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已被軟禁” 薄熙來今年“死路一條”
 
2010-3-5
 
【人民報消息】作者張海山日前在《新紀元周刊》發表文章指出,中共高層為十八大人事布局而進行的權力爭鬥,經過幾個月反覆較量,最近局勢漸趨明朗,代表胡溫的團派勢力明顯占據上風。

文章道,據海外網站透露,去年十一慶典,八十三歲的江澤民搶出風頭,之後大病一場,元氣大傷,加速衰亡。《中國事務》主編伍凡在外界採訪中透露,江從二零一零年元旦到現在一直沒出現,甚至連黨媒都不提了,非常奇怪,更有消息說江已被軟禁。

新華網首稱胡“最高領導人”

新華網二月十四日高層動態欄目的文章首稱胡錦濤為“最高領導人”,釋出強烈信號。文章原題為〈兩岸專家業者:最高領導人春節前夕看望臺商釋出強烈誠意信號〉,借胡溫派學者評論之口,在官方網站首次為胡打出“最高領導人” 名號,文章並被各處轉載。

由於太過敏感,江系人馬不久把該文降格,從高層動態中移出到臺灣頻道裡的海峽播報小欄目中,一般人很難找到此文蹤跡。即便如此,外界猜測,胡溫人馬有意用此提法向外宣告胡江鬥的大結局。

胡頭、江尾兩分離

江自二零零四年九月辭去中央軍委主席之職後的五年多裏,特別引人注目的表現就是──總以一個沒有黨內外公開職務的普通退休者身份,寸步不離地緊跟在胡錦濤後面。表面上以第二號人物報導,實則顯示自己是擁有“最後決定權”的“太上皇”。

外界發現,江的“兩奸兩假”(日偽漢奸、蘇俄奸細、假黨員、假烈士子弟)歷史問題和政治詐騙問題,自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被民間學者呂加平公開揭出後,江的情況出現明顯變化。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下旬中共老臣阿沛.阿旺晉美去世,江從上海乘專列專程到北京。十二月二十九日緊隨胡參加追悼會後,隨後的媒體報導中卻沒把他列為第二號人物,而將其名與照片放在後面很不顯著的位置,這是官方第一次悄悄向外界顯示其身份和地位已被降格。

十二月二十六日毛澤東時期的原河北省委書記、堅決擁毛的李爾重在武漢去世,二零一零年一月三日在武昌舉行追悼會,胡和一大幫胡系人物送了花圈。據知情官方人士透露,中共中組部和中央辦公廳奉胡中央的指示不允許江等送花圈,《湖北日報》和新華社等黨媒也奉命不對江等作公開報導。

一月九日是張愛萍上將百年誕辰日,中央軍委舉行了高規格紀念座談會,總理溫家寶和現職、原職中央軍委委員全都出席。張愛萍是歷史上提攜江的生前恩人,張去世時的追悼會就是由當時身為黨魁的江主持,而張的百年誕辰紀念會,江卻沒露面,會議中也沒有提到江。

更引人注目的變化是,一月二十日為八位海地震災遇難者舉行國葬規格的追悼大會,江也沒參加,只是象徵性地送了個花圈。這對酷愛作秀的江來說,算是破天荒。

事後的新聞報導中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異常變化:媒體把胡錦濤出席追悼會排在大標題下面第一行,吳邦國等八位中央常委排第二行,而把江等送花圈者放第三行。這種政治規格和地位高低不同的先後排序,第一次明顯地突出了胡在黨中央高於八常委的絕對領導地位。胡有意讓江出不來場,也就隱掉了江的所謂第二號人物資格,正好藉此割掉這個江尾巴。

江系軍中勢力日益衰落

與此同時江派軍中勢力日益衰落。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胡錦濤接見參加全國邊防工作會議的代表,釋放出一個信號:軍委第二副主席徐才厚的名字首次出現在第一副主席郭伯雄的前面。

據透露,郭伯雄已開始做移交,軍委副主席之位近期將轉由他人接任。據悉,徐才厚曾是促成江辭去軍委主席的參與者之一。其他軍頭絕大多數都已倒向胡。

李克強地位加強

外界觀察指出,二月三日在中央黨校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上,胡錦濤定調經濟發展模式轉型後,李克強排在溫家寶之後講話,顯示李在新一波經濟路線大調整中處於擔綱統帥地位。

一月二十八日李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講話甚為和解,此前剛剛宣布其出任新的國家能源委員會副主任,更顯李地位的加強。據悉,中國的能源政策由與中共軍隊有關係的既得利益派系掌控。

薄熙來今年“死路一條”

原本懸而未決的十八大人事布局,因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的挑戰而提前“塵埃落定”。

汪洋在國內媒體上頻頻亮相,搶占了不久前由薄熙來蟬聯多時的位置。由於中共對媒體操控嚴密,故此可解讀中南海高層權鬥走向。

被江系力薦的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數月後,卻突然消失了近兩週,連二月三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央黨校省部級高規格會議都意外缺席。正當外界紛傳薄因喉癌重病化療之時,薄被迫在當地露面,結果卻是重演當年江系幹將黃菊臨死前還抱病出席北京兩會,以命闢謠的淒慘一幕。

薄眼中無神,話中無力,拚老命走場。據《重慶新聞》報導,二月八日,薄連趕三場,出席重慶“政法系統二零一零年新春團拜會”、“老幹部迎春座談會”、“會見了廣安市黨政代表團一行”;二月九日,又赴三處作秀,“看望了福利院的老人”、“看望兒童”和“老紅軍”;報紙、電視齊報導,為薄造勢闢謠。

不想發力過猛,勞累過度,反而病情加重,導致薄出席最重要一場大秀時,卻發不出聲來。二月十日重慶市政府在國際會展中心舉行二零一零年春節團拜會,重慶各界到齊,薄強挺出席。電視畫面中,薄不得不頻頻深呼吸,而且,在團拜會統一準備的茶杯旁,單獨放一特殊白杯。有經驗的人知道,裏面很可能是鎮靜止痛類救急藥水。

據報導,該團拜會由市黨政軍“各界人士代表共六百餘人出席”,但能言善辯的薄熙來作為重慶一把手,在如此重要節日大會上,面對重慶最高權貴,卻從頭至尾一言未發,除了喉癌發作外,很難有其他解釋。

薄熙來的衰敗寫在臉上,有通靈人士看到其頭頂之光暗灰,大劫難逃。據資深媒體人姜維平透露,一九九九年,已故大連著名書法家、周易大師於某元先生生前曾給薄算了一卦,預測其將在二零零九年六十歲本命年,很“牛逼”地折騰一番,而後第二年,即二零一零年倒霉,或猝死,或入獄至亡。

薄熙來是否會重蹈當年黃菊的亡命路,再次雪崩江巢,人們拭目以待。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