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晚報“六四”廣告刊登者公開聲明退出中共(多圖)
 
2007-12-6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黎紫報導)12月3日(本週一),因在《成都晚報》刊登“六四”廣告而遭當局打壓的四川小企業主陳雲飛重獲自由。12月5日,陳雲飛在接受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時公開聲明退團退隊,聲援三千萬退黨大潮。陳對記者表示,“九評共產黨”一書寫得非常好,非常真實,該書披露的史實和深刻的分析,內在力量很大,令人茅塞頓開。該書揭露了中共的真實面目,能夠有力的破除中共的黨文化。退黨潮是一場精神覺醒、道德復甦的運動,不僅讓人了解真相,而且喚醒人的良知,易於傳播和推廣。

中共打壓“六四”廣告事件




2007年6月4日,在《成都晚報》廣告版(第14版)中,
出現“向堅強的64遇難者母親致敬!”的廣告。

今年6月4日是1989年“六四事件”18周年。當天在《成都晚報》的分類廣告欄中赫然出現了“向堅強的64遇難者母親致敬!”的廣告,引起國內外媒體的極大關注。

6月5日,廣告刊登者、四川達州小企業主陳雲飛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留,次日,當局對他作出“監視居住”半年的處罰,行動受到限制。

同時,《成都晚報》多名報社高層領導和廣告代理公司的職員或降級、或失去工作。並且,為《成都晚報》包攬廣告業務的鐘聲廣告公司也因此倒閉

本週一,當局解除了對他的監視居住,陳雲飛重獲自由。陳雲飛對國保警察說:你們要自檢,要向我賠禮道歉。否則就將要投訴你們,甚至起訴省公安廳。

中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陳雲飛說,他在6月4日能夠將廣告成功的登出來,主要是因為業務廣告的接稿人和審閱編輯是20歲出頭的年輕人,不知道“六四”是什麼意思。

陳雲飛委託新的廣告公司向前廣告公司轉達自己的歉意。接待他的年輕工作人員表示,如果不是這個事件,他們也不知道什麼是“六四”,現在內部都傳達了。

黃曉敏對記者表示,這次廣告事件對紀念“六四”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有積極的震撼力,讓新一代的年輕人也了解和關注“六四”。他說,“這個廣告能夠刊登出來,是對當局愚民政策的諷刺,當局有意的蒙蔽性的洗腦,反而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據黃曉敏從傳媒界的朋友處了解到,這次廣告事件在國內媒體界產生極大的轟動,當局緊急向近100萬的媒體從業人員發布內部通知,要求杜絕類似事件發生。有的媒體還就此事組織“學習”。

兩次成功刊登“六四”相關廣告

據陳雲飛透露,今年1月17日,他也曾成功在《成都商報》和《天府早報》刊登了“紫陽千古”的廣告。之後,有編輯告訴陳雲飛,宣傳部在追查此事。該編輯還對他說,如果有人查你,你就說:是王紫陽、李紫陽……別說趙紫陽,讓別人自己理解去。

陳雲飛說,如果還有機會,還將這麼做,因為這都是在法律框架內做的合法的事情,可以讓更多人了解中國的真實情況和歷史事件。

陳雲飛讚揚“九評共產黨”

目前正值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發表三週年和退黨人數接近三千萬。

陳雲飛對記者表示,他也閱讀了“九評共產黨”一書。他認為,這本書寫得非常好,非常真實,該書披露的史實和深刻的分析,內在力量很大,令人茅塞頓開,啟迪人的思路,並喚人覺醒。

他還說,該書揭露了中共的真實面目,能夠有力的破除中共的黨文化。

陳雲飛公開聲明退出中共




陳雲飛先生的退出中共證書。

陳雲飛表示,藉此採訪之機,公開聲明退團退隊,聲援三千萬退黨大潮。

他說,“其實我早在大二時就不交團費,自動退團了。但是現在還想正式的公開聲明退出中共的組織,從新做一個真正的人,做一個精神覺醒的人、有人性的人、有良知的人。我們小的時候抱著很好的理想,希望做一個為國家、為人民的有用的人,在老師的說教下,就稀裏糊塗的入團了。

上了大學後,了解了很多東西,發現這個組織所做的很多事情,不是像他們所宣稱的那樣,而且他們的所作所為越來越不得人心。我感到被蒙騙了,感到恥辱。這次廣告事件後,我感到他們沒有改良的希望,我鄙視他們的高壓政策和打壓手段。我在這裏鄭重聲明,退出中共的團、隊組織。我也希望更多人能夠明白事理,能夠明辨是非,去了解更多的東西,走自己應該走的路,走作為人應該走的路。”

陳雲飛表示,退黨活動是非常和平理性的、全民都可以參與的方式,是一場精神覺醒、道德復甦的運動,不僅讓人了解真相,而且喚醒人的良知。並且具有很好的操作性,易於傳播和推廣,易於更多人參與。

他說,“這個活動可以帶動更多人反思。當人們都了解真相時,就會站出來說該說的話,做該做的事。”


********************************************************

購票從速!新唐人“聖誕奇觀”晚會盡顯東方神韻

新唐人聖誕晚會、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神韻藝術團晚會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