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然大悟!為何中共讓心臟搭橋的楊潔篪當外長(多圖)
 
姜青
 
2010-3-18
 

中共外交部長楊潔篪。
【人民報消息】中共外交部長楊潔篪(發音「池」),不少人念白字,成了「楊潔虎」。

楊潔篪的「篪」字雖然是中國古代的一種橫吹的竹制吹管樂器,但因其生於虎年,估計其父母就取了這個從字形上與「虎」有關聯的字。

據維基百科記載,隨著古代宮廷演奏的逐漸衰落,現在此樂器已很罕見。《詩經•小雅•何人斯》中有句:「伯氏吹塤,仲氏吹篪。」「塤」(發音「勛」)是中國古代用陶土燒制的一種吹奏樂器。「塤篪」一詞常用於比喻兄弟親密和睦。

自從楊潔篪取代李肇星當外長之後,還真成了中共的「宮廷」發聲筒,專門在世界製造噪音,這是他爹媽當初起名時沒想到的。

流氓外長李肇星被踢下臺


前紅衛兵外長李肇星一副流氓嘴臉!
2007年3月份兩會期間,新華網突然對李肇星極高調吹捧,境外江氏豢養的媒體散風說李肇星十七大將當副總理。4月初,江系提出要讓紅衛兵外長李肇星進政治局。

4月下旬,胡溫不能不快刀斬亂麻。中南海緊急召開了外事工作會議。溫家寶說:外交部不整頓,要出大問題。外長李肇星在會上做了例行檢討,說外交部變質了,自己做為外長是有責任的,云云。他還以為和往常一樣,就可以過關了,沒想到十七大前,胡錦濤親赴外交部,先把任期未滿的「大問題」李肇星立即踢出去,當天宣布當天下臺,沒有接替人選也停止了李肇星的職位,這在中組部來看是罕見的。但誰心裏都清楚,這是斬斷江澤民伸向外交部的一隻手。斷了江澤民在十七大提拔李肇星的念想。

李肇星下臺後,幾經比較,胡溫才作出決定,讓七名副部長級官員中曾任駐美大使的美國通楊潔篪上。楊自一九七五年起在外交部工作,但身體欠佳,2005年做了心臟搭橋手術,2006年秋還是半天工作半天休息。任何人都沒想到2007年上半年他的仕途居然還會有大發展。外交部有人猜測,因為李肇星太能折騰了,所以這回找個心臟搭小橋兒的,想折騰也得悠著點兒勁。

一個未註冊的非法政黨難以存活


高律師,你在哪裏?!
有位新四軍的老幹部,曾經沾沾自喜的說:「世人都誇獎,美國軍隊武裝到了牙齒,嘿,那有什麼了不起的呢。我們黨的政權,已經武裝到了陰毛!」

既然中共已經武裝到了陰毛,還怕手無寸鐵的高智晟那三封公開信,這個怕從何而來呢?心病。這是中共建政以來治癒不了的病。

星期二,3月16日,英國外交大臣米利班德在與中共外長楊潔篪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表示自己在與楊的會晤中提到了失蹤的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並說「英方對此案相當關注」。

楊潔篪不得不談到長期失蹤的高智晟,說,高智晟因為「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監禁。

在民主國家,「國家」和「政權」是分開的,「國家」是「鐵打的營盤」,「政權」是「流水的兵」,人民是「主人」。


連體雙胞胎愛瑪和泰勒共用一顆心臟和一個肝臟。
在共產黨當政的中國,「國家」和「政權」是連體的,就像生活在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的愛瑪•貝利和泰勒•貝利姐妹一樣,是一對連體雙胞胎。

據新華網3月10日報導,愛瑪和泰勒共用一顆心臟和一個肝臟。在她們出生的時候,醫生預言她們只能存活15分鐘。但她們居然活了下來,現在已經三歲了。隨著年齡漸長,她們心臟所承受的壓力也越來越大。醫生說,如果動手術把她們分開的話,那麼她們將只有一個人能活下來,如果不分開,兩個都有危險。

她們的父母說,除非能保證兩個女兒都能健康活下來,否則不會考慮手術。一顆心臟和一個肝臟如何讓兩個女兒分開後存活呢?三歲心臟所承受的壓力已經越來越大,那麼要是再往大裏長,其悲劇結果是可想而知的。

