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这两篇报导透露中共必须亡(多图)
 
李一清
 
2012-7-27
 

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就是杀人!

【人民报消息】新华网「教育」栏目7月27日转载两篇采访报导,一篇是浙江日报的,另一篇是中国青年报的。

因为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出现了一个名词「失独者」,这不仅仅是一个名词,名词的背后是一个庞大的群体。

独生子女政策缺了八辈儿德

浙江日报的采访报导是《痛失独生子女,面临晚年困境 失独者,路在何方》。

其核心提示是这样写的:育儿养老是我国的传统观念。然而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的年龄大都50岁开外,一直和唯一的子女快乐地生活,一场意外却夺走了孩子年轻的生命,而自己也很难再生养孩子。被称为「失独者」的他们,除了情感的煎熬,还要面临养老的窘迫,亟待社会更多关爱。

如果这是社会中的个别现象,还比较容易得到关爱,问题是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每对夫妇只能生一个孩子,中共又天天造孽,国家天灾人祸不断,「失独者」的群体越来越扩大,谁来关心谁呢?!也只能是「失独者」关爱「失独者」,而这种关爱不过是坐在一起流泪而已。

最近,蓟县商场大火,京津两地的大暴雨,不知又死了多少人,而全国各地的车祸、泥石流、地震,暴雨……,每时每刻都在死人,「失独者」群体不知又扩大了多少多少倍。

报道说,在很多父母的眼里,孩子一直是家庭生活的全部理由与希望,如果一场变故,使这样的理由与希望骤然化为乌有,会是怎样一种打击?这种打击,显现在身体上,更显现在精神上。但若不了解他们,你就根本无法感受那种难以形容的绝望与心痛。

记者访问了一位失去独子的54岁中年女人。她的儿子是突发心肌炎,抢救无效去世的。记者见到她时,着实吓了一跳,面容憔悴,目光呆滞,毫无生气,脑海中不自觉的跳出「心灰意冷」4个字。「就像天快塌下来,头发几乎一夜之间就白了。」她喃喃的说:你就叫我「贤明之子」,这是我儿子的网名。

这曾经是一个普通而又幸福的小家庭。「贤明之子」和丈夫都是工人,因只有一个儿子,两人倾尽所有的精力和金钱培养他。儿子很争气,读书时,几乎年年是三好学生。2010年,他从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杭州一家机关单位。本以为天伦之乐的生活有了保障,谁知儿子工作不到10个月,这个巨大的灾难却无情降临。

儿子去世已经1年,她依然还是无法走出痛苦,往事总是像放电影一样,一遍遍地在她脑海回放。周末儿子回家的时间,她依然去车站痴痴等候。数不清的夜晚,在她和丈夫抱头痛哭中悄然流逝。

这对即将步入老年的夫妻成了「失独者」,每逢节日,很多亲戚朋友会打电话叫他们一起吃饭,「贤明之子」和丈夫却早就关机。

浙江日报记者问:「失独者路在何方?」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解决祸根中共,没有中共非法政权了,这种惨无人道的计划生育也就没有了,天灾人祸也少了,人为制造的「失独者」群体也就消失了。

中共国奇闻:假警察指挥救人,真警察吃喝嫖赌


热心小伙「冒充」警察,组织农民工救出京港澳高速公路上陷入绝境的170人,
真警察都到哪里去了?!



7月23日,京港澳高速,出京16.5至17.5公里处,这一路段已经看不出路的影子,
就像一条很深的河,从南到北长达900米,水深6米,还有大量车在水下!

中国青年报7月27日的采访报道是《 京港澳高速小伙“冒充”警察组织救出170人》,题目就能雷死人。

热心小伙「冒充」警察,组织200多农民工救出京港澳高速公路上陷入绝境的170人,真警察都到哪里去了?!

报道说,7月25日晚,北京官方在情况通报会上最终确认,京港澳高速公路溺水死亡人数为3人。准确的说是京港澳高速南岗洼铁路桥下900米路段,平均水深4米,淹了127辆车,只有3人遇难。

中共官方的答案是,多亏了冒充警察组织救人的小伙子刘刚。也好意思说!

