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溫正在分別朝兩條路上發力
 
姜青
 
2012-6-28
 
【人民報消息】六四最堅定的維權者李旺陽坐監22年出獄後,竟然在住院治療期間被自殺,命令是由完全不計後果的周永康親自下的,這讓港民前所未有的憤怒,除了遊行抗議外,還宣布在7月1日再次進行大遊行。

李長春讓新華網公布7月1日胡錦濤去香港,看起來是履行公事,但實際上是往起挑香港民眾的火,目地是給胡錦濤上眼藥。李長春不過是配合周永康造勢而已,真正動武的是周永康。

在薄熙來夫婦被關押後,胡錦濤遲遲沒有後續動作,他的心思都用在安排自己人占地盤和十八大順利留任軍委主席上。他想把薄熙來處理了,讓周永康在十八大正常卸任退休就算了。這給了以周永康為首的血債派喘息和反撲的機會。

「效忠」不是長在嘴上的

胡錦濤想留任軍委主席,就必須得到軍頭們的支持,這幾個月,所聽所見的都是軍隊在表態效忠胡中央。鄧小平時代,沒發生過這種事情,鄧在家打著橋牌就把想辦的事都辦了。可見「效忠」不是長在嘴上的。

其實,經過毛澤東、鄧小平和江澤民時代的胡錦濤應該想透,這前三任幹壞事不得好報,還殃及後人。

毛澤東是黨的紅太陽,生前「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死後象砧板上被膛的豬一樣,內臟全部都掏空,除了那張臉外,屍體被醫務人員擺弄來擺弄去。這在古人來說,是最忌諱的事,古代死了人,都是入土為安,誰家祖墳被挖開了,被認為是家族最大的災禍和恥辱,認為會禍及後代。毛家的後代被禍及的還不夠麼。

再看六四下令鎮壓的鄧小平,說死20萬人,保20年穩定,結果殺完人,鄧留下遺囑把骨灰撒在江河湖海。鄧怕有一天會被鞭屍,都不敢讓自己的屍骨穩定的躺在一個墳包裏,更遑論「保20年穩定」。鄧除了自己死後不穩定外,全家都不「穩定」,江澤民以經濟問題抓了他的二兒子鄧質方,老婆鄧琳求告無果,被逼差點自殺;鄧活著時,大女兒鄧林的畫在香港賣出天價,鄧死後,鄧林北京畫展地點很寒酸,而且無人捧場。江澤民是最慘的一個,要一踹腿咽了氣倒也痛快,最怕的就是死去活來,為了證明自己還有口氣兒,在全球媒體長槍短炮前面,跌跌撞撞、踉踉蹌蹌,直到成植物人兒才老實了;兒子江綿恒因為建立網上長城,屏蔽「江大蛤蟆」,癌症手術一次不成再來一次,也跟著半死不拉活。胡錦濤也是有兒有女的人,而且深愛自己的老婆,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應該為老婆兒女著想吧。為什麼不趁自己還有權力時,做些利民愛民護民的善事,為家人和子孫後代積些德、行點善呢?!

江澤民幹的事燙了胡錦濤的手

據紐約民主人士唐柏橋2012年4月透露,面對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上,胡錦濤騎虎難下。虎又不是你騎上去的,你難下什麼呢?

1999年7月20日,時任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嫉妒已有一億人在學法輪功,於是不顧其他所有政治局常委的反對,動用了全部的國家機器,掀起了對法輪功的血腥鎮壓,直到今日,都沒有停止。央視兩位受歡迎的節目主持人白岩松和崔永元曾因為必須面對觀眾,編造謊言,良心承受不住而精神憂鬱,導致嚴重的自殺傾向。

隨著鎮壓的持續和深入,製造「天安門自殺偽案」,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到歐洲和美國等國家尋找急需移植器官的病人,以無辜者的生命為自己謀求暴利,已經讓一部份人成為利益集團的幫兇和受益者。

江系血債幫頭領人物包括幫主江澤民、師爺曾慶紅、羅幹、劉京、周永康、薄熙來等,他們先後在全球數個或數十個國家遭到起訴。

以為三個月就可以把法輪功鎮壓下去的江澤民,沒有想到世界上越來越多的人修煉法輪功,並迅速發展到114個國家,越來越多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對以江為首的迫害主犯進行法律訴訟。於是江非常驚慌,一邊嚴控外交部,讓外交部的駐外使領館人員幹著特務的勾當,用大量金錢去賄賂那裏的官員、議員等人;一邊派人找法輪功談平反條件。

江的平反條件是:「法輪功收回對其在世界幾十個國家的起訴,死一個法輪功學員用一個具體執行命令的基層警察抵命。」

法輪功方面認為,沒有江的命令,不會出現這樣全國範圍的慘無人倫的事情,江澤民等主犯必須受到法律制裁。 因此談判沒有結果。

2009年胡錦濤曾派出特使力邀唐柏橋為胡錦濤智囊團顧問,並保證唐柏橋的任何想法,會直接出現在胡錦濤的辦公桌上。

胡錦濤特使對唐柏橋說,如何解決法輪功問題,已成了中共內部的「燙手山芋」,因為「無解」。為什麼會是燙手山芋,會是無解?

