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血饅頭!徐才厚不是谷俊山的最大靠山(多圖)
 
蕭良量
 
2014-1-24
 



江澤民與谷俊山是主仆關係!

【人民報消息】今天搜尋文章,搜出了一篇博客上轉載的文章,與谷俊山的主子有關係,題目是《八年連升五級谷俊山的靠山是誰?》。

文章最後是這樣結尾的:「故事情節雖然觸目驚心,但套路完全不讓人意外,還是那幾招典型的巴結、升官、發財術。腐敗案一般都脫不了權、錢、性三角捆綁的複雜交易模式,谷俊山也不例外,只是到目前人們還不知道他背後最強硬的靠山是誰?」

谷俊山貪污的那點東西太寒酸




谷俊山與收藏的純金毛像。



谷俊山收藏的『一帆風順』大金船沒讓他幹壞事一帆風順!

文章開門見山的說:一個「無德無才無貌」的人,一路從小軍官爬上總後勤部副部長,八年連升五級至中將,僅僅靠巴結、串門、造假、疏通、貪婪是不夠的。谷俊山最大的才能是到領導家去一趟,就知道領導家缺啥。靠這一手,多硬的領導都能讓他腐蝕了。

文章接著說:誰被他腐蝕了?誰是他最強硬的靠山?這當中涉及多少買官賣官、貪污受賄、徇私枉法?背後還有多少隻、多大隻的「大老虎」沒有現形?關於谷俊山的案件,有關部門調查了兩年之久,老百姓才偶爾知道一些真相,究竟是誰在庇護谷俊山?他從軍費以及軍隊土地房產中斂財多少?仍然需要權威部門的解答。

文章是1月18日下午4點多轉載的,這個博客下面至今有兩個帖子,到目前為止只有兩個帖子,一個是網友1月19日 17:56發出的「誰是谷的後臺?這讓人噁心憤怒的癩蛤蟆一樣的後臺什麼時候才能被揪出來?」。另一個是1月19日 21:03發出的「站在糞坑邊上看到糞坑裏蠕動的蛆,看不到大糞坑的存在!這就是中國的反腐敗!」。這兩個帖子都打到了毒蛇的七寸,話不多,但一針見血。

第一個帖子指出,落馬的解放軍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背後最強硬的靠山是江澤民,而江澤民是靠著在中國從來沒有註冊過的中共非法組織傳達自己的命令。

第二個帖子談到,若中國共產黨這個大糞坑不挖掉,那什麼也談不到,有糞坑才會有蛆,無論蛆大蛆小,這是個常識。所以,只要中共體制存在一天,抓多少惡官還是會產生更多的貪官污吏,不治本只治標,就是徒勞。

文章說,谷俊山「其飛黃騰達的發家史遠遠超出世人想象的底線,即使是歷史上的大貪官,也沒辦法趕上他所擁有的財富。」他擁有什麼財富成了「五千年一遇的大貪官」,連「和珅」都自愧不如?

文章說,「2013年初,谷俊山在河南的老家被抄,調查人員起獲了數百箱的軍用專供茅臺,還有寓意『一帆風順』的大金船,寓意『金玉滿盆』的金臉盆,以及純金毛澤東像。」和江澤民把故宮的國寶都搬回家,把銀行的國庫銀子直接打到海外個人賬號上相比,谷俊山擁有的豈不是太寒酸?難怪媒體譏諷谷俊山為「土豪」。

到底是誰在把落馬的谷俊山的財富和淫亂擴大到比他主子江澤民的還大?查查來源,有一個算一個,首發都是江系血債幫豢養的無德媒體,他們在丟車保帥,所以使用的手法與對付被關押的薄熙來一樣,說什麼女明星都被這豬頭小隊長玩兒膩了。

文章說,「知情者說,谷俊山一直希望在總後勤部副部長的位子上能更上層樓,為此大肆培植親信,『他要那麼多錢主要是下面還有好多人等著。』為培植權力圈,不只要向上巴結,還要向下圈養,上下兩頭都要養,不弄上百億怎麼夠用。」

兩個銀行行長替江父子蹲了監獄




兩個銀行行長王雪冰(左)和劉金寶成江氏父子替罪羊!

