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兩年破案了!周永康的哪根神經抽筋(圖)
 
吳萊
 
2010-3-27
 

毒餃子責任的口水仗成為中日外交事件。
【人民報消息】兩會的熱鬧還沒完全平息,一件糗死中共的新聞又戲劇性的從新華網蹦了出來,繞了兩年又繞回中國的毒餃子責任事件,被中共大包大攬。咋回事?!

2008年成為中日嚴重外交事件的毒餃子責任問題。中共說死了不承認有毒餃子是「中國製造」,非說是中國製造後運到日本,被加了「料」。

為此,美國人嚇壞了,當年為8月份舉行的北京奧運,光從美國運到北京的肉類就數量驚人,美國宣布將為自己的運動員準備一日三餐。

實際上,日本千葉縣等地發生數人餃子中毒事件不是2008年年初這一起,2007年底就有報導說有人中毒了。近八成日本人表示今後不敢買中國食品。

當時中共迅速破案的大多模式都是用「不滿廠方的人蓄意作案」,具體的說辭可能用「被開除」,也可能用「不滿廠方待遇」,等等,總而言之,作案人都不能是現職人員,而是「被辭退的人」,或「臨時工」。

共同社採訪後發布消息說,河北省石家莊市有關人士透露,該市公安局「毒餃子事件」專案組認為該事件可能是不滿廠方待遇的人蓄意作案。

當時經研究認為,決不能承認這是出口的餃子有問題,於是石家莊市公安局受到來自周永康的嚴厲斥責,「毒餃子事件」專案組換人。

2008年2月13日新華網出消息說《質檢總局:“毒餃子事件是不滿廠方待遇的人蓄意作案”系猜測性報導 》。

時任中共質檢局副局長的魏傳忠在北京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河北省公安局調查顯示,生產冷凍餃子的天洋食品公司從生產加工到運輸出口,人為破壞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他同時又稱,任何人都可以打開封口,然後再封上,這不能成為殺蟲劑是在工廠內投入的根據。言外之意,是日本超市老板吃飽了撐的,把密封的餃子口袋打開,再用特殊機器進行密封,然後賣給顧客。

當時,日本普遍認為,日本警方是在密封且無破損的冷凍餃子袋內查出殺蟲劑甲胺磷和敵敵畏成分,因此認為殺蟲劑是在天洋食品工廠生產過程中混入的。日本內閣官房長官町村信孝也稱:在密封的餃子袋內查出甲胺磷,人們自然會理解這是在當地工廠包裝之前混入的。

在2008年的新聞發布會上,魏傳忠說,據質檢總局向河北警方核實,自1月30日起公安部門介入調查至今,在生產環節沒有發現異常,現在專門調查工作正在進行中,在沒有結論之前,沒有向外界通報過任何細節,一些傳聞應屬猜測。

魏傳忠強調說,根據中日雙方達成的一致意見,中日雙方對該事件的調查,都「以中日官方和警方正式發布的消息為準」;關於中方對事件的調查情況,「以質檢總局和中國公安部門發布的消息為準」。

於是,新華網出現了大批有關毒餃子事件的新聞,還專門有個赴日調查組,說「帶回的水餃樣品中未檢出甲胺磷、敵敵畏」,所有官方新聞一面倒的譴責日本,稱是小日本兒自己有問題。發生毒餃子事件的日本德島縣官員幾乎要精神崩潰了,中共的惡毒新聞比毒餃子還厲害千倍!

2008年2月15日,新華網東京以《日本德島縣官員承認『問題餃子』系被店內殺蟲劑污染》為題報導,日本德島縣知事飯泉嘉門2月14日召開記者會說,日前在該縣回收的中國產冷凍餃子「外包裝」上檢測到的微量敵敵畏已基本可以確定是來自日本銷售方店內使用的殺蟲劑。

在不堪重負下,在密封的餃子袋內查出甲胺磷的進口有毒餃子,日本德島縣官員說是在日本被污染!

這個顛覆性的結論讓中共大松一口氣,以致當年2月15日CCTV新聞聯播正播報到「我方」對日本毒水餃的最新調查結果時,緊急要求停止播報,說「調查已有結果」,改播其它內容。

此事件已經過去兩年,這兩年中出口日本的食物數量大為下降,而其它國家也都聞「中國製造」食品而色變,在美國生活較好的華人都不敢買中國貨。最不幸、最沒有選擇的是中國大陸老百姓,吃的毒食品真叫個花樣翻新、種類齊全。

本來這事已經結案兩年了,當年河北省石家莊市公安局「毒餃子事件專案組」因「可能是不滿廠方待遇的人蓄意作案」的說辭受到處分,已被撤換。

但2010年3月26日,中共突然又把此新聞翻出來炒作,而且燒包兒似的顛覆了兩年前的一切說法。

新華網北京2010年3月26日報導說,「2008年初,河北石家莊天洋食品廠出口到日本的餃子發生中毒事件後,中國政府高度重視,經過連續兩年堅持不懈的努力,近日查明此次中毒事件是一起投毒案件,中國警方已將犯罪嫌疑人呂月庭抓捕歸案。」

一個食品廠的幾包毒餃子需要「中國政府高度重視」,「連續兩年堅持不懈」才破案?

報導還駭人聽聞的說,「中毒事件發生後,本著對兩國消費者高度負責的態度,從全國抽調偵查、檢驗等各方面專家,成立了專案組。中國警方投入大量警力走訪排查,克服了作案時間與案發時間相隔久、現場客觀物證少等困難,開展了大量艱苦細緻的偵破工作。現已查明,犯罪嫌疑人呂月庭(男,36歲,河北省井陘縣人,原天洋食品廠臨時工),因對天洋食品廠工資待遇及個別職工不滿,為報復泄憤在餃子中投毒。呂月庭對投毒作案供認不諱。公安機關已提取到呂月庭作案用的注射器,並收集到大量的證人證言。」

同是2008年,官方報導,7月1日,28歲的楊佳持刀闖入上海閘北區公安分局機關大樓,造成六名警員死亡,三名警察和保安人員受傷。蹊蹺的是,直到秘密執行死刑,作案用的刀都沒呈堂作為死刑證據,而且公安分局無法拿出作案時的錄像。怎麼,毒餃子事件過了兩年多,原「臨時工」作案時用的注射器還能提取到?絕了,莫非這注射器一直保存在中共政法委書記某個姘頭家的炕頭兒上,想什麼時候提取就什麼時候提取?!

周永康哪根神經抽了筋,只顧讚美自己「高度負責的態度」,而忽略了另一側面,把自己及其屬下都描繪成了白吃飽兒的廢物。要是寫偵探小說,這麼糙的質量也得挨抽。△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