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無法山寨!DNA檢測圓兩家夢(多圖)
 
紫巍
 
2012-6-18
 

6月14日,沙坪壩派出所,回憶起父子重逢時的情景,胡尚明(左)
與兒子胡勇非常開心。

【人民報消息】記得60年代有一個香港電影,名字叫《可憐天下父母心》,讓很多觀眾感動落淚。

中共非法建政以來一直說自己是中國人的「母親」,可是驗驗血,DNA不一樣啊,它的老祖宗是馬恩列斯,中國人民的根是中華五千年神傳文明。紅色藏族民歌手才旦卓瑪就因為「唱支山歌給黨聽,我把黨來比母親」,就享受一生。

薄熙來更有絕活兒,「母親」讓中共占了,他當遼寧省長時說自己是遼寧人民的「父親和大哥哥」。到了重慶當市委書記時野心更大,想把母親父親的位置都占著,於是就籌備篡黨奪權,接下去,就父親母親都沒當上,成了階下囚。

父親母親啥樣兒啊?巧了,這裏正好有兩個重慶上演的故事,講述的是親爸親媽是如何通過DNA找到親生兒子的。

5歲童被拐,父親心碎原地苦守21年借DNA終團圓

胡尚明,一位深愛兒子的重慶父親,21年前,在沙坪壩藥劑校附近擺攤賣水果時,跟他在一起的兒子被人拐走。之後,他放棄了去深圳賺大錢的機會,每天在丟失兒子的地方來回走動,渴望有一天兒子會回到這裏。後來,他還在兒子被拐的地方開了茶樓,買了房子。在等待了21年之後,2012年5月,通過全國DNA血樣庫比對,他終於見到了失蹤多年的兒子,這讓他淚流滿面。

拐賣者被判刑,兒子卻找不到

據重慶報導,記者在沙坪壩派出所見到了這位父親胡尚明。他說,21年前的場景在他腦海裏揮之不去。1991年1月11日下午3點,他的妻子在沙坪壩藥劑校外擺水果攤,5歲的兒子胡勇則跟在身邊玩耍。妻子忙完生意後卻發現兒子不見了。他們四處尋找,這一找就是21年。

胡尚明說兒子胡勇怕生,只有旁邊賣水果的張永紅才能哄走胡勇。胡尚明立即向沙坪壩派出所報案。1992年,張永紅等三名嫌疑人被抓獲,繼而被判刑,但胡勇被轉賣多次,已失去了下落。

找兒子比賺錢重要

從1991年1月11日開始,只要有兒子胡勇的消息,胡尚明就出門尋找。

21年,7665個日日夜夜,這是怎樣的一種煎熬……

他去過成都、嶽池、河南等多地,每次都是失望而歸,但這並沒有打消找到兒子的願望。隨著水果生意越做越好,朋友約胡尚明去深圳開超市。他也曾去考察,發現開超市發展不錯。朋友勸他留下來一起發展,胡尚明遲疑了。他說,他想到自己被拐騙走的兒子,滿是心疼。如果哪天兒子回來了找不到他,一定很著急。

在胡尚明看來,兒子比賺錢重要,於是婉拒了朋友的請求,依然回到了沙坪壩。

後來,為了等兒子,他在藥劑校的對面買了一套房子,過一條馬路就可以到兒子被拐的地方。同時,他還在兒子被拐地方的附近開了一家茶樓。他說,不久前,當年藥劑校附近擺水果攤的巷子早已取締,變成了人行道。他擔心如果哪天兒子回來了,發現地方變了,會找不到路。於是,他每天一有空,都會去藥劑校附近來回走動,這一走就是21年,沒有深沉的父愛,是絕對堅持不下去的!

DNA幫助父子相見──「一看就知是爸」

2011年6月,沙坪壩派出所重新清理辦理過的拐賣案件時,發現了胡尚明兒子拐賣案。派出所通知胡尚明到派出所採集DNA血樣,希望通過全國的DNA血樣庫比對,找到他的兒子。

2012年5月,沙坪壩派出所接到福建廈門的消息,廈門有個小夥的DNA與胡尚明的比較相近。6月1日,胡尚明懷著緊張激動的心情,飛往廈門市公安局。在化驗結果沒出來之前,是不允許他與DNA相似的小伙子見面的,但他在民警處看到了那位小伙子7歲時的檔案照片,就在那瞬間,胡尚明熱淚盈眶:沒錯,他就是我日夜思念的兒子!

胡尚明說,兒子5歲被拐走時的模樣、眼睛、鼻子、輪廓,無時無刻不在他的腦海裏。第二天上午,DNA鑒定結果出來了,這個小伙子正是胡尚明的兒子。

今年26歲的胡勇說,他只記得小時候跟著別人走了,後來就來到了現在養父母的家。因當時年紀小,他已經記不清楚老家在什麼地方。他14歲那年,他向父母提出想找親生父母。養父非常支持他,還帶他去派出所報案。2009年,派出所通知他去採集DNA血樣。

彼此思念了21年的父子終於得以相見,人的一生有幾個21年!

