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的需要!羅京癌症被改淫亂致死(多圖)
 
梁新
 
2012-6-25
 

為中共賣命長達26年的「國臉」殃視新聞主持人羅京。



羅京妻子劉繼紅被眾人攙扶著,在追悼會現場失聲痛哭、悲痛欲絕。



羅京14歲的兒子羅疏桐抱著父親的骨灰盒,神情落寞。
新華網圖片寫道:蓋黨旗鮮花簇擁,羅京走完人生路。

【人民報消息】2009年6月5日,播報《新聞聯播》長達26年的中共「國臉」殃視新聞主持人羅京死了。6月11日上午9點在北京八寶山殯儀館裏,將與丈夫遺體見最後一面的妻子劉繼紅哭到昏天黑地,需要兩邊有人攙扶。儘管官方報導說有4300人去307醫院悼念,可是那管屁用,人家鞠完躬回家了,羅京幸福的小家庭可確確實實破碎了,獨子羅疏桐才14歲,妻子劉繼紅才43歲。

就像那些因為替中共賣命遭報而死的人一樣,羅京的追悼會搞的超級轟轟烈烈。但這更讓人們一再拿他當作反面教材,提醒那些還在為中共賣命的人。

2012年,中共要歇菜了,為了抓住更多墊背的,竟不惜往自己樹立的「國臉」身上抹黑。三年之後的今天,中共竟然爆料說羅京不是死於淋巴癌,而是因為淫亂而死於艾滋病(愛滋病)。

三年好在不長,讓我們回憶一下當時的歷史鏡頭。

2009年,新華網報導說:《新聞聯播》演播室裏,有一張黑皮椅就是羅京的座位。張泉靈拿著一本被翻爛了的詞典說:「羅京的業務能力在中央臺是有口皆碑的,對他來說學習是終身的事情。他的座位底下,永遠會擺著一本漢語詞典,這是第5版,就是這一本,都被翻爛了。」

在羅京沒有生病之前,在一篇殃視介紹羅京夫婦恩愛的報導中透露,江澤民當政時期,新聞主持人在播報新聞時,念錯一個字扣人民幣200元,念錯3個字就得下崗去學習。有人曾問羅京是否會笑,他說是話筒讓他不會笑的。

報導說:1996年以前,中央電視臺的《新聞聯播》是錄播,就是當晚7點的節目可以提前錄製好,到時候播出就可以了。從1996年1月1日起,《新聞聯播》由錄播改為直播,稿子提前十分鐘才到播音員手裏,而且越是重要的新聞,稿件來得就越遲,有時甚至到要播音時才拿到稿件,這對播音員的素質是一個嚴峻的考驗。儘管羅京在主播這個位置上已經幹了多年,但他依然感到天天都在走鋼絲。當時,臺裏規定每念錯一個字要扣200元錢,如果累計錯三個字以上,就要去學習班充電,考試過了以後才能重新上崗。

報導說:羅京和其他播音員一樣,播音時每根神經都繃得緊緊的。有一次,一個外行人問他:「你們每次節目播完後,和搭檔收拾資料時都說了些什麼呀?」羅京笑著說:「我們在說:終於又過去了一天!」

「艾滋門」爆料者對於殃視新聞部主播的工作程序和作息狀況完全外行,但對北京的高級賣淫嫖娼分布情況卻門兒清。所以很內行的說:「據悉,北京富豪常出沒幾個地方,分別是798藝術區、後海、三裏屯與朝陽公園附近的娛樂場所。羅京是那裏的常客。在北京有很多山頭,其中以羅京、趙忠祥等為首的所謂中央電視臺系,往往喜歡出沒北京『後海』。」

爆料者還說,「北京『後海』(夜總會),那裏『繁華與顯貴』、『燈紅酒綠』,這其中,羅京無疑是眾多客人中的『佼佼者』,據說羅京給小費非常豐厚,很風流。」羅京是出了名的妻管嚴,為了照顧孩子和他,妻子辭去了比羅京還高的工資,當了家庭主婦,他的小費哪裏報銷呢?

