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耀國威還是展示國恥?(圖)
 
何清漣
 
2010-11-4
 
【人民報消息】廣州亞運會將於11月中旬開幕。由於借鑑了“奧運安保模式”,廣州民眾在欣賞盛會之前,飽嘗了各種嚴格管制之苦。網上因此有言:“人生最悲劇的莫過於:奧運會時人在北京,世博會時人在上海,亞運會時人在廣州。”

所謂“奧運安保模式”,是中共針對2008年北京奧運會“安保”所創立的。這個模式就是在特定時期,將某個區域視同於軍管區域,視所有民眾如潛在的破壞因素,在日常的管控手段之外,再加上諸多臨時的嚴厲管制措施,以區域內民眾失去許多行動自由為代價,以防範任何事故的出現。由於其“維穩”效力奇佳,後來成為上海世博與廣州亞運全力效法的模式。隨著維穩形勢的日益嚴峻,中共當局啟動“奧運安保模式”的時候越來越多。

先談談何謂中共的日常管控手段。2009年12月1日,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雜誌登載了國家公安部部長孟建柱的長篇文章“處置群體性事件要做到化解要快防止蔓延”,主要內容是談如何加強當局處置“群體性事件”(即社會反抗)的能力,其中特別提到要加強“六張網”的建設。

對於“六張網”,孟建柱作了非常清晰的解釋,即街面防控網、社區防控網、單位內部防控網、視頻監控網、區域警務協作網和“虛擬社會”防控網。孟建柱表示,通過這“六張網”可以“實現對動態社會的全方位、全天候、無縫隙、立體化覆蓋”。在中共統治下生活過的人,看了孟建柱這篇文章,就明白這“六張網” 幾乎將中國人從居住的社區到工作單位,從公共場所到網絡“虛擬世界”全部覆蓋。在“六張網”籠罩之下,中國人已無什麼穩私可言。現實中屢屢發生的“故事” 足證“六張網”的高效:在網上發帖者一個當局眼中的“問題”帖子發畢不久,警察旋即上門抓人。

“奧運安保模式”就是在這“六張網”的基礎之上,構建“以公安為主體,市委市政府有關部門齊抓共管,各社會力量共同參與”的“大安保工作格局”。其做法是:除了讓警察扮裝成便衣,與巡防隊員、保安員等職業隊伍全部上街之外,還動員“志願者”如治保積極份子、“單位門前三包人員”等社會力量,織成一張防止一切反抗發生的天羅地網,用“人民戰爭”的方式消滅一切可能的反對力量。

由於“奧運安保模式”大大地消彌了民眾可能的抗議,此後中國每逢有慶典如上海世博、廣州亞運,或需要加強防範的一些特殊日子,比如“兩會”、“六四”敏感日期間等,一些大城市就啟動“奧運安保模式”。各地往往還根據需要增加一些因地制宜、因時制宜的措施,如廣州亞運會出臺若干個亞運會臨時行政管理規章,包括購買刀具實行實名登記制,郵寄物品需要身份證,亞運會期間風箏信鴿禁止升空,地下停車要安檢,旅館訪客要登記,運輸車輛禁超載等等。這些措施都師法奧運與上海世博會的“安保”手段並集大成。但亞運會的擾民更甚於上海世博,比如一項《亞運安保通知》要求,靠近亞運中心的獵德村 37棟樓收到通知,要求該樓所有住戶在亞運開幕式當天下午6點到11點, 所有住戶及所屬人員都必須離開自己的住所,人去燈開。

一個國家的強盛與尊嚴,不是來自於GDP總量與政府擁有的龐大財力,而來自於民眾與政府之間基於互信的良好政治關係。無論是近現代西方還是中國古代,對人民與統治者的關係都有很好的闡釋。林肯那句“民治、民有、民享”道出了美國政治的精粹。中國的孟子曾將人民列為統治者的“三寶”之一(其餘兩寶是土地、政事)。那句源自戰國的“夫君者舟也,人者水也。水可載舟,亦可覆舟”,經過唐太宗李世民引用後更是流傳千古。多年來,中共當局使用各種國際公關手段,爭取到2008 年北京奧運,2010的上海世博與廣州亞運會的舉辦權,然後投入無數財力與人力裝點盛會,其本意都是為了展示“國家的強盛”與國際地位的“提高”。但這種視民如寇讎、如臨大敵般的“安保模式”,卻向世界展示了中國政治醜陋黑暗的一面:中共當局與人民之間已經完全失去了政治信任。

(文章有更動)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