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媽還沒死哪!馮小剛可沒槍斃郭德綱(圖)
 
陳東
 
2014-1-31
 



馮小剛(上圖)說努力爭取達到最好的結果:讓所有的觀眾不睡覺!

【人民報消息】外界普遍認為最有可能讓以幽默見長的導演馮小剛施展拳腳的就是語言類節目,其實,最讓馮小剛憂心的是語言類節目,因為在中共國,因言獲罪,已經成為常態。這個「言」並不一定是批評了中共,有時僅僅是自己表達了自己的願望、信仰,甚至純粹是對中華民族文化的喜愛,但是這在這個人口最多的國家是不允許的,所以,讓觀眾笑,說白了,也是讓觀眾在體制範圍內笑,你想看體制外的幽默?那不可能,黨會認為是在罵它。所以,中共國的人從爺爺輩兒到孫子輩兒都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幽默,但都知道什麼不許幽默。

郭德綱的相聲第四審也就是最後一審沒有親臨現場,而是通過送交的視頻通過的,也就是總導演認可了,但是很快被總導演的「導演」給槍斃了!為什麼不能讓郭德綱上春晚為十幾億人帶來樂呵呢?「黨媽還沒死哪!」

郭德綱不能出現在春晚舞臺上,表面原因是他的一首詩得罪了死去的北京電視臺51歲的前臺長王曉東,其真實原因是那些還活著的、還在利用媒體給老百姓洗腦灌毒的壞傢伙們害怕他說的「報應靈」。報應要不靈的話,你們害怕什麼?你們幹麼害怕郭德綱,用整個體制來對付郭德綱?!

2013年年中,馮小剛接下了執導馬年春晚的任務,在很多人看來,他接下央視春晚總導演的任務是個令人費解的決定。2014年1月19日,馮小剛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說:「我自己的團隊統統認為我有病。」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導說,對春晚的邀請,馮小剛拒絕過一次,但央視方面派出了文藝中心主任張曉海充當「說客」。馮小剛感慨他們派對了人,在他看來,張曉海是「鐵哥們兒,認識小20年了」。張曉海告訴他,「上面領導點了你」。

為什麼?因為馮小剛是胡同裏走出來的著名導演,他們認為接地氣,當然還有一個原因,一個最重要的原因:馮小剛執導過帶有官方背景的影片《唐山大地震》,他必然經歷過堅持與妥協的糾結。所以,馬年央視春晚被提高到「國家項目」層面上的時候,綜合各項條件,馮小剛被選中了。

2013年7月12日的春晚新聞發布會之前,馮小剛把自己寫的發言稿遞給北京人藝院長張和平看。發言稿第一句話就是:「領導我就不感謝了,領導要感謝我,我是聾子不怕雷……」

張和平心裏「咯噔」了一下,「他雖然是對著稿子唸的,但大家都知道,話還是馮小剛的話。」雖然覺得馮小剛寫得太尖銳了,但張和平轉念一想,這話是從馮小剛口裏說出來,「他這麼說是會被理解的,也是允許的。同樣的話換在另外人身上,換在我身上是不行的。這樣的話除了馮小剛誰敢說?」

春晚的創作過程是馮小剛逐漸對春晚了解的過程。1月19日下午,年過五十的馮小剛來到梅地亞中心三樓接受央視採訪。他一上來就先聲明:「我是一個外行。」「我是業餘玩一票,我可以說這輩子絕不可能幹第二次,絕對不可能。」

經過猶豫、堅定和躊躇滿志,當馮小剛一個一個把所有節目磨合完畢,他最終才明白春晚「眾口難調」背後的複雜含義,這個「眾口」並不是民眾的「眾」,而是「眾領導」的「眾」。

導演組的于蕾透露說,不同於馮小剛執導電影的經驗,「春晚領導」不時會來提提意見,「馮導沒有經歷過這些,在創作過程中就會被說這不行,這需要一個強大的神經」。于蕾回憶,在一次審查時,注重每個細節的馮小剛當著所有人的面發了一次火:「領導的意見我肯定聽、肯定執行,但是你們非要我說你們說得對,這個不行,你們不能否定我一個藝術家的基本判斷。」

在接受央視的採訪時,馮小剛苦笑的引用了文革京劇樣板戲《沙家浜》裡的一句臺詞:「這個隊伍是你當家,可是皇軍要當你的家。」

這就是中共國,這就是中共國的春晚。中共國的春晚是黨的春晚,不是什麼馮氏春晚,所以吐槽要找對了「槽」。△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