7月21日傍晚,25岁的房山区流动人口管理办公室管理员刘刚驾驶着自己的爱车开进了京港澳高速,朝北京市区杜家坎收费站方向行驶。当时雨下得太大了,把雨刷器开到最快频率,不停地刮着雨水还是看不太清外面。20时左右,行驶到南岗洼铁路桥下时,刘刚的车突然熄火了。重新打了几次,车也发动不了他顾不上外面像从天下倾倒下来的大雨,刘刚下车花了大约半小时,才把车推到了右车道。

进京方向又驶来两辆车。到桥下也熄火了。两辆车一共下来四个人,刘刚和他们一起努力把熄火的车推到高处。他们突然发现桥下地势低的地方,有两个人抱着路中间的隔离带护栏不撒手,并且大呼救命。五人见状,顾不上推车了,一心想要过去救助。此时水流更急了。五人手拉手结成队,小心向前迈着步。

刘刚觉得这样无法施救,弄不好五个人都有危险。于是就跟其他人合计:「不要冒险,赶紧到上头去找人,一起救援。」

他们看到此时有几个人正在高速路上面的铁路桥洞避雨, 五个人冲过去后发现附近有一个工地。刘刚心想「这下能救人了」。但当时工地上的人已经睡觉了,他想:「五个男的直接冲进去,让人家赶紧救人有些不好。人家不见得相信,甚至会害怕,那就适得其反了。」

他对几个被叫醒的农民工说:「我是派出所的,那边可能发洪水了,大家赶紧救人。」 非常巧,这是丰台河西再生水厂的施工工地,厂里有绳索、救生圈等物资。


救北京人命的农民工!
「准备所有能够救援的物品,大绳、救生圈、雨衣、雨鞋,跟我走去救人。」刘刚说完就带着十几个人朝被困者的方向奔去。

但刚回到原地,他们吓坏了:高速路已经不见了,他们走的路已经变成了一条正在迅速上涨的河。水正在没过一些小车的车窗,一辆大巴车也在深水处熄火了,很多人正从大巴车上逃了下来,使劲往大巴车顶上爬。还有许多人攀在隔离带上。

刘刚知道十几个人的救援队伍已经远远不够用了,他当机立断对一个农民工说:「咱们这几个人肯定不够用,你回去叫所有的人来!」农民工立刻跑回工地,把所有人都叫醒,赶来参加救援的人数增加到200人左右。

刘刚带领大家迅速施救。但当时雨还在下,高速路上的水面还在上涨,所有的人都期待获救,秩序非常混乱。这个25岁的小伙子对被困人群大喊:「大家不要乱,我是派出所的,跟着我们走,都能出去!」他给赶来的农民工进行了简单的分工。

骚动的人们渐渐稳定了情绪,施救的过程虽然紧迫,但在安排有序的前提下,进行得十分顺利。被救者通过救生圈、拉住绳索,都顺利地被送往了工地,等待进一步的救援。


北京暴雨夜救170人的农民工和热心人!
几个普普通通的热心人,和工地200位农民工,经过漫长而紧张的施救过程至少使得170多人获救。刘刚回忆:「还有很多人没做记录。」

从2012年7月21日傍晚8点左右到22日清晨,雨停天亮时,政府没派一个救援人员、一个警察、一个军人!人民完全是自救互救!

报道接着说,「22日清晨,雨终于停了,天开始亮起来,救援者、被困的人们也终于等到了救援人员。最先赶来的是蓝天救援队。」救援队带走了一个发高烧的孩子及其母亲。

此时,刘刚才注意到,高速路已经彻底变成了一条大河。水面已经快淹到了上面第二条铁路桥。刘刚记得,第一座铁路桥旁边一个「4米」的蓝色标牌,早就不见踪影。而两座铁路桥之间也要有两米多高。水深竟达6米!

后来,「前来救援的消防官员和武警也到了」,什么时候到的?这不能说!反正不是来救人的,是使京港澳高速路通车的!

报道说:据了解,这一路段积水长达900多米,最深处达6米,共有100余辆车被水浸泡,其中一辆23日上午捞上来的车中发现三具尸体。

报道意味深长的写道:新华社的消息说:「经过武警部队、北京市排水集团、公安消防总队等多个单位500余人连夜奋战,24日10时许,京港澳高速出京方向17.5公里处(南岗洼铁路桥路段)积水及淤泥已经清理完毕。11时50分,双方实现通车。」

新华社没有交代,从7月21日暴雨来临到22日清晨暴雨停止的这个时间段里,在溺水者最需要救命的时候,上阵的竟然都是义工,一个假警察,数个热心人,还有200多名北京二等公民!

平时大把银子养活的武警部队、北京市排水集团、公安消防总队等多个单位到哪里去了?!他们的领导到哪里去了?!

中共国的每一条新闻都在告诉我们,中华民族的苦难都是源于中共。没有了共产党,中国人民才能过上人的日子。△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