒日漸糜爛的良知,與日漸昏噩的人性;感謝劉成軍先生,雖然生命的甦醒尚待時日,但先行者的信念和勇氣鼓勵著更多的勇者站出來直面邪惡。

一位法輪功學員在法庭上的陳詞在耳邊響起:「我們被迫失去一切,我們義無反顧,我們在用生命堅持著真理,抵制著邪惡,我們在用生命喚醒著眾生。」

歷史將紀念劉成軍先生!紀念人類歷史中所有的勇者與智者!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