中共的「國家」和「政權」,還有下面無數的組織、團體,甚至包括海外被控制的華人華僑協會和留學生組織,都共用同一顆心臟和一個肝臟。可想而知,中共的死亡機率用分、秒來計算一點不為過。

心臟搭小橋的中共外長楊潔篪說,希望外國人能夠尊重中國的司法體系。他還表示,中國願意與英國和其它國家在相互尊重和「互不干涉內政」的情況下進行「人權對話」。這和連體雙胞胎的父母與醫生的對話一樣,毫無價值。

楊潔篪作為中共的對外最高長官,堅決否認高智晟在被囚禁期間遭到酷刑折磨,並聲稱,根據「中國司法規定」,高智晟的相關權益得到了保障。

楊潔篪的這番話,恰好明確回答了高智晟在《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裏提到的那位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的震驚和困惑。

以「國家的名義」迫害高智晟


耿和及兒女離開中國後苦等高智晟的音訊!
高智晟寫道:經這次折磨後,我幾乎時常處在沒有知覺的狀態中,更多的是沒有了時間知覺。不知過了多久,一群人正準備再次施刑時,突然進來人大聲喝斥了他們,讓他們都滾出去。我能聽得出,來者是市局的一位副局長,此前我多次見過之。至少在我認知的層面上對之有好感,人較為開明、直率,對我和我全家有過一些保護。當時我的眼睛不能睜開,但我整個人已體無完膚,面目全非。聽得出他也很憤怒,找了醫生給我作了檢查,說他也很震驚,但說這「絕不代表黨和政府的意思」。

3月16日,中共外長楊潔篪對英國外交大臣米利班德說:根據「中國司法規定」,高智晟的相關權益得到了保障。

高智晟寫道:我問他誰的意思能如此無法無天,支吾以對。期間,我要求送我進監獄,或送我回家,他沒有作答。最後他將折磨我的人叫進來聲斥了一陣,命他們給我買衣服穿,晚上必須給我提供被子,必須給我飯吃。並答應盡全力為我去爭取或回家,或進監獄。這位局長一離開,王姓頭目對我破口大罵:「高智晟,你他媽現在還在作夢想進監獄,美死你,今後你再甭想進監獄,只要共產黨還在,你就再也沒有進監獄的機會,什麼時候也別想」。

「只要共產黨還在……」,這和湖北省長李鴻忠在兩會上公開說的做的多麼一致!

中共有心臟病,外長搭「小橋」

據BBC3月17日報導,雖然楊潔篪承認,高智晟因為「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監禁。但拒絕透露高智晟目前究竟在哪裏,也沒有明確說明監禁高智晟是新的裁決還是以前判處的緩期執行裁決。高智晟在2006年底曾被中共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3年,緩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

高智晟2009年2月4日被當局從家帶走後就與家人和外界失去聯繫。BBC記者一直堅持在外交部和公安部的新聞發布會上詢問高智晟的下落,但一直沒有得到確切答覆。


楊潔篪,別讓中共把你泡了當它的虎骨補酒!
高智晟的哥哥高智義今年1月份透露,把高智晟帶走的警察告訴他,高智晟去年9月25日「迷了路,走丟了。」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說,高智晟「在他應該在的地方」。中共政府在農曆中國新年前向人權組織透露稱,「高智晟正在烏魯木齊工作」。BBC記者曾前往烏魯木齊試圖尋找高智晟,但沒有找到他。3月16日中共外長楊潔篪承認高智晟被監禁。
隨後,高智晟哥哥高智義對BBC駐北京記者顧求真表示,「三週前」同高智晟通過電話。長期失蹤的高智晟在電話裏稱自己「挺好」

現在才明白,7個外交部副部長裏,為何2007年中共情有獨鐘挑中了心臟搭小橋的楊潔篪當外長,原來中共是「同病相憐」,也相信楊潔篪對黨時時犯心臟病,能給予百分之二百的理解和同情。

今年是虎年,也是楊潔篪的本命年,中國的東北虎都餓死泡了虎骨酒,心臟搭著小橋的楊潔篪不但要特別注意身體,而且還要特別注意別「禍從口出」。△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