按照「知情者」的說法,谷俊山很可憐的,他要「上下兩頭都要養」,他的主子江澤民就幸福多了,只往下養就行了,而且不需要到外邊搞錢,直接從銀行拿。為此,給江父子賣命的兩個銀行行長進了監獄,一個是2001年被調查的王雪冰,一個是2003年5月被抓捕的劉金寶。

據人民報作者姜平2002年7月2日透露,「王雪冰何許人也?中共建設銀行行長,官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和中共高官比起來,還排不上檔次。人們開始知道這個名字是因為他涉嫌「貪污」十億元人民幣的大案,而不是因為他是國家主席江澤民的座上客。王雪冰是江澤民的密友,江每逢過年會在家中設宴邀請約二十個知己聚會,王雪冰夫婦必然到座。獲王雪冰違規貸款的許多人,都與江澤民關係密切。」所以「錢櫃子」王雪冰一到家裏,王冶坪就當作貴客招呼。

因為江家胃口太大,銀行的窟窿實在補不上,於是王雪冰2001年被調查、2003年被判刑。這個曾任中國銀行董事長兼行長、時任中國建設銀行行長的王雪冰成了江的替罪羊,以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但2005年8月獲准「保外就醫」。

另一個劉金寶是自動上賊船,為了升官他削尖腦袋要與江的大兒子江綿恒認識,於是也成了江綿恒的「錢櫃子」。2003年5月20日,時任中銀香港副董事長兼總裁的劉金寶在深圳戲劇性落網。9月,沒有被江父子救出去的劉金寶決心自救,於是放棄抵抗,向中紀委、檢察院作出了新的交待和舉報,要求立功折罪。

劉金寶在交待中,供出了前上海市委的黑幕:在十七名常委中,除了市委書記陳良宇、市長韓正、人大主任龔學平外,涉及此案的還有九名常委。其中就包括江澤民的姨外甥、前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吳志明。劉金寶還交代自己對江綿恒的獅子大開口從來都是有求必應,反正錢也不是自己的,而且自己也可以借機喝點兒「高湯」。

劉金寶沒有王雪冰那麼好命,江想把他在光天化日之下滅口,因為他知道的江家以及上海幫的秘密太多,以至於出庭受審時有五名全副武裝的貼身特警把他團團護住,一步一挪的走向法庭,直到再押回嚴密警衛的牢房。2005年8月12日劉金寶被判死緩。

江喉舌鋪天蓋地給劉源造謠的真實原因

前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八年連升五級至中將,僅僅靠巴結、串門、造假、疏通、貪婪是不夠的,就像薄熙來以受賄2000萬元的名義判無期一樣,這只是對外的一個說辭,薄熙來真正判無期的原因,薄家族人和薄瓜瓜在博客裏已經說的再明白不過了:罪行是在江澤民的命令和指使下,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和維權人士器官。薄的弟弟在其判刑之前已經發信告訴幫忙撈救薄熙來的高層朋友們不用再費力了,因為這是板上釘釘的。

很多人不能明白,為什麼劉少奇的兒子劉源把總後勤部的一個副部長拉下馬,江系血債幫豢養的喉舌們像瘋了一樣,持續不斷、鋪天蓋地的給劉源造謠誣蔑,那些造謠文章質量之糙令人瞠目,數量之大令人深思。

一位在總後勤部工作多年有一定位置的人透露,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之後,將數以萬計的不肯報自己名字的法輪功修煉者關押在大山深處的軍隊巨型防空洞裏,作為活摘器官的活體資源。防空洞有軍人嚴密把守,不許外人靠近。

不願意跟著作惡的軍官被復員回家,願意吃人血饅頭的提拔升官。谷俊山八年連升五級至中將的根本原因,與薄熙來從大連市副市長到政治局委員的升遷過程是完全一樣的,都是拿別人的命換來的。這種奴才越來越少,在江的眼裏個個都是寶貝,要什麼給什麼,盡量滿足他們。

總後勤部統管軍隊醫院,地方醫院活摘器官的「貨源」沒有,都是求助江控制的軍隊,從總後勤部購買活人。劉源以腐敗的名義點了谷俊山的名,把其拉下馬,等於是斷了江在軍隊中的血脈。這一手為了什麼,彼此都心知肚明,江系血債幫恨劉源恨的牙根癢癢,喉舌們說什麼劉源癌症兩次開刀快死了,他是薄熙來篡權集團中堅力量,云云。

謠言是經不住時間考驗的。加在劉源身上的莫須有罪名只能佐證江系的驚恐到了何種程度。江澤民害怕的不是劉源,而是劉源提到的那些人血饅頭△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