爆料者對殃視新聞幾點開始播報都一無所知,於是很腦殘的說:「據悉,羅京發病當晚仍在夜總會鬼混,突然羅京暈厥,趕緊送醫院治療。雖然過幾天出院,但後來幾天羅京症狀越來越怪,茶飯不思,走路跌跌撞撞,說話也有氣無力。」念錯三個字都要進學習班,病到說話有氣無力還讓他上班?!「艾滋門」爆料者接著說,「一天,到了節目錄製時間,羅京不見人影,發現羅京時,他居然倒在了廁所裏,送到醫院,羅京的高燒此時已經燒得非常厲害,無論用什麼方式就是不退,當時經過搶救總算暫時保命。後來,羅京的全身不斷泛出紅斑點,隨後全身淋巴結腫大,血樣報告顯示,陽性,愛滋病!」

殃視主播新聞聯播是現場直播,爆料者都不知道,就像博訊「爆料」倪萍跟徐明上床之前都沒有調查調查她的大姨媽年歲,結果穿了幫。

「艾滋門」爆料者說:「CCTV高層當時讓所有與羅京有過密切接觸者全部接受體檢,甚至隔離, 對外嚴密封鎖消息,甚至到後來,臺長趙化勇也因為牽涉其中,被調離原有崗位,有關人員秘密調查後,抽絲剝繭,很多問題浮現了出來……」

如果真如爆料者所說,那羅京首先應該被隔離。但是,捅破鑼京得的是癌症而不是艾滋病的是一位網友。2008年8月底,這位網友在北京腫瘤醫院化療病房見到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主持人、47歲的羅京。羅京住在8樓的高級單間病房,每天600元房費,屋子裏冰箱、彩電、沙發齊備。8樓共有八個單間,所住的都是癌症病人。羅京穿著大背心,下穿沒膝褲衩,出去檢查化驗時總低著頭,不面對人,而面對牆,怕被別人看到,但誰不認識這張到點兒就出來的「國臉」呢。他的太太經常陪著他。8樓小護士們有時還嘰嘰喳喳討論羅京的病情,過往的家屬和住其它單間的病人都能聽到他的名字。所以,爆料者在編造謊言。

根據三年前的報導, 羅京生前曾在官媒上說:「你手上掌握的畢竟是更有擴散性的武器,更有衝擊力的武器。一個醫生失誤了,可能是某一個人的問題,而一個記者,一個播音員、主持人,我在上面這一句話,帶來的後果連我自己都不敢設想。」也就是說,他很清楚他所在位置說出話的份量。

2008年奧運會前夕,羅京被確診患有淋巴癌,但為了當奧運會的火炬手,他居然不惜推遲入院保命的時機,直等到奧運後,在2008年8月31日才進行第一次化療,化療後他又再次回到主播臺。艾滋病需要化療嗎?

爆料者說,「據大陸媒體報導,曾在社會上引起巨大反響的源源影視工作室「潛規則」案所涉及的工作室負責人胡衛東,被法院認定組織賣淫罪和引誘未成年人聚眾淫亂罪兩項罪名,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罰金5萬元。」

爆料者還說,「據法官判決認為,胡衛東以組織者的角色通過招募、引誘等手段控制多人從事賣淫活動,並從中獲利。同時,胡衛東利用化名『賤女孩』的雙胞胎姐妹包包和阿紫身心發育尚未成熟、未形成正確的性道德觀之機,以幫助二人在演藝圈發展為名進行利誘,並通過宣揚所謂『潛規則』之類錯誤與扭曲的性道德觀念來摧毀二人的思想防線,從而誘使包包和阿紫二人自願加入淫亂活動。據悉,關於胡衛東的案子問題的嚴重性在於,這些女孩子居然服務於羅京等重要人物,並且還間接把中共的『國臉』羅京搞成這樣的結局,據悉趙忠祥也牽涉其中。北京圈內人說或許這才是胡衛東真正被重判的原因。」


為羅京移植手術提供骨髓的哥哥。
爆料者說什麼,都是2012年根據黨的保命需要編造出來的,而民眾從2008年就知道羅京得癌症了。官媒後來才不得不報導說,2009年2月7日癌症開始擴散,羅京不得不轉入307醫院,並用他哥哥提供的骨髓做了移植手術。艾滋病需要做骨髓移植嗎?!

