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子彈飛”到底涉及了什麼敏感話題(圖)
 
夏小強
 
2010-12-23
 

影片《讓子彈飛》電影海報

【人民報消息】由姜文導演周潤發葛優姜文等主演的賀歲大片“讓子彈飛”正在全國城市各大院線火爆上演,票房和口碑都獲佳績,同時引發各界關注討論並得到多方讚譽。但是,12月21日,各大院線卻接到了廣電總局的一個緊急通知,內容如下:

關於《讓子彈飛》臨時減少排片通知 :因為涉及敏感話題,院線接到廣電總局的緊急通知,請全國12月22日起減少《讓子彈飛》排片場次,與《非誠勿擾2》排片比為《讓》3:7《非》並且減少宣傳本片,減少話題輿論。並且隨時注意院線通告。

日前央視《新聞聯播》主播郭志堅在博客上發表文章批評“讓子彈飛”,稱影片中“髒話連篇”、有血腥場面和性暗示,“拋棄社會責任”。郭的這番言論在網絡遭到多數網民的嘲諷批駁。現在廣電總局的這一個緊急通知證實了郭志堅的言論不是他個人偶然的無心之論,而是官方通過郭志堅的特殊官方身份而發出信息和輿論導向。

那麼一部票房和口碑皆佳的商業大片,能夠讓廣電總局大動幹戈發出緊急通知,其中到底有什麼所謂的“敏感內容”呢?

是央視主播郭志堅所稱的“髒話連篇”趣味低下嗎?看來不是,因為趙本山靠嘲諷侮辱殘疾人取悅觀眾、小瀋陽女扮男裝裝人妖醜化中國男人形象,這樣的小品節目都能夠被央視大為推崇作為每年春晚的“精彩”節目;是所謂的“性暗示”嗎?看來也不是。因為充斥著性挑逗的春宮歌舞都可以在國家大劇院堂而皇之地上演,一絲不掛的女模特在公眾場所都可以讓人們隨意拍照,而美其名為人體藝術攝影……那麼到底有什麼“敏感內容”呢?

影片劇情不複雜:民國1920年,花錢捐得縣長的馬邦德(葛優飾)攜妻(劉嘉玲飾)及隨從走馬上任。途經南國某地,遭劫匪張麻子(姜文飾)一夥伏擊,隨從盡死,只夫妻二人僥幸活命。馬為保命,謊稱自己是縣長的湯師爺。為湯師爺許下的財富所動,張麻子搖身一變化身縣長,帶著手下趕赴鵝城上任。鵝城地處偏僻,一方霸主黃四郎(周潤發 飾)只手遮天,全然不將這個新來的縣長放在眼裏。張麻子痛打了黃的武教頭(姜武 飾),黃則設計害死張的義子小六(張默 飾)。張麻子和黃四郎之間展開了一場生死之戰……

在影片用專業和高超的電影技巧——緊張的情節、幽默的對話、眾多明星演員的高水準演出和商業包裝的後面,隱藏著導演要表達的暗線和隱喻,不同的人從中解讀出了不同的內容。

例如:小六子被黃四郎害死,“六和四”的組合,小六子的墓碑是個“六”字,馬縣長妻子的墓碑是個豎著的“一”字。讓人想到想到“六十一年”和“墓碑”這個敏感組合。

黃四爺為排行第四,他家五代家業被毀,隱喻政權在第四代領導人中終結。

“革命與人性”。在與鵝城惡霸黃四郎的鬥爭中,張牧之擔當了革命者的重任,他意識到若想徹底消滅以黃四郎為代表的惡勢力,還需要鵝城居民的集體出手。而被欺壓慣了的鵝城居民,顯然已經失去了戰鬥的勇氣,無視張牧之用槍掃爛黃家城堡的大鐵門,不敢加入戰鬥的隊伍。張牧之在大街上帶領兄弟高喊了數次“槍在手,跟我走,殺四郎,打碉樓”,仍然無人響應,直到張牧之殺掉黃四郎替身,民眾誤以為黃四郎已死,星星之火才得以燎原。 他們始終害怕,始終習慣於下跪,始終把希望寄托在淩空出現的青天大老爺身上,即使有錢有槍也不敢怎麼樣,依然和永遠的,是被壓榨被蠱惑被裹挾的“呆頭鵝”。  

“鵝城”就是中國社會的縮影,而操控這一政權的正是黃四郎這樣財大氣粗的“土財主”。

在我看來《讓子彈飛》最重要的一段對話發生在影片的結尾部份,可能就是廣電總局視為的最大的“敏感內容”。張麻子在問黃四郎“你說是錢對我重要,還是你對我重要?”之後接著說: “你和錢,對於我來說都不重要,沒有你,對我很重要”。

大多數普通的觀眾花幾十元錢到影院看這部電影,也就是圖個快樂消遣和過癮,大多數人可能沒有從這部影片中看出更深的隱喻和內涵,但是廣電總局的這條緊急通知說明,當局在做了自我對號入座的比較之後,發現“沒有你,對我很重要”這句話太“敏感”和“可怕”了。

是的,觀眾們要是都從《讓子彈飛》這部電影中看出了這樣的道理,那這部電影也真沒白看,這個道理就是:統治了中國六十一年的這個組織對全體中國人來說,沒什麼重要;但是,沒有了這個組織的存在,對每一個人,都是至關重要的。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