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誕生千年前 死海古卷已預言(圖)
 
肖辛
 
2019-10-28
 



《死海古卷》是目前世界已知最古老的文獻,用希伯來文、
亞蘭文和希臘文寫成,對《聖經》經文的可信度提供了震撼證據。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肖辛綜合報導)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是迄今發現的一系列最古老的希伯來語《聖經》手稿,是近兩千年歷史的珍貴文物,至今共發現900多卷,其中包括完整的和不完整的經卷。最近一份對其中一小塊碎片進行的研究,發現了很多之前不為人知的細節。

死海古卷來歷

1946~1947年間,貝都因(Bedouin,遊牧阿拉伯人)的牧羊人最早在死海北部庫姆蘭(Qumran)地區一些洞穴的陶罐中發現了這些經卷。庫姆蘭在約公元73年的時候被羅馬人完全摧毀。歷史學家認為,是一個非主流的宗教派系「艾賽尼派」(Essenes)將這些經書藏在山洞裡。洞中天然的石灰岩和自然環境將這些文字保留了上千年。據信這些經書來源於公元前3世紀—公元後1世紀之間。

現在存放在博物館中的經卷的狀況,比起上個世紀剛出土時已差了一些。早年的研究人員為了讓卷起來的材料易於展開,所採用的軟化辦法可能對經卷造成了一定損害。很多研究人員正致力於延緩或阻止經卷進一步受損。

這份研究的作者之一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埃德米爾.馬希克(Admir Masic)告訴科技藝術網(Ars Technica):「這些是兩千年前的文件,記錄了基督教起源時期的內容,它們有著非凡的歷史意義,我們要想辦法保存它們。」

「聖殿卷」(The Temple Scroll)長達25英尺,是其中最長、保存最完好的一卷。裡面包括《聖經》系列中的《出埃及記》(Exodus)和《申命記》(Deuteronomy)中的部份內容、建造一座猶太教堂的計劃、教堂中的一些規定和儀式等。

在久遠的古代,普通羊皮紙由全天然的工藝製造,將動物皮去毛和脂肪後,刮凈,撐在支架上晾乾製成,由於沒有經過任何防腐處理,動物皮質先天的成分都在。

「聖殿卷」有些不同尋常,上面的文字寫在羊皮的內側,而不是長毛的外側,因此看上去比其它經卷更白一些。而且,它非常薄,只有十分之一毫米厚。

麻省理工學院研究小組有幸得到了「聖殿卷」的一小片,使用X射線熒光、能量色散光譜和拉曼光譜多種方法結合分析,發現很多之前研究所不知道的細節。

蒸發鹽的保護作用

他們發現這種羊皮紙的表面有一層含硫、鈉和鈣的蒸發鹽成分。這可能有助於經卷的保存,同時也使得它看起來更白。這些化合物極易溶於水,當水分蒸發後,這些成分仍會留在羊皮紙上。

馬希克說,在硫酸鹽中還發現了石膏的成分。據傳,古代有將石膏與動物膠混合用來製作畫布的方法。馬希克認為,古代羊皮紙製造者可能借鑑了這種方法製作羊皮紙,使其更適合在上面書寫。

死海古卷的材料混雜有黃牛皮、羊皮、山羊皮等多種。有證據顯示,當時的製作工藝更多樣化,不像之後的中世紀(Middle Ages)的羊皮紙,工藝已經統一。而且,一些經卷按照東方傳統,進行了顏色加深的處理;另一些則沒有,遵循的是西方傳統。

