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回答我這兩大疑問(多圖)
 
鮑光
 
2010-12-17
 

熱衷於封網的黨,辦的網站能說真話嗎?!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首頁的「新華評論」欄目裏一直掛著幾篇顯眼的文章,其一是《毛澤東在楊開慧犧牲前後》,其二是《毛澤東為保護鄧小平18次表態》,其三是《鄧小平廢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讓人根本就沒興趣點開看,看什麼呢?黨能把自己樹立起來的「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的「紅太陽」的真實史實披露出來嗎?恰恰相反,得「漂白」。

關於毛造成妻子楊開慧死亡的史實,已被毛身邊的知情者透露出來,也被楊開慧寫的8封信揭示出來。

1920年,毛澤東故意穿著破洞的鞋子去找章士釗借錢,「基於與楊昌濟的友誼」,慷慨的章士釗為毛募集了2萬銀元,當時毛在北大圖書館作館員的月薪是8塊大洋。讓楊昌濟絕對想不到的是,這個狼心狗肺的女婿憑他的面子籌來2萬銀元,上了井岡山當天,看見年輕貌美的賀子珍就窮追不捨,把他女兒楊開慧和3個外孫甩了,和別的女人睡了覺,生了孩子,連聲招呼也不打。當時楊昌濟的小外孫毛岸龍才6個月。

1928年5月,毛澤東和賀子珍在井岡山「結婚」,1929年6月3日,賀子珍分娩生下一個女孩。 1930年10月24日開慧和八歲的長子岸英被逮捕。 1930年11月14日,楊昌濟那被毛遺棄的女兒楊開慧以「毛澤東之妻」在家鄉板倉走上刑場。至死楊開慧都不知道毛在井岡山已宣稱與其他女人正式結婚並生子。

新華網首頁那篇《毛澤東在楊開慧犧牲前後》想起到的作用不過是搶救毛的名聲,就像搶救躺在天安門毛紀念堂裡的腐爛毛屍一樣,毛的死皮一碰就掉,不能象其他死人一樣化妝,為了讓毛看起來栩栩如生,連打在死臉上的燈光都是按照色譜嚴格制定的。為什麼要這樣,因為毛是黨的牌坊,美化毛是黨生存的需要。

12月17日,新華網上的《毛澤東為保護鄧小平18次表態》和《鄧小平廢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還掛在那裏。誰能針對這兩篇文章回答我的兩大疑問:

1、毛是「一句頂一萬句」,為何保護鄧小平還需要18次表態?既然為保護鄧,毛表了18次態,那麼為何鄧在毛「高瞻遠矚」時卻三次被打倒,最後對毛保證自己「永不翻案」才勉強恢復工作?

2、鄧小平廢除了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在他本人活著時有什麼實質意義?在江澤民沒有職務時期有什麼實質意義?

下面對第一個疑問提供一點歷史資料,僅供各位參考:


打倒鄧的人舉的是毛選集,
原來是毛要鄧倒!
1973年,「七一三」林彪外逃墜毀在蒙古溫都爾漢,8月3日鄧小平給毛澤東寫了一份「永不翻案」的檢討書。摘錄如下:

主席:

……我同全黨全國人民一道,熱情地慶祝在摧毀了劉少奇反革命資產階級司令部之後,又摧毀了林彪反黨反革命集團的偉大勝利!   

關於我自己,我的錯誤和罪過,在一九六八年六七月間寫的「我的自述」中,就我自己認識到的,作了檢討。到現在,我仍然承認我所檢討的全部內容,並且再次肯定我對中央的保證,永不翻案。

……特別重大的是我長期沒有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揭露我和批判我,是完全應該的,它對於我本人也是一個挽救。我完全擁護主席的話: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時的。
  
我犯的錯誤很多,在「我的自述」中交代了,這裏不再一一列舉。我的錯誤的根源是資產階級世界觀沒有得到根本改造和脫離群眾脫離實際的結果。
  
在去年(一九七一年)十一月我在呈給主席的信中,曾經提出要求工作的請求。我是這樣認識的:我在犯錯誤之後,完全脫離工作,脫離社會接觸已經五年多快六年了,我總想有一個機會,從工作中改正自己的錯誤,回到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上來。我完全知道,像我這樣一個犯了很大錯誤和罪過的人,在社會上批臭了的人,不可能再得到群眾的信任,不可能再作什麼重要的工作。但是,我覺得自己身體還好,雖然已經六十八歲了,還可以作些技術性質的工作(例如調查研究工作),還可以為黨、為人民作七八年的工作,以求補過於萬一。我沒有別的要求,我靜候主席和中央的指示。  

衷心地敬祝主席萬壽無疆!

鄧小平
1973年8月3日

下面對第二個疑問提供一點資料:


巴望鄧早死的江在鄧追悼會喜極而泣!
鄧小平坐在家裏一言九鼎,這是不爭的事實,鄧的追悼會上江喜極而泣。江下臺後不但搞「江前胡後」,而且汶川地震時命令軍隊不聽總理指揮,並在72小時救人黃金時間內按兵不動、不去救民。

2008年12月9日,新華網轉載了解放軍報的一篇長篇報導《總參謀長陳炳德撰文憶汶川大地震救災的日子》,文章半遮半掩的透露了當時郭伯雄和陳炳德之所以敢違抗軍委主席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的命令,原來是直接受命於前軍委主席江澤民。

這篇憶文從始至終,有五處提到「軍委首長」江澤民,也就是說從抗震救災一開始,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和軍委委員、總參謀長陳炳德就是直接向江澤民匯報、請示,而且按照江的意思行事的。令人震驚的是,尤其在七十二小時之內,總參謀長陳炳德向江澤民匯報頻繁,而黃金救生時間一過,就不需要向江領什麼旨意了。總參謀長陳炳德撰文透露說,他們不主動向軍委主席胡錦濤匯報震情,而是胡錦濤一次次打電話向陳炳德打聽消息和下達命令,而陳炳德一邊搪塞、一邊拖延。

最後,我還有一個困惑,外國的「馬克思主義」網站上,馬克思忠實信徒公布撒旦教徒馬克思的成魔過程,以及馬克思要撕碎人類,並要人類隨其下地獄的言論,目地是想讓更多人信奉撒旦、跟隨馬克思成魔。但為何自稱是馬克思主義者,自稱中共黨、中共國是在馬克思主義的指導思想下行事的中共,卻不敢告訴中國人民一個真實的馬克思?不敢告訴中國人民,馬克思不是無神論者,他把自己的生命交給了撒旦,並宣稱與造物主作戰?中共為何那麼熱衷於封網,恐懼十幾億中國人知道真相?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