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網語 十八大網民論政
 
2012-11-12
 
【人民報消息】十八大召開之前和召開之際,維穩、禁言,網絡封鎖前所未有的加劇,在大的網站上,十八大成了敏感詞,儘管如此,封鎖封不住網民的憤怒。網絡上關於十八大的妙語連珠。

我敢說世界上沒有另外一個國家的國民會相信:一個住高檔別墅、開特權車、吃特供產品、坐豪華辦公樓、吃喝達萬億、比賽包二奶、出門前呼後擁、講空話、子女送國外、財產不透明、不受監督問責、權力不受約束、整天高高在上的權貴集團會為人民服務!可這樣的彌天大謊就是他媽有人信!轉

【美國為什麼不禁槍?】當一個國家有1%的人持有武器,而另外99%的人如果失去武器又失去憲法保護的話,那麼他們的生命和尊嚴只能寄希望於那1%的人的良知上了,這是全人類最悲哀的事情。”

鬼和共產黨的官員相信,這幫傻逼一邊強拆讓老百姓無家可歸,一邊說為人民服務,一邊說社會主義好一邊往國外轉移資產,因為手裏掌握著軍隊,不老實就讓坦克來壓死你,說完這些話,準備被73被失蹤。

開會沒有質疑的聲音,與會的嘴們,就只剩下吃吃喝喝了。燒錢遊戲,納稅人隨時受不了!

沒有民主,就不可能遏制腐敗;不能遏制腐敗,就不可能改善民生;不改善民生,就談不上社會發展。一切問題的根源,就在於缺乏民主;一切問題的答案,就在於實現民主。我從來就不相信會低賤到連享有民主權利的資格都沒有;我一直都認為,那些剝奪民主權利的人,才是真正的敵人。

【看文革罪惡材料多了,甚不安】1、文革結束?怎麼還有人因言獲罪?2、官員欺侮百姓比文革時期減弱?3、脫了體制的官民人身依附關係降低了,但受難程度擴大了:文革時期官員也可能遭受不公,現在受迫害的只有百姓,比如計劃生育、強拆、下崗...;4、以文革災難掩蓋眼前罪惡:楊佳、陳光誠、夏俊峰……

袁騰飛日記:黃文雄是一個刺客,曾在美國刺殺蔣經國未果。他刺殺蔣的目的在於讓臺灣人和世界看一看臺灣人的態度,在開槍的瞬間被美國警察托起持槍的手臂,子彈打偏,正是因為這打偏的一槍,蔣經國開始反思為什麼臺灣人這麼恨自己,才有後面的開禁。所以任何暴政如果沒有外部壓力和威脅,想從內部改變是很難的。

哈佛的自由主義學者羅爾斯在課堂上講授他的公正理論的邏輯起點,一個學生提問:“老師,你講得很好,我都能接受,可是,這套理論如果碰到了希特勒,怎麼辦?”羅爾斯怔住了,思考了十分鐘後,他作了答覆:“我們只有殺了他,才能討論建設公正的問題……”

提問:《歌唱南泥灣》裏“花籃的花兒香”是神馬花涅?正確答案:罌粟花。證據:請看當年蘇聯塔斯社駐延安記者的日記。

【笑話小段】文革時山西農民牛小順,為表自己無限忠心,種小麥別出心裁設計出“毛主席萬歲”造型,事後發現既不能對這些麥苗施肥(那是給耄身上潑屎尿),也不能打藥除蟲(那是誣蔑耄有病),更不敢開鐮收割(那是在耄頭上動刀)!最後小麥爛在田裏,牛小順被打成“反革命”,在自家水缸裏溺亡。

【所謂偉大的列寧】1917年11月,布爾甚維克領導並組織了全俄立憲會議選舉。選舉結果:3600萬人投票,布爾甚維克黨900萬票,社會革命黨近2100萬票。1918年1月5日,立憲會議正式舉行的當天,惱羞成怒的列寧用機關槍解散了立憲會議,開始了長達七十年的血腥紅色恐怖統治!

【官太多,養不起】中紀委原副書記劉錫榮表示:現在全國公務員已1000萬,一年增100萬人。“這是歷史的倒退”,公務員不僅多,而且“亂設機構、亂定級別”,“一些地方政府秘書長有十幾個”,每個領導都要給房子,配汽車,這些最終都是老百姓買單。“老百姓再勤勞,也養不起這麼多官啊!”

我認識一個司機,車上裝滿了乘客,他想怎麼走就怎麼走,從來不和乘客商量,高興橫沖直撞就橫沖直撞,如果乘客想不通,如果需要解釋,他就說“我要走神馬特色的神馬主義道路,我不走老路、我不走邪路!”

每個貪官家裏,都有著很多榮譽證書;每個貪官辦公室,都掛著很多廉政名言;每個貪官保險櫃裏,都鎖有巨額贓款;每個貪官辦公桌,都會藏有二奶內褲;每個貪官衣櫃,都會有幾本外國護照;每個貪官的家屬,都有幾個移民國外;每個貪官被抓,都說對不起黨.....

當官說:我廉潔;明星說:我清白;

城管說:我和藹;富豪說:我納稅;

二奶說:我自立;導演說:我正經;

教師說:我高尚;警察說:我秉公;

移動說:我誠實;銀行說:我規矩;

中油說:我虧損;醫院說:我治病;

法院說:我公正;百姓說:全扯淡。

微博說:轉發吧!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