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松是邪惡中共的邪惡朋友(多圖)
 
蕭良量
 
2012-6-21
 

72年2月21日尼克松與毛澤東會見時卑躬屈膝!
【人民報消息】1972年2月21日至28日,美國總統尼克松應邀訪華,這是世界災難性的一刻,21日上午11時,總統專機在北京首都機場降落。在歡迎的掌聲中,尼克松總統主動上前和周總理緊緊握手,周恩來說出了準備好的一句話:「你的手伸過世界最遼闊的海洋來和我握手。」

當天下午2時40分,毛澤東在中南海會見尼克松。尼克松後來在回憶錄中寫道:「當我們的手相握時,一個時代結束了,另一個時代開始了。」


老鼠騎在貓的頭上,貓裝酷!
什麼時代結束了,什麼時代開始了?貓吃老鼠的時代結束了,貓把老鼠當兒子養,老鼠騎在貓頭上拉屎撒尿的時代開始了!

據為尼克松打前戰的基辛格稱,為了謀求總統的連任,在他1971年7月準備秘密訪華前,「尼克松還想要中共保證,在他去中國之前,不要邀請美國的任何政治人物去中國訪問。」尼克松出賣了中華民國,想在競爭連任時打中共國牌。

基辛格埋怨說,去中共國途中,「我三番五次地接到訓令,還是在我出發前跟我講過不知多少遍的那些話:『在尼克松之前,其他政治家不許被邀請去中國。』」

尼克松在與毛的談話中到了卑躬屈膝的地步。他直接了當的對毛說:「我想主席投我一票,是在兩個壞東西(共和黨和自由黨)中間選擇好一點的一個。」

1972年6月17日,共和黨籍的尼克森競選陣營安全顧問麥考德(Jim McCord)等五人,闖入位於華府水門大廈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辦公室,在安裝竊聽器並偷拍文件時當場被捕,事後尼克森立刻與該事件撇清關係,並於同年底順利當選連任。

後來《華盛頓郵報》兩位記者伍華德和伯恩斯坦鍥而不捨,在代號「深喉嚨」(Deep Throat)的線民、時任聯邦調查局副局長馬克-費爾特(W-Mark-Felt)協助下,深入揭發案情,使水門案持續獲得公眾關注並形成社會壓力,司法部門任命特別檢察官調查,才讓水門案真相水落石出。

1972年連任總統的尼克松為避免被起訴,於1974年8月8日被迫宣布辭職,成為美國第一位辭職下臺的總統。史稱「水門事件」。


尼克松通過電視講話向全國
發表辭職聲明!
尼克松是邪惡中共的一個邪惡朋友。

原來,人們認為尼克松僅僅是為了連任,才搞到自己反而下臺。其實不是,最近,水門事件當年的那兩位記者伍華德和伯恩斯坦,再次披露更多關於尼克森的醜事,說他當政期間曾想「把記者都殺掉」。

他倆在四十周年前夕撰文,以《未披露的故事》為題,揭發更多內幕,指出尼克森其實比大家想的更邪惡,早在「水門」案之前就常採取潛入、竊聽、抹黑等手段對付政治對手。

伍華德與伯恩斯坦表示,根據白宮錄音帶,從尼克松(尼克森)在一九六九年上任開始,便展開了五場戰爭,其敵人分別是:反越戰行動、媒體、民主黨、司法體系、歷史。

例如,要「摧毀艾爾斯柏格(Daniel-Ellsberg)的名譽」,因為他把尼克松機密的《五角大廈文件》提供給《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暴露了越戰真相,助長反戰運動。尼克森還派人潛入艾爾斯柏格的心理醫生診所,試圖竊取病歷以破壞艾氏的名譽與信用。

1971年6月17日,「水門案」之前一年,尼克松認為前一任總統詹森(民主黨)若干有關越戰的決策文件存放在這裏,希望從這些文件裏取得線索,藉以勒索詹森。於是,總統尼克松要求手下「像賊一樣」潛入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然後「炸開保險箱以取得文件」。儘管尼克松問起好幾次,其中一次更要求「立刻動手」,但這件事最終沒有實現。為什麼?人算不如天算。

尼克松在其它方面的卑劣也令人髮指,例如,為了對付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競爭,他甚至偽造醜聞信箋,偽造一份民主黨新聞稿,指控民主黨黨內可能的總統候選人穆斯基有性醜聞;佐證是穆斯基的私人信箋。 而這個信箋也將是偽造的。

尼克松還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附近色誘(在遊艇上安排應召女郎並暗中錄音),竊聽可能的總統候選人的電話等。他還指示國稅局稽查所有民主黨可能的總統候選人的所得稅申報紀錄。

賄賂水門事件涉案人做偽證,逃避司法調查。水門案發生後一個半月,《華郵》披露尼克松告訴白宮幕僚長哈德曼要把一百萬美金競選資金現金進入到某一位執行其命令的潛入者的帳戶。尼克松想抵賴都難,因為有錄音為憑。

終於,在尼克松第二任期剛過一年半,面對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以廿七票對十一票通過的彈劾案,必須交出水門案白宮錄音帶的尼克松,不得不被迫辭職。

兩位記者寫道:尼克松「太多謊言,太多罪行」,「尼克松把他的白宮變成了犯罪企業」。參議院水門事件調查委員會主席厄文(Sam Ervin)則說:是他「對政治權力的貪婪」。


周恩來為款待尼克松 令零下20℃深海采鮑,凍死3漁民!他們吃的不是鮑魚,而是人肉!

俗話說臭味相投,尼克松之所以能成為第一個與血腥中共政權交好的美國政府,是因為他有太多與中共相同的特質。為此,1972年,周恩來為了款待把中華民國逼出聯合國的尼克松,命令10個漁民零下20℃在20米的深海下采捕野生冬眠鮑魚, 凍死3位漁民,其中一位是年僅17歲的何高。

但是,尼克松他畢竟生活在美國,而不是中共國。美國的三權分治的體制最終導致他的一切陰謀破產。

其實,尼克松最大的罪惡是承認中共政權,把中共引入聯合國,遺禍世界。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