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鼓動下!緬甸不平凡的十天(多圖)
 
馬勤
 
2007-10-7
 

緬甸要求民主!


【人民報消息】看到BBC駐曼谷記者哈丁的報導《緬甸不平凡的十天》的場景,彷彿回到了中共血腥鎮壓的六四。


數百名僧人在昂山素姬門外誦經祝福她。
9月22日3,000名僧侶連續第5天在緬甸首都仰光示威,據目擊者說,約1,000名僧人和約1,000名支持者遊行到大學徑禁區時,僧人向連日在該處設路障站崗的20名士兵說,「他們只想為昂山素姬祈福,因為她是佛教徒」,士兵聽罷突然退下,把他們放行,經過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昂山素姬的住所誦經祈福。

微雨中,穿著一身黃色套裝的昂山素姬,在2名女伴陪同下走出房子,流著眼淚站在閘前合十敬禮,雙方一度距離不足2米。有支持者見到他們心中的「民主女神」流淚,也禁不住流淚。

在世界輿論的壓力下,緬甸軍政府終於被迫同意和被再次軟禁的民主運動領導人昂山素姬進行「有條件」的會談,然而中共不允許這個小兄弟向民主投降,於是緬甸軍事獨裁政府對九月下旬開始的僧人示威進行血腥鎮壓。

緬甸是1948年獨立的, 鎮壓僧侶的軍事獨裁政府頭目是大將丹瑞(Than Shwe),他在1997年11月任職至今。緬甸共有135個民族,約有人口5540萬。百分之八十的緬甸人信奉佛教,對僧侶非常敬重。故此緬甸人認為跟著僧侶舉行抗議示威是非常保險的,因為軍人不會敢襲擊他們。但緬甸現政府在中共的調教下已經瘋狂,他們什麼事情都幹的出來。

抗議政府迫害昂山素姬的期間,緬甸軍隊向示威者開槍、街道被封鎖、寺廟被獨裁部隊占領。

緬甸政府模仿中共對媒體的嚴密控制,故禁止BBC記者進入現場報導示威活動,駐曼谷記者哈丁只好與過去自己熟絡的採訪對象用電話溝通。他記述了他採訪的那不平凡的十幾天的經歷,有些場景與六四過程非常類似。報導寫道:

緬甸軍警開槍示警的第二天,10月4日星期四,更多的流血和傷亡開始了。


昂山素姬的擁戴者
(法新社)
我電話另一頭的採訪對象一邊奔跑一邊憤怒地向我描述街頭的景象。我可以聽見槍聲、喊聲,他氣喘籲籲地對我說,"他們正抬著一個人從我身邊過去,有人中彈了!"

我可以想像出街頭的情景。那之前的一週,我剛剛到過那裏,仰光市中心靠近唐人街的蘇雷大金塔。那時的仰光是寧靜的,寧靜得有些可怕。

我很快離開了緬甸。但從那時起,只要我醒著,我幾乎所有時間都在電話上,設法找到動蕩之中仍在緬甸的朋友和聯繫人。

變化的情緒

回想起來,開槍前後人們的情緒大不一樣。

抗議剛開始的時候,電話中都是高興的聲音。記得一個星期天的下午,電話的那一邊是位看著幾千人遊行通過她們大使館的女外交官,我聽得出她嗓子眼兒裡的興奮勁兒。

「真了不起」,她說,「每個人都面帶微笑,這麼平和」。

另一個打來電話的朋友簡直興奮得不知所措。

他說:「從來沒想到能看到這樣的場面,這麼多人不知道從哪裏出來的,城裡到處都是」。

他還說,人們都一直跟著僧人走,「「軍人不會敢襲擊他們」。

這樣的電話聽多了,幾乎讓人覺得緬甸終於到了柏林牆倒塌的那一刻。

但是到了星期一,氣氛發生了變化。軍人出現在了街頭,聯繫那裏的人也開始困難了。

打了有二十個電話,終於找到了一位曾因批評當局而入獄十年的男子,如今他住在仰光郊區一個破舊陰暗的房子裏。

他以平靜準確的語言和一種幾乎與己無關的語調談道,軍事鎮壓即將到來。

「我們只能希望他們能顯示出克制」,他說。

他的聲音讓我想起以前去過的一個廟裏那位沉靜、漠然的老和尚。

「軍隊,他們有用不完的子彈」,他接著說。

逮捕

您可能注意到了,我到這裏一直沒有提任何人的名字,為了安全起見,我只能這麼做。

但是,在我還可以在緬甸採訪的時候,有兩個人堅持說可以用他們的真名,我們討論了這樣可能帶來的危險,但他們說,既然局勢已經如此,值得。

然而,星期三電話早早地響了。是仰光的一個朋友,他告訴我這兩個人頭天夜裏都被捕了。

那一天,軍警開始了鎮壓。從這天起,每個電話都充滿了絕望。

記得一個人告訴我,他回家的公共汽車上,每個人都在流淚,每個人都在談論軍人對付僧侶的手法,如何把他們從寺院拖出來。

同時,鎮壓還在繼續。仰光好像再次沈入了那種它熟悉的、令人窒息的恐懼。

在這個階段,人們唯一的希望是軍方因流血的發生而出現分裂。

互聯網上開始出現了各種報導和傳言:將軍們如何不和,某某連隊如何拒絕執行鎮壓命令,但是很難說這在多大程度上是事實還是人們的一廂情願。我能感覺到的是,執行命令的連隊數量多的是。

「好消息」


10月6日,緬甸軍政府重裝部隊仍持續駐守
於大城仰光附近的佛寺外。(Getty Images)
我再次接通了上次那位興奮的女外交官。她當時正準備趕在戒嚴開始前離開緬甸回國。

這下她清醒了。「真可惜」,她說,「我也早知道這種好事持續不了多久」。

「我現在開始擔心當局背地裏對僧人和抓進監獄的人採取什麼手段了」,她說。

不過,她也給我帶來了一條好消息。

我上次在緬甸採訪過一位35歲的女性民主活動人士,她是當局追捕的對象,他的丈夫已經入獄,他們的小女兒由警察看著,我以為她這次也一定被捕了。但是她沒有,也沒有受傷,仍在逃亡的過程中等待著,看這場流血和對抗過後,緬甸會變成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完)

這個記者來鴻讓我想到一點:誰和中共摟在一起,誰視人民為敵,誰就瘋狂,誰就必將滅亡。△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電視臺首推「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