是否胡中央一方的高層認為,法輪功問題之所以無解,是因為中共非法建政以來,歷次運動都是黨發起製造冤假錯案的運動,然後由黨來「平反昭雪」,黨永遠是偉光正(偉大、光榮、正確),是冤民的大恩人?這次,還想比照過去的方式給法輪功「平反」,也就是要求法輪功對黨的「錯誤」既往不咎,對整個國家機器投入鎮壓法輪功既往不咎,對至今還繼續的活摘器官既往不咎,也不披露那些鎮壓中所發生的駭人聽聞的事情?

如果是這樣,那談判一定進行不下去,因為法輪功堅持要法辦江羅劉周,而法辦就得公布罪行,一公布罪行,那這個參與群體滅絕的山寨政權非但沒有資格擔任平反的角色,它還必須得倒臺。

不是胡錦濤不願意揭露江澤民的罪行,而是胡錦濤不希望這個非法山寨國垮臺。其實做「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國的寨主是最恥辱最悲哀的事,而胡錦濤卻樂在其中、迷在其中。

唐柏橋當時對胡錦濤特使建議,既然談判無解,那釋放所有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看看事情會不會出現什麼變化。特使說:「如果法輪功學員全都放了,這動作太大,江澤民那邊可能不太會接受,就是這個決定做不下來的,就算胡錦濤想做也做不了。」

這是不是匪夷所思,你政府鎮壓運動搞了十幾年,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十幾年,你從一開始就知道是錯的,現在找上門來說要給人家「平反」,卻不同意釋放所有被關押的無辜者,原因竟然是始作俑者、拿刀的屠夫不接受!

黨文化教育出來的黨官,思維邏輯與人類文明完全不接軌。

2012年,是胡錦濤兩任到期卸任的最後一年,國內形勢對他非常有利,江成了植物人,能上陣的最大黑幫頭兒也就是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了,而且周已經四面楚歌、八方討伐聲。三年前唐柏橋提出的釋放全部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建議,這個時候胡錦濤可以實施了。江澤民的血債包袱終於在卸任前可以丟掉了。但胡錦濤的精力卻轉移了,他在忙於安置自己的十八大人馬。

時間是神

幕僚們感嘆的說,胡錦濤與溫家寶正在分別朝兩條路上發力。

溫家寶要乘勝追擊,徹查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削去其權力由法律制裁,並水到渠成的解決法輪功被鎮壓、被活摘器官問題,不做千古罪人,給自己留下一個美好的未來。而胡錦濤的心思放在十八大繼續掌握軍權上,想效仿江澤民垂簾聽政,再繼續「送一程、扶一把」。人最怕好了傷疤忘了疼。而這恰恰是平民出身、父親被迫害致死的胡錦濤的最大弱點。

幕僚們明顯感覺到,溫家寶已經看到時間的急迫,他開始在各種場合發表講話,公開表明與中共體制格格不入的觀點和態度,例如「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我敢於面對人民、面對歷史。知我罪我,其惟春秋。」「守職而不廢,處義而不回」「在最後一年,我將像一匹負軛的老馬,不到最後一刻絕不松套。努力以新的成績彌補我工作上的缺憾,以得到人民的諒解和寬恕。入則懇懇以盡忠,出則謙謙以自悔。我將堅守這個做人的原則,並把希望留給後人。」「過去講微觀,小到原子、分子,現在不夠了,要研究粒子。過去講宏觀是由地殼到地球深部,現在也不夠了,宏觀要研究天體,大到宇宙。過去講古生物只研究環境對生物的影響,現在還要研究生物對環境的影響。人、環境、地球、天體構成一個整體。」

在中國地質大學演講時,溫家寶還發誓「我要用我自己工作的成績來報答母校,決不辜負母校對我的期望,讓母校永遠記得他是一個優秀的學生。」

時間是神,時間將見證一切,時間將記載一切,時光不會倒流,後悔藥人人都買過,但從來沒有人能買到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