胡勇回憶和親生父親相見的情景時說:「我當時看到他,發現我長得十分像他,就知道他是我爸爸。」

而苦苦尋找兒子的胡尚明,感覺一定是自己的誠心終於感動了上蒼,所以讓他失而復得、父子團圓。他含淚笑著,摸著兒子的頭,許久才哽咽著說:「兒呀,我在你被拐走的地方等了21年,這麼多年了,爸爸好想你!」

兩歲被拐賣,20年後終尋獲,靠的還是DNA

重慶晨報2012年3月21日報導了另一對重慶夫婦20年尋找被拐賣兩歲兒子的經歷,相認的過程更加艱難,原因是孩子太小,什麼也不會記得,靠的還是DNA。

1992年4月27日,是曹素萍夫妻倆永遠都無法忘記的一天。那天,他們跟往常一樣,在重慶九宮廟菜市場擺水果攤。剛滿兩歲的兒子周巍在水果攤附近玩耍著。

「我每天都把兒子帶在身邊。」母親曹素萍說。

她清楚記得,那天晚上6點左右,天色漸暗,菜市場附近的夜市開始擺了出來,來往的人也越來越多。那天,水果攤的生意特別好,「我和丈夫一直忙著削菠蘿。」「兒子在離我們三四米左右的地方,啃著麵包。」

曹素萍還記得,兒子當時穿著自己為他親手織的藍色毛衣。「也就不到10分鐘的時間,就出事了。」曹素萍說,她削完菠蘿後,下意識的朝兒子站著的地方看了看,發現兒子不見了!

兩歲的孩子跑的再快,能跑出多遠呢,急瘋了的曹素萍立即報了警,家裡的親戚也趕來幫忙尋找。菜市場、廣場、遊樂園、火車站……只要是能想到的地方,他們都找過了。

那一個月,曹素萍和丈夫根本沒心思做生意。到處張貼尋人啟事,四處打聽兒子的下落。周啟林說「只要有兒子的消息,再遠我都會去。」可是次次都失望而歸。

一位網友看了這個報導後說:痛失親人比自己去死,還要讓人絕望。

這20年,曹素萍的水果攤生意越做越大。可是,她一直沒有搬過地方。「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等到兒子回來。」曹素萍說,她一直堅持著這個信念。

6歲起知道自己被拐賣

周巍說,自己一直生活在福建泉州,從來沒有出過遠門。從自己懂事那天起,他就知道自己是被福建的父母用5500元買來的。在這裏他被起名叫倪添丁。

「從小,村裡的人就在議論我。」「我兩歲時被拐賣,但從6歲起就知道自己是被買來的了。」「我也想過要找我的親生父母。」可他的養父母從沒告訴過他,他是從哪裏來的。「我不敢走出那個村,我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裏。」

從知道自己被拐賣的一刻,這個家庭的悲劇也開始了。他就很少和養父母說話。後來,他開始經常不回家,住在同學家裏,成為一個叛逆孩子。為了擺脫養父母,他15歲就工作了,之後,他幾乎一年只回去一次,「從知道被賣到現在的16年來,我一直想有個真正的家。」

通過兩次DNA檢測後才相認

20年後,父母與周巍相見相認的過程很坎坷。

今年22歲的周巍沒有成家,他心裏一直盼望著能見到自己的親生父母,但是他要找到自己親生父母的目地卻是要質問他們為什麼把自己賣掉。

2012年3月16日,接到民警打來的電話,說周巍找到了時,曹素萍說,她內心就一直很忐忑,「我雖然很激動,卻又很害怕再一次失望。」

3月20日下午3點15分,一輛灰色桑塔納停在了刑警支隊門口。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了從車上走下來的一名年輕男子。沒有出現令人激動的場面。福建話很難懂,互相之間連語言都難溝通。

「你叫什麼名字?」曹素萍用重慶話迫不及待地問道。對方沒有回答,警察代他回答了:「他叫倪添丁,就是你們的兒子周巍。」


曹素萍檢查兒子手臂上是否有胎記。
曹素萍上下打量著眼前的這個可能是自己兒子的陌生人,沒有再說話。突然,她抓住周巍的左手,擼起他的袖子,接著又擼起了他右邊的袖子,尋找兒子巍巍手臂上的胎記。難道又一次找錯人了?曹素萍和周啟林反覆檢查著周巍的手臂,臉上漸漸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你手臂上的胎記呢?」母親情緒顯得有些激動。「我沒有胎記。」周巍帶著福建口音的普通話,終於開口了。他對眼前這兩個陌生人的粗魯舉動,顯然有些反感。