古代深厚的文化交流

研究人員發現其它一些死海古卷上也存在蒸發鹽成分,由此推測這些羊皮紙可能是成品進口到這個地區。這與之前的認知有很大不同。

除了蒸發鹽之外,分析還發現了鈣芒硝、芒硝和石膏的成分,這些都不是當地常見的材料,進一步證明了這種材料是進口的可能性。

馬希克說,這顯示了那個時期不同區域之間活躍的物品和技術交流。「我們沒有意識到,這些文明之間存在如此深厚的交流。」

《死海古卷》證實對神的預言

依據碳-14以及古文的研究,《死海古卷》可追溯到公元前200年左右。對於《聖經》經文的可信度提供了確實的證據。尤其以賽亞卷最為難得,它幾乎完好無損而且與公元900年以後的近代馬所拉文本的各種手稿版本幾乎完全相同。它包括聖經最早的著名的文本,如「十誡」等等。

《死海古卷》可以證明今天《舊約》裡的彌賽亞(耶穌)預言,是早於耶穌來到人世之前數百年到數千年就有的預言。除了預言詳述他是童貞女之子,他出生在伯利恒,他從猶大支派出生,他的家族是來自戴維王,他無罪的生活以及他為他子民的罪所做的救贖工作。

希伯來經文中有關於彌賽亞的死亡最著名的預言,其中詩篇22尤其驚人,因為它在耶穌受難一千年以前就預測了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許多具體的情節,例如彌賽亞的手和腳被紮,但骨頭不會折斷(人在被釘十字架之後,為了加速他的死亡,通常會折斷他的腿)。

以賽亞書53中,彌賽亞被稱為「受苦的僕人」,也詳述了彌賽亞為他子民的罪而死。 在耶穌誕生700多年以前,以賽亞書給出了他生活和死亡的細節。

《死海古卷》的以賽亞卷(1Qlsa)的一些殘片已經經過4次碳-14測定,包括1995年在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研究,和在蘇黎世聯邦工學院1990至1991年間的研究。這4次研究將它的年代校準在公元前335至324年間。再加上,許多古文字學和書寫研究也將以賽亞卷的時間認定在公元前約150至160年。

《死海古卷》有大約3萬張殘片,大約可以組成825到870部單獨的殘卷。古卷大部份由獸皮製成,也有紙莎草,還有一張銅制的。書寫的墨的原料以碳為主,從右至左,除偶爾有段落縮進外,沒有使用標點符號。

聖經考古學研究

在聖經考古學方面,《死海古卷》讓考古學家知道一世紀的前後,猶太教內部已出現改革的形勢。一些猶太教的苦行僧避居死海旁的荒山野地苦修和抄寫《聖經》。

因此,這個聖經書卷和殘篇的寶藏,對於研究《希伯來語經卷》的傳抄提供極佳的幫助。《死海書卷》確定了《七十士譯本》和《撒馬利亞五經》在文本校勘方面的價值。

每逢聖經譯者考慮修正馬所拉文本時,這些書卷給他們提供額外的參考數據。在若干事例上,馬所拉文本刪去了耶和華的名字,新世界聖經翻譯委員會卻決定把這個名字恢復過來。對《死海古卷》所作的研究證實這樣做是正確的。

有些書卷描述昆蘭教派的各項規條和信仰。從這些書卷清楚看出,在耶穌的日子,猶太教不只限於一種形式。昆蘭教派所謹守的傳統,有些跟法利賽派和撒都該派所守的不同。這些差異很可能促使這個教派隱居曠野。

有若干書卷的殘篇提及彌賽亞,書卷的作者認為他即將來臨了。這件事特別值得注意,因為路加布道說,當時「民眾正在期待」彌賽亞來臨。(路加福音3:15)

至若干程度,《死海書卷》幫助了解耶穌在地上傳道時,猶太人過著怎樣的生活。這些書卷也向研究古希伯來語和聖經文本的人提供可比較的數據。可是《死海書卷》中還有許多書卷仍需作更深入的分析和校勘,也許還會獲得更多新的理解。

因此,20世紀最重大的考古學發現意義實在是太重大了,它不只是為了讓在21世紀繼續研究聖經的學者們感興趣,而更重要的是讓人類知道神的真實存在。神曾來到人間,神還會來到人間。△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