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勇斗狠其貌不揚的外長李肇星(多圖)
 
肖慶慶
 
2003-10-1
 
【人民報消息】 《前哨》9月刊報導,二OO三年三月十七日,中共外交部跑出「黑馬」,在美國大使任內「榮獲」「紅衛兵」稱號的李肇星被任命為外交部長。

好勇斗狠其貌不揚

李肇星不但好勇斗狠,而且其貌不揚,牙齒曝出嘴外,給人齜牙咧嘴之感,叫這樣的人當外長,真令人不可思議。

擢用官員不能以貌取人,但外交部長就特別一些,因為外交部長代表國家的形象。當然不是說外交部長要貌似潘安,但起碼要五官端正。另外,李連普通話都講不好,一口膠南鄉腔令人以為是山東老農。這樣的人當上外交部長是不是有特別硬的「後臺老板」?

一九四O年,李肇星出生於山東膠南縣大珠山鎮王家村。據中共傳媒的介紹,「李肇星家裡並不富裕,如果不碰上天災,一年的收成,也就僅夠這個三代同堂的家庭糊口而已。」照中共的標準評成份,李肇星的家可算中農。

李肇星的爺爺性格開朗,會一些醫道,左鄰右舍有難事都會找他幫忙。他是三代同堂家庭的大家長,平日對兒孫管教很嚴。李肇星的父親李瑞甫,一九四九年之前就參加了中共的「革命」,曾當過區長,離休前是膠南市人大常委會辦公室副主任。李肇星可算是「革幹」子弟。

寒窗十二年換得「臭大糞」英語

李肇星到了適學年齡,由於王家村沒有學校,只好到外婆家瓦屋村讀小學。瓦屋村沒有高小,李肇星在瓦屋村讀完小學四年級便到膠南城上高小。一九五三年,考入膠南一中。

李肇星於一九五九年高中畢業後考入北京大學西英語系英語專業,師從著名教授許國璋。

一九六四年大學畢業,他被分配到外交部工作。後來又到北京外語學院進修了七年。一個在大學讀英語專業讀了十二年的人,本來對英語的造詣應該非常高,讀、寫、說應該不在話下,但據行家說,李肇星在美國電視上講的英語「生硬」,並帶有濃重的山東口音,真是「臭大糞」。李外長實在辜負了大學寒窗十二年。

文化革命時,李肇星被下放到「五七幹校」。他曾到汕頭牛田洋軍墾農場勞動。一九六九年,特大颱風奪去牛田洋四百七十名解放軍官兵及八十三名在該場勞動的大學生的生命。李肇星可謂死裡逃生。一九七O年至一九七八年,李肇星被派到中共駐肯尼亞大使館工作。一九八八年,當上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和外交部發言人。

法國記者多問一句挨罵

在一次記者招待會上,一個法國記者提問:「我們被告知鄧小平很健康,不知現在是否仍然如此?」李肇星答:「他身體很好。」「鄧小平是在家還是在醫院擁有這樣良好的健康狀況?」李肇星回答:「一個具有普通常識的人是會知道身體健康的人應該住在哪裏的。我不知道您在身體好的時候是否住在醫院裡。」

大陸的傳媒吹捧李肇星答得如何好。其實這是開口罵人,完全沒有外交家的風度。由於中共缺乏透明度,鄧小平的身體狀況引起國外傳媒的關注是很正常的。法國記者的發問,主要是千方百計要從李的口中掏真實狀況。李肇星對於「鄧小平是在家裡還是在醫院裡擁有良好的健康狀況」這個問題,完全可以直截了當地回答:「在家裡」,何必把一個普通記者當作敵人一樣諷刺一番呢,何況這個問題又不是「藏獨」、「臺獨」那樣的「原則性」問題。李肇星的「外斗家」而非「外交家」的形象,於此可見一斑。

李肇星的「好斗」性格,獲得了中共高層的賞識,因而步步高升。先後擔任新聞司司長、外交部長助理、外交部副部長、中共中央候補委員;一九九三年任常駐聯合國代表,一九九七年任駐美大使。

撒野美國傳媒驚嘆


國務卿奧爾布賴特
在駐美大使任內,李肇星粗野、蠻橫、無禮的「外交風格」得到進一步發揮,一次與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女士同臺演講,他羞辱奧卿。美國是個尊重女性的社會,就是中國也有「好男不和女斗」的「國情」,但李肇星把美國國情和中國國情都忘掉了,因而被留學生稱為「丟盡中國人的臉」。

二OOO年二月初,美國眾議院通過「臺灣安全加強法案」,中共駐美公使劉曉明稱美國眾議員只有「小學程度」。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赫姆斯是「臺安法」的提案人,他致函李肇星要求解釋。李肇星寫了一封回信,交給《華盛頓郵報》發表。李針對赫姆斯寫道:「稱臺灣為「中華民國」,稱臺灣領導人為「總統」,說你「無知」或「欠缺知識」,是給你面子了。」信發表之後,美國輿論嘩然即使在美蘇冷戰時期,蘇聯外交官也沒有這樣直接攻擊美國國會議員的。大陸和臺灣分治是鐵一般的事實,全世界也只有大陸及其工具才要在中華民國總統上面加引號。臺灣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從不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也是鐵一般的事實。怎麼能因為政治觀點抹煞事實並侮辱人家「無知」呢?