民警說,胎記長大後有可能會消失。「我們做了兩次DNA親子鑒定,證明他的確是你們的兒子。」

至此,曹素萍的淚水才終於忍不住掉下來,她緊緊握住兒子的手,哽咽著說,家裏已買了新房,「你知道嗎?家裏一直為你留了一間房。」

「留下來,跟我們一起生活幾天,可以嗎?」曹素萍輕聲問離別了20年的兒子。「好的。」周巍眼角泛起淚光,點點頭。「走,我們回家。」周啟林牽起了兒子另一隻手。

下午回家之後,周巍一直不說話。過了許久,才說出藏在心底16年的那句話:「你們為什麼要把我賣了?!」母親曹素萍聞聽此言,如萬箭穿心,一下子哭了出來,父親周啟林也楞住了。

原來兒子周巍之所以話這麼少,是因為他一直以為,是父母把他賣到了福建泉州。他這次回來,也不是想要認親,而是想要問清楚父母,為什麼要把他給賣了。誤會解開後,周巍的心病沒有了,看上去精神了不少,雖然話依然不多,但臉上帶著微笑。


附近攤販紛紛前來問候找到了兒子的曹素萍夫婦。
第二天,3月21日上午10點,曹素萍挽著兒子周巍的手,和丈夫周啟林一起出現在大渡口區九宮廟菜市場門口,「你就是在這裏不見的!」曹素萍緊緊挽住兒子的手,指著菜市場門口的一塊空地說。這時,她的眼淚再次掉了下來。周巍下意識的更加靠近母親,安慰道:「不說了,都過去了!」

他家的水果攤被圍得裏三層外三層。這個水果攤在市場裏開了有20多年,但從沒這樣熱鬧過,「聽說她的兒子終於找到了。」「看了報紙上的照片,長得真的很像他爸」。大渡口區九宮廟農貿市場附近的攤販聽說攤主曹素萍找到了失散20年的兒子,都跑過來看看,恭喜這一家人團圓。

親生的就是親生的

山寨的再怎麼偽裝也是山寨的,而親生的,血濃於水,不需要裝就能感受出來。

在福建長大的周巍雖然記不起兒時在重慶的生活,但是回來沒多久,就基本上能聽懂重慶話了。尤其是親媽說的重慶話,他都能聽懂。

晚上,曹素萍和兒子聊了兩個多小時。給兒子講述著家人這20年來苦苦尋找他的故事。周巍則把自己在泉州生活20年的經歷,都告訴了母親。他在工廠裏打工很苦,為了能多睡會兒,他從來不吃早餐。

為了讓周巍睡的舒服,曹素萍早早的就把家裏打掃得幹乾淨凈。床單、被套都換了新的,她的小兒子還主動讓出了自己的臥室讓哥哥睡,自己則睡的客廳沙發。「這一天,就像做夢一樣。」周巍笑著告訴記者,這個晚上,他睡得特別香。

曹素萍說,周巍和丈夫周啟林,以及小兒子的性格很像。雖然話不多,但是,那種血濃於水的親情,她很容易就能感受到,雖然胎記不見了,但「他肯定就是我的兒子。」「都說母子連心,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

回到重慶一天多的時間裏,周巍感受到了家的溫暖,已經不捨離去,「媽媽爸爸對我很好」,他決定留下來與父母一起生活。

還有很奇妙的事情,那就是全家、甚至親戚都怕他不習慣重慶的麻辣,配合他吃很清淡的食物,但兩歲就離開重慶的他卻說,從小就喜歡吃麻辣口味的東西。「我很愛水煮肉片。」

果然是重慶崽兒!周啟林拍著兒子的肩膀說:「我們晚上去吃火鍋。」

基因決定中國人民不認黨媽

這兩個發生在重慶的故事最後都因為DNA當審判官而圓滿收場。但自從DNA的發現,也有很多家庭破裂了,因為通過DNA的檢測,相當數量的孩子不是這個家庭的父親所生。

現在為什麼有近一億兩千萬中國人退出了中共及其附屬組織?也是因為基因問題。

由於DNA不一樣,乾旱的太厲害時,數百農民跪在山頭上向天祈禱;而中共卻搞什麼南水北調、三峽工程,折騰到雞飛狗跳,直到雲南的湖泊都見了底,幹裂出無數大口子。

儘管共產黨成立了山寨國,自己裝爹裝媽近63年,但動輒消滅八千萬人,「殺20萬保20年穩定」、活摘器官獲取巨額,連畜生都不如,虎毒還不食子哪。

上面兩個重慶的尋子感人故事非常生動的告訴我們,親爹親媽是這樣的。

不是親生兒子,你給他改了名字,無論多少年,最後還得改回去。△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