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凝望天安門前高高倒掛的五星紅旗(多圖)
 
鄂新
 
2003-9-30
 
【人民報消息】六月六日,中共中央書記處曾慶紅下達通知:凡省、市、縣(局)召開黨代會或黨員組織會議,不奏、不唱《國際歌》。對此,該通知未做任何解釋。李長春日前在東北考察時曾說到原因,稱:《國際歌》的歌詞,有很大的鼓動性。

看,伴隨雄偉莊嚴的《國際歌》,五星紅旗連同旗桿一起徐徐倒掛在天安門前!


紅朝末日相!

每當看中央電視臺的新聞聯播,我就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想起倒掛五星紅旗的糗事。


紅旗倒掛。



人們都記得,江澤民2000年10月19日搶過土耳其總統手裡的勛章自己戴上之事,可是對總統府門前倒掛五星紅旗的喪氣事印象不深。

中央社安卡拉2000年10月19日報導,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19日上午至土耳其總統府接受總統狄米瑞主持的盛大歡迎儀式,但在進入總統府大門前,隨行人員發現高掛旗桿上的中共「五星旗」上下顛倒,應在左上方的「五星」跌落到左下方。中方緊急提出時,總統府警衛竟然無動於衷,堅決讓五星紅旗繼續倒掛。

據明報2002年1月2日報導,1日早上八時正,二百名市民及遊客專程到金紫荊廣場觀看升旗禮。五名穿著普通警服的警員由會展步操至廣場中央的禮臺。整個升旗儀式既沒有銀樂隊伴奏亦未有播放國歌,反而有數名清潔女工在旗桿附近以掃帚清理垃圾,最近的只有幾步之遙,掃地所發出的喳喳噪聲成為升禮儀式的唯一「伴樂」。

2003年2月21日在Edinburgh的中共領事館的國旗倒掛了24小時,才有人關心。


中共領事館的國旗倒掛了24小時。

據美國之音2002年10月1日報導,香港在10月1日慶祝大陸的十一國慶期間,民眾舉行示威遊行。抗議人士走向有政府高官和知名人士參加的國慶會場並且焚燒中國國旗。遊行被警察攔住,並且發生短暫的推撞。不過,現場沒有人被逮捕。「四五行動」發言人梁國雄說,他的組織要求中國大陸釋放政治犯,結束共產黨一黨專制,並且交代1989年北京民主示威運動遇難者的下落。


香港抗議人士焚燒五星紅旗


焚燒五星紅旗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腥中國;有了共產黨,才有腥中國。

戎馬倥傯的戰爭年代,當媽媽騎馬挎槍,背著長兄,懷抱尚未滿月的孿生哥哥,一夜之間穿過日本鬼子的5道封鎖線的時候,江澤民正梳著小分頭,哼著日本流行歌曲,正在漢奸學校裡出賣靈魂。硝煙彌漫,彈雨如註,兩個孿生哥哥夭折在馬背上,長兄驚嚇成疾,後不治而魂飛九霄,而江核心正躲在一個農民家中逃避共產黨的審查。──從小,媽媽常教育我,莫身在福中不知福,為了保護那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千萬要警惕身邊的漢奸、賣國賊。

受著革命傳統的教育,我在倒掛的紅旗下慢慢長大。經歷了難捱的文化大革命,經過了吃不飽穿不暖的上山下鄉,闖過狂風暴雨的我以為看到了撥亂反正後的艷陽天,我堅信中國共產黨的偉大、光榮和正確,結果我又錯了──中國出了個江鬼!

於是,步入大學校園的我,秉燭夜讀,伏案耕耘,將社會一日千里的飛速變化濃縮於稚嫩的筆端:石家莊的啞巴怎能同時到三個地點炸死和他無冤無仇的老百姓,江西芳林小學的殘疾人為何突然舉著盛滿炸藥的背包炸死了花朵一樣的孩子,天安門自焚的王進東是如何三個人扮演一個人的,坐臺女劉春玲是怎麼被那個惡警打死的。當我書寫匡扶正義,懲惡揚善的報導時,一次次地慘遭惡警的修理。終於,我步入了新聞工作者姜維平們的行列──在共產黨的監獄裡享受人生。

出獄後,聽不到《國際歌》,但有幸能聆聽大街小巷大人小孩高唱的《義勇軍進行曲》: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後的吼聲,

倒江,倒江,倒江,

我們萬眾一心,冒著江鬼的炮火,

前進,前進,前進進!

聽著這震撼人心的歌曲,我熱血沸騰,心潮澎湃......。我知道時候到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