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道“無界”的開發者嗎?──他終於站了出來(圖)
 
2010-3-29
 
【人民報消息】《聖荷西信使報》26日刊登文章報導,讓獨裁政權下數百萬的人可以繞過網絡封鎖,自由的流覽網絡的內容,開發這一技術的關鍵人物之一、矽谷軟件工程師艾倫黃近日終於堂堂正正的站出來了。

上星期四,艾倫黃在矽谷咖啡館通過網絡流覽時,你永遠也想不到,在中國、伊朗和其他國家的50萬人正在利用他的網絡軟件,突破獨裁者的網絡封鎖和審查。估計中共的50,000軟件工程師正試圖阻止他和其他像他這樣的人開發的破網軟件。上星期,一個國會的小組討論了如何幫助谷歌對抗中共的審查,以及幫助像艾倫黃這樣的軟件工程師。

艾倫黃在國會作證時用的是匿名,當他接受全國電視臺採訪時,拍攝的畫面是他的背影,聲音是經過掩飾的。這是出於對中共當局日後打擊報復的防範,這位柔聲細語的矽谷軟件顧問一直隱瞞他的身份。但現在不同了。

艾倫黃說:“我意識到,如果你不勇於面對,中共就會利用這一點。”

艾倫黃在當地的公司無界網,是全球網絡自由聯盟中的公司之一。通過使用自由聯盟的簡單軟件,人們可以突破所在國家的封鎖和監控,自由的在網上流覽任何想去的地方。

作為法輪功學員,黃先生於2002年開發出這個軟件,來幫助法輪功學員間的通訊。但他很快意識到,不依賴於任何的組織或國家,突破中共的網絡審查獲得未經過濾的信息,是一項基本需要。

雖然大部份使用無界網的用戶在中國大陸,但自從去年伊朗政府限制民主人士使用YouTube、Facebook和其它通訊工具以來,伊朗使用無界網的人大幅增加。越南使用無界網的人數也在增加。其它使用無界網的人來自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等其它國家,包括美國。

“如果你沒有隱私和安全,你就沒有自由。”黃說。

黃深受谷歌將搜索引擎服務轉到香港事件的鼓舞。他已經決定,今後不再用匿名。他表示,無界網代表了“正確的技術,站在了歷史正確的一邊。”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中國網絡項目主任、“中國數字時代”創始人肖強表示,在過去的5年中,自由網絡聯盟已成為人們繞過中共“防火牆”的重要工具。

肖強說:“我們還沒有看到中共對谷歌的全面報復,如果谷歌被迫退出中國,自由網絡聯盟將在中國占據更大的市場。”

上個星期在國會舉行的聽證會上,前美國駐匈牙利大使帕爾莫,抨擊美國國務院沒有將3000萬美元的撥款幫助網絡自由聯盟購買更多的計算機服務器和聘請付酬工作人員。

今年1 月,一些由布朗貝克-根率領的參議員寫信給國務卿,要求釋出這些款項。

帕爾默說,如果無界網反審查技術可以在“防火牆”上打開足夠的洞,那麼谷歌就沒有必要將搜索引擎轉到香港,人們直接就可以進入谷歌的主要搜索引擎。

自由網絡聯盟提供免費的加密軟件,使用者可以用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服務器代理切換多個IP地址,讓中共的網絡封鎖和監控失效。

自由網絡聯盟擁有強有力的技術,與中共花費巨資形成的監測和封鎖,自由網絡聯盟的開銷很小。黃說,自由網絡聯盟是小本經營。黃在白天作為一名軟件顧問,夜晚為自由網絡聯盟工作,並自己出錢購買硬件。人員的配備都是志願者。自由網絡聯盟還包括北卡羅來納州的動態網絡技術公司。

艾倫黃讚賞谷歌本周的做法,但他表示,他不能對谷歌四年來附和中共的審查制度視而不見。

黃說,“對我來說,我覺得谷歌做的太晚了。”他希望美國政府對中共採取強硬立場,其它公司應該以谷歌為榜樣。他說:“微軟應該做同樣的事情,雅虎也應該做同樣的事情;思科也應該做同樣的事情。”

(大紀元記者周容編譯報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