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的牛皮吹破了(圖)
 
姜維平
 
2012-1-6
 

這種眼神的人,你能相信他什麼?!

【人民報消息】打開重慶媒體的網站看看,薄熙來治下什麼都是第一,《重慶日報》報導說:「不得不說,這一年,中國經濟大舞臺上,重慶格外耀眼:2011年,地區生產總值接近萬億大關,增長16.7%;經濟增速中國第一;工業增加值、實際利用外資總額、進出口總額、航空口岸貨運量、市場主體數量等五大經濟指標均位居全國第一」,連它生產的校車安全性也是全國第一,等等,給我的錯覺是毛澤東死而復生,好像1958年的「大躍進」又回來了!

但是,近日《華龍網》的一則消息使讀者的頭腦清醒了許多,記者廖雪梅披露,來自重慶市財政局的快報宣稱,2011年,全市地方財政收入超過2900億元,地方財政支出超過3900億元,收支增幅雙雙超過40%。這是怎麼回事呢?是不是也就是說,重慶地方財政赤字1000億!試問,一個自吹自擂,什麼都是「第一」的城市,也包括財政「赤字」全國第一?!

記者轉述地方官的話說,分析地方財政收入超過2900億元的原因,市財政局有關人士認為,收入的高增長主要得益於全市宏觀經濟的拉動。2011年,在經濟轉型升級、內陸開放深化進程中,兩江新區建設提速、擴城戰略提升土地價值、筆電新興產業效益顯現,全市經濟增長速度加快,發展動力增強,綜合效益更好,有力支撐了全市財政收入持續高位增長。

這就是說,在「薄澤東」的英明領導下,重慶進入了新一輪的大躍進,與1958年不同的是,過去是「大煉鋼鐵」,「趕英超美」,不斷放「衛星」;現在是包裝「忽悠」,賣地減稅,吸引外商,廉價提供勞動力;過去是「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現在是,官有多能「騙」,數有多能「編」,反正統計局也姓「薄」,叫你吹啥就是啥!只要局長不想當文強,薄要什麼數字,重慶就有什麼「第一」!

不過,牛皮再吹,謊言再美,總有鼓破的時候,對於財政「赤字」的解釋,廖雪梅的文章說,支出方面,全市財政支出按照民生導向的要求,緊緊圍繞內陸開放平臺打造、「五個重慶」建設、「民生十條」、「共富十二條」等決策部署,統籌兼顧,重點保障。去年全年一般預算75%用於了區縣和基層,55%用於了民生,讓老百姓更多地享受社會經濟發展成果。

我想,這是不是說,雖然,重慶有1000億的財政赤字,但別怪它,是因為薄熙來高瞻遠矚,愛民如子,比其它封疆大吏更重視「民生十條」,「共富十二條」,「五個重慶」建設,等等,那麼,請問,每個地區都有自己的特點和廣告詞,比如,汪洋有「幸福廣東」,他可以說,我把財政掏空了,別怨我,因為我比你薄熙來更重視「人民幸福」。總之,每個地區領導人,把地方財政的錢花超了,都可以這樣找藉口,那麼,如何公平地衡量和考核官員呢?再說,除了「五個重慶」是早就搞的,另兩項的「十條」和「十二條」是今年後半年才出臺的,時間有點對不上啊!

假如不搞230萬場的「唱紅」;不印7000萬套的《讀點經典》;不發一億條的紅色短信;不支出7000萬請客送禮,招待海內外媒體人士;不花1200萬買李嵐清的字畫;不枉法追訴,打黑「黑打」,使重慶民企損失1000億;不花270億,搞50萬只攝像頭;不多次擴招警察,高薪搞什麼女警花;不買裝甲車;不搞國賓護衛隊;不給海外媒體數千萬的廣告費;不種上億元價值的銀杏樹,等等,那麼,重慶財政能赤字1000億?

重慶媒體報導說,在全市經濟快速發展的背景下,市國稅、市地稅部門2011年強化征管,優化服務,稅收收入實現平穩較快增長。去年,全市國稅總收入完成725億元,比上年增長19%,增收116億元;全市地方稅收累計入庫819.76億元,同比增長46.73%。

這就是說,重慶打黑搶奪的民企蛋糕總數1000億,比國稅要多,比地稅也要多,僅次於二者之和,難怪流亡海外的李俊說,薄熙來認為靠稅收太慢了,包裝「黑社會」搶錢最快,只要他一聲令下,王立軍給民企老板戴個「黑帽子」,我們過去幾十年積累的財富就進了政府的腰包,重慶就能實現經濟快速增長。因此,我認為,只要官員「心黑手辣臉皮厚,就能錢財搶個夠」!