李肇星這個「外斗家」淋漓盡致的表演是在一九九九年五月北約轟炸中共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後。他在電視上氣急敗壞、惡形惡狀、大喊大罵、張牙舞爪。本來,此一事件中共是苦主,美國人都覺得「誤炸」也好「正炸」也好都理虧一些。經李肇星一鬧,加上中共組織學生到美國駐華領使館破壞,美國人反而不覺得「理虧」。伊拉克和南斯拉夫駐美大使就不是這樣,他們在自己國家遭美國轟炸時都彬彬有禮、不卑不亢地講敘自己的觀點,充分表現出外交家的風度,爭取了美國民眾的民心。一個外交家講話就應該婉轉、含蓄、喜怒不形於色,哪能像李肇星那樣,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喜怒盡形於色。

美國只有兩道菜可以吃

李肇星調回中國前,到離美國首府華盛頓DC兩小時車程的佛吉尼亞大學的圖書館去演講。圖書館是美國多才多藝的總統傑佛遜親自設計的,在學校的二樓。演講時李肇星用的是英文,中國留學生說那英文臭得簡直給中國人丟臉。

每次他出場所穿的西裝不是太長就是太大,好像中國沒有錢給大使做衣服一樣,這次搭配他穿的不合身西裝的是一雙美國農場的農工才穿的靴子,讓留學生感到大失顏面。


無才無德李肇星
講話時他談到兩個問題,一個是臺灣問題,一個是法輪功問題。結果底下有人站起來說不許他誣蔑法輪功,讓他臉色發白。會下他到中國留學生群裡去不敢再謾罵法輪功,就沒話找話地說:美國的食物只有兩樣能吃,一個是湯,一個是冰激淋。當時有人說:李肇星無才無德,中國駐美國大使能說出這麼沒有水準的話,這麼沒有風範、沒有教養,中國真的是沒人了!

二OO一年一月,李肇星調回中國,美國華人社會額手稱慶,以為送走了一個瘟神。許多人都估計李肇星的「外斗家」作風令他丟官,誰知不久之後中共卻宣布他任外交部黨委書記,官升一級。

「十六大」召開前,海外傳媒估計當時的中聯部部長、黃鎮之婿戴秉國將繼任外交部長。戴秉國是「十五大」的中央委員,李肇星只是「十五大」的中央候補委員。豈料到二OO三年三月十七日揭曉時,卻是李肇星跑出,戴秉國只擔任外交部副部長。李肇星在對美外交很受詬病的情況下力壓著名外交家黃鎮之婿跑出,恐怕沒有江澤民之類的重量級人物力撐不行。

飛黃騰達先靠老岳父後靠江澤民


李肇星和夫人秦曉梅
早期,李肇星之所以能在中共官場飛黃騰達,完全得益於其岳父秦力真。秦是中共高幹,一九四五年就擔任晉冀魯豫解放軍救濟總會交際處副處長。韓敘、李鹿野、胡定一等中共外交家都曾是秦麾下的英文翻譯。一九四九年後秦力真兩度出任外交部領事司司長,擔任過中共駐挪威、讚此亞、瑞典、紐西蘭大使,還當過劉少奇的小秘書。李肇星很懂得討好老泰山,他雖然對京劇沒興趣,但有時會抽空陪老岳父看看京劇。

李肇星夫人秦曉梅是李的北大同學,曾供職外交部國際司,擔任過中共駐聯合國代表參讚和外交部香港特派員公署國際組織部副主任。李肇星的兒子李禾禾,現年二十六歲,留學美國,這和李肇星找人通融照顧有關。

在江澤民打壓法輪功期間,李肇星在美國很賣力氣,他助紂為虐毒害了不少華人和留學生,這就是他今天能當上外交部長的原因。有人說,當上外交部長不是他的幸運,恰恰是他的不幸。

李肇星在聯合國極受冷落

當美國總統布什、法國總統希拉克、俄國總統普京等八十八個國家元首、首腦9月23日聚首紐約聯合國總部之際,卻不見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出席。

和八十八個國家元首、首腦聚首?江澤民十三年統治中都沒遇到的美事怎麼都讓胡錦濤撞上了?!生性妒嫉的江澤民百般阻撓,硬把胡錦濤給攔下了,讓他喜歡的齜牙外交部長李肇星和衛生部副部長高強出席。

聯合國總部的消息人士說,和各位總統相比,中共派出的李肇星和高強級別低得實在可笑,在聯大的講話被排在一百多名演講者之後,時間在晚上10時以後,根本就沒有幾個聽講者。

中共就因為江澤民妒嫉胡錦濤而放棄這麼難得的在聯合國建立國際形象的機會,中共確實是不想再活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