據羅京的主治醫師、307醫院腫瘤科的陳虎說,「手術是很成功的,到3月中旬,所有的淋巴腫瘤都消失了。那會兒他幾乎就是個健康人了。」

據陳虎透露,看到自己一步步恢復健康,羅京高興的像個孩子,「他直接給臺領導打電話匯報病情,讓他們給自己排班,說他估計6月份就能回去上班了。」

郎永淳回憶說,「我們去看望他時,他說得最多的話是:『我會早一天、早一點兒回到我的工作崗位上。』」

給羅京生的機會不是讓他再幫助中共放毒、欺騙百姓的。於是,這一通死亡電話,和他回到主播臺的急切願望,徹底要了他的命。這不是上天不慈悲,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4月下旬,情況忽然變得危急,陳虎感嘆道,「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全身的淋巴又開始第二次病變,大小腫瘤就像冒泡泡一樣,從身體的各個地方長出來,而且發展得非常快」。

取命的來了!

用嘴造孽的羅京在患病期間,口腔潰瘍都比別人重,舌頭潰爛,疼痛難忍,不能說話,吃飯喝水說話都疼得很厲害。

醫院移植科護士邢桂芝還清晰地記得羅京強忍疼痛堅持服藥的情景:「喝一口水,疼的表情都是把眉毛糾結在一起,我們就給他配了麻藥,漱完口之後再吃藥、吃飯。每頓藥他都沒有落下,其他的病人都沒辦法這樣堅持。」

為什麼中共的新聞聯播首席男播音員羅京的「口腔潰瘍都比別人重」,「吃飯喝水說話都一直疼得很厲害」?為什麼「每頓藥他都沒有落下,其他的病人都沒辦法這樣堅持」,而他還是沒有逃過死神的魔掌?這個中共的新聞聯播到底能不能聽,聽了能起到什麼作用,羅京的病症已經告訴了大家。

是什麼力量支撐羅京做到這一點?是生的欲望。可是羅京活下去是為了助惡為虐,那怎麼能再延長他的生命呢?

幾天後,2009年5月29日,羅京過了最後的生日,6月4日下午1點半的時候,最後的時刻到了,病房打來電話,說羅京不行了,6月5日凌晨咽氣。

羅京咽下最後一口氣時,殃視新聞第一女主播邢質斌在場。在羅京追悼會開過幾天之後,邢質斌遞交了退休申請。

據四川在線2009年7月9日的報導,北京人邢質斌與剛死不久的川籍新聞主播羅京親如姐弟,也是《新聞聯播》多年的老搭檔。據了解,羅京一直稱邢質斌為二姐。

報導說,按央視退休政策規定:作為專家型的主持人,到了60歲就該辦退休手續。但邢質斌2009年已近62歲了,還沒有要退休的動靜。在送走羅京小弟幾天後,邢質斌於6月底正式遞交了退休申請,並被批准。到了7月初,央視人事部門為邢質斌辦理了正式退休手續。

當時有人說2007年邢質斌就夠退休年齡了,但是她沒有退,2008年還是沒有退,直到2009年6月5日看到羅京臨死前的求生欲望和痛苦掙扎,她大概略有所悟,才下定決心低調遞交了退休申請。

爆料者說,「趙化勇離開央視還與央視不可對外公開的更為隱密的性醜聞有關。據報,由於羅京的(艾滋病)病毒已經擴散,已經轉移,滲透進了羅京的各個神經系統中,儘管花了很多心思,從各方面試圖控制病毒擴散,最終無法挽救。」

但,據邢質斌等人的回憶,2009年5月29日是羅京的最後一個生日,那天他說了很多很多話,頭腦清晰,神經沒有問題,6月4日不行了時,大家才知道他生日那天是迴光返照。

爆料者活靈活現的說:「據消息稱,由於羅京是中共的『國臉』,中共當時要求設法將羅京救回來。據報,當李長春知道羅京已經沒有救治的可能,據說他當即『拍案而起』,決定從重處理、從狠處罰兩個把羅京搞成這樣的禍害,讓趙化勇滾蛋、胡衛東被送進監獄。」

為什麼有人在三年之後突然否認羅京是淋巴癌而改稱是亂搞、淫亂而死的呢?因為這樣,是羅京個人行為不端,責任由羅京自己承擔,黨對他的死不承擔任何責任。黨放出這樣的消息本身就是在暗示:「為黨的事業造謠生事不會遭到惡報的」。如果真不會遭到惡報,何必人死後三年,還往羅京家屬的心靈創傷上撒鹽呢?

尚且生存的羅京後繼者們,羅京的「艾滋門」應該讓你們心寒,奄奄一息的中共為了抓住更多墊背的、更多賣命的,竟然肆無忌憚的抹黑一位忠心耿耿的「為黨的事業奮鬥至死」的大功臣! 羅京,悲哉!△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