但重慶媒體不認賬,它說,市國稅局有關人士介紹,上述成績,受益於全市經濟的快速發展,去年全市汽車摩托車、煙草、電力、商業、房地產、金融、電子設備等13個重點行業稅收收入,占全市國稅收入比重超過70%。其中,商業稅收收入規模最大。去年,全年商業稅收完成130億元,同比增長20%,增收22億元。此外,汽車摩托車行業稅收完成100億元,煙草行業稅收完成66億元,金融和電子設備稅收分別完成35億元。

要我看,薄熙來引進的惠普等海外招商項目,現在還看不到明顯的經濟效益,重慶地方經濟的發展,主要是以行政命令的手段,和枉法追訴,破壞法制的辦法,以「打黑」的名義,搞了一次「文革式」的搶奪民企,國營托管,化「私」為「公」,明「公」實「私」的運動。

它的運行方式是:先抹黑民企法人,再渲染黑社會的規模和作用,密謀和策劃了「愛丁堡命案」和「3,19槍擊案」,逼迫中央表態支持,靠陰謀和謊言,攔腰砍斷民企發展的正常路徑,直奔黎強,彭治民,李俊等人的「大蛋糕」,藉助於煽動起來的仇富情緒,第一步把民企搞臭,搞垮,托管;第二步把民企變成國企;第三步,把薄熙來的死黨安排在國企的領導崗位上,而所有的國企,由國資委管理,幹部由組織部任命,部長是薄的愛將,這樣一來,所有的國企也就姓薄了。

所以,李嵐清的畫展上,國資委主任大出風頭。再比如,黎強剛頂撞了薄熙來沒幾天,就變成「黑老大」,原先的出租汽車公司變成國營的了。試想,553個黑社會組織,至少有三分之一是億萬富豪或千萬富豪,它們留下的企業,有幾個沒托管的?有幾個不改姓「薄」的?它們加起來的財富既是天文數字,也是一筆糊塗賬,但不論怎樣,自然而然地,重慶國企的效益和稅收就增加了!

寫到這裏,筆者想起兩件事,第一件事是,上個世紀90年代,朱镕基抓國企改革扭虧為盈,一度給大連施壓,聽說領導來檢查,地方官著急,大連一些常年不斷虧損的國企咋辦?薄熙來笑了說,這太好辦了!他下令大連顯像管廠,大連酒廠等幾家企業一合併,啥也沒幹,就扭虧為盈了,他強行把效益好的和差的拉在一起,管你什麼民企的,國企的,都聽我的,知情者斥之為「拉郎配」!薄熙來說,哪個廠長不服,就派人查賬抓腐敗,哪個廠長,經理不吃喝玩樂找小姐,嚇得一個個溜溜的,所以,朱镕基很滿意,大連國企沒有虧損的……

至於爭第一,更是薄熙來的本性,90年代中期,薄熙來當市長,於學祥當書記,卞國勝是人大主任,按中共官場規矩,書記一把手,主任二把手,他是三把手,公安局長王永奎分配車號,於的坐駕是遼B0001,卞是2,薄是3,遼寧省每個城市都是這樣的,誰也不計較,薄熙來卻火了,不僅暴跳如雷,而且下令政府官員不順號,另起爐灶,市政府領導的小車一律改號:遼B0051,即是「我第一」,於是李永金52,劉長德53,等等。

溫故知今,在我看來,薄熙來2007年12月被下派重慶後的焦慮煩燥的心情,一如當年,他不服胡溫的第一,第二,也不認同「習李配」儲存的權威,但又不敢公開地挑戰體制,就很不理性地「唱紅打黑」搞政績,收買媒體吹牛皮,「唱紅」是說,他根紅苗正,應當是黨的老大;「打黑」是搶錢買官爭第一,爭得臉紅脖子粗,打得冤聲載道;這邊,媒體把好話說盡,那邊,警察把壞事做絕;看守所爆棚,監獄擠滿,農家樂成了刑訊「基地」,李莊在國內告狀,李俊在海外喊冤;文強橫著死,成了「火箭」;烏小青豎著死,成了吊鬼,朱明勇大隱隱於廟,方迪小隱隱於「屎」……總之,薄熙來為了爭第一,鼓起腮幫子使勁吹,終於把牛皮吹破了!難怪《華龍網》的快訊《新華網》不轉?

是啊,誰能選一個財政赤字1000億的地方官進十八大常委?薄熙來,把吹破的牛皮撿起來吧!

2012年1月5日於多倫多
(自由亞洲電臺2012年1月5日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