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要玩江澤民
 
金海濤
 
2003-12-20
 
【人民報消息】看了師濤先生的妙文《我要玩江澤民》,突然心血來潮,我也想買個或做個江澤民的玩偶來玩玩。在咱偉大的國家要買江澤民的玩偶是根本不可能的,誰敢公開出售這樣一個玩偶?想當年《深圳青年報》刊載了一幅鄧老爺子的漫畫相竟惹出了大禍,作者、編輯就被打成了反革命,報紙也被封殺了。買不到,就只有請人私下做了。但我想這玩偶既是江澤民的化身,就應該具有江老太爺的特質,做出玩偶之後,使人一看就知道那是江澤民的化身,否則與一般玩偶何異。據我觀察,江澤民具有如下若干特色,提供出來供製作江澤民玩偶的藝術工作者參考。

一、理論特色

雖然江澤民根本沒有什麼理論可言,但在他不得不交出最高權柄之前,卻匆忙提出了所謂“三個代表”的理論。我想玩偶江澤民應該反映出“三個代表”的特質。當然這“三個代表”絕非什麼瞎扯淡的先進生產力、先進文化、群眾利益等等胡言。想了一想,這“三個代表”應該表現出江澤民或者我黨的本質來,亦即老江乃貪官污吏的代表、劊子手的代表以及賣國賊的代表。江澤民登臺的12年間貪官污吏如雨後春筍般的冒出來,且前赴後繼屢禁不止,說他是貪官污吏的代表實乃恰如其份;江澤民主政期間鎮壓法輪功,圍剿異議人士,當然是劊子手的代表;而他與北極熊簽訂協定,最終割讓大片國土,比之清廷有過之而無不及,賣國賊的帽子正合適也。

二、戲子本色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元首會象江澤民在臺上時那樣熱衷於表演,也沒有任何一位共產黨的領導幹部象他那樣肢體動作頻頻,到處獻醜。他也因此被國人稱之為戲子(按舊時習慣,這戲子可不是好玩藝)。他可以在飛機上引吭高歌(但嗓音令人聞之渾身起雞皮疙瘩);可以當著貴賓的面掏出梳子梳頭;可以把別國元首夫人拉到自己懷裏逼人家與其共舞。可以說是在各種場合都醜相出盡,令人慘不忍睹。

三、貪婪成性

任何一個共產黨的高官都是貪婪的,但象江澤民那樣貪婪成性的尚不多見。老毛當年黨、政、軍三權獨攬,但後期總還在形式上把元首之職交給了劉少奇;鄧二代雖然也大權獨攬,但表面上卻只擔任軍委主席;到了江澤民這個第三代卻又是三權獨攬,而且到了退位的時候硬是不退,鼓動一些軍頭給胡哥施加壓力,最後牢牢抓住了槍桿子。

當然,江澤民還有更多的特色,比如好色(這在國內的傳聞不絕於耳呀)等等,就不去說他了。我想,倘有精於設計玩具的藝人或技術工作者根據江老爺子的特色設計出玩偶來,一定銷路看好,只是在面部造形時需稍加歪曲,不然太過唯妙唯肖的話,則賣者和買者都難逃厄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