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公雷母”一現 中共末日來臨(多圖)
 
青晴
 
2010-3-15
 

2010年兩會出現四大“雷公雷母”李搶劫,於愛國,倪舉手,朱掏糞。
預示中共末日來臨!

【人民報消息】中共兩會每年都有花絮,今年更出彩兒,由於平時底子深,不需要多半年時間排練,也不需要審查過關,絕斃春晚。

此次光榮當選兩會四大「雷公雷母」的有李搶劫,於愛國,倪舉手,和朱掏糞。

湖北省長李鴻忠「李搶劫」的「搶筆門」與「不道歉門」

李搶劫──湖北省長李鴻忠,原來是電子工業部的一個普通秘書,因為善拍一到中午就和江澤民部長「喀達」鎖門的秘書頭兒黃麗滿,所以名聲很臭、官運亨通。江去中央後,黃麗滿被江調到深圳去啃那塊特區大肥肉,秘書李鴻忠在電子工業部呆不下去了,就先掛職廣東一塊小肥肉當副職,然後待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把市長于幼軍擠走後,把李鴻忠扶正當市長。江勢衰後,黃麗滿被轟出深圳,江再勢衰,接替黃麗滿任深圳市委書記的李鴻忠被胡中央轟到湖北省當省長。


2003年6月16日,深圳代市長
李鴻忠土的掉渣兒。
李鴻忠在兩會製造的「搶筆門」與「不道歉門」,都是在江澤民、黃麗滿的羽翼下慣出來的。想當年李鴻忠剛代替于幼軍當深圳市長時,新華網上的標準相畏畏縮縮,既像營養不良,又像吃不飽的一臉奴才相。

中共官員都有一個專有特徵,見了上級嘴角上翹、面帶恭敬、手勢溫柔;對下級和老百姓眉毛挑的高高,二目圓睜、說話野蠻、下手粗暴。李鴻忠是最典型的一個,被網民選為兩會第一大「雷公」。

2010年3月7號上午11點多,人大湖北省代表團新聞發布會臨近尾聲,《人民日報》下屬的《京華時報》女記者劉傑提了最後一個問題:「您對鄧玉嬌案怎麼看?」李鴻忠臉色頓時陰沉。

李鴻忠連續質問劉傑三遍:「你是哪裏的?你是哪裏的?你是哪裏的?」劉傑懵了:「啊?人民日報的……」李鴻忠接著斥責道:「你真是《人民日報》的?你還問這問題?你還是黨的喉舌?你怎麼引導輿論?」隨後威脅道,「你叫什麼名字?我要找你們領導去!」

讓襠中央傷腦筋的是,現在說大實話的黨官級別越來越高了,像薄熙來那樣當面扮處女背後做婊子的越來越少了。


現任湖北省長李鴻忠。
李鴻忠一把搶走了劉傑的錄音筆,隨後徑直走向電梯。劉傑當場差點哭了,在場的眾喉舌沒有一個敢吱聲的。當天下午,湖北代表團工作人員將錄音筆還給了劉傑,以示寬宏大量。

對於網民憤怒要求李鴻忠道歉和下臺一說,他在第二天(3月8日)接受廣州新快報採訪時表示,這個事件只是一個誤會,不涉及道歉。記者劉傑為怕丟掉工作,已封口,不敢接受其它媒體的訪問。

星期六(3月13日)下午,李鴻忠在參加兩會活動時,乘坐湖北駐京辦派的專車從側門進入會場,讓人民大會堂門外等候糗他的近百名媒體記者沒能見到蹤影。

在人民日報前副總編輯周瑞金等五名學者聯名敦促李鴻忠向受辱記者和全國人民公開道歉之後,已經有數百人在這些學者發表的《關於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奪走記者錄音筆事件善後建議書》上簽名,表示支持。

與此同時,中國大陸及香港地區大約70名媒體人與學者也聯名上書全國人大,要求李鴻忠道歉並辭職,呼籲人大主席團和秘書處啟動調查及彈劾程序。

法律專家列舉中國刑法指出,李鴻忠搶奪記者採訪工具涉嫌觸犯搶奪他人財產罪。而星期天(3月14日),一名自稱來自福州、名叫吳淦的公民給北京市公安局110報警中心打電話,舉報湖北省長李鴻忠搶奪記者錄音筆涉嫌犯罪,要求警方調查。

網友們一邊倒的站在湖北省長李鴻忠的對立面,並為其取暱稱「李搶劫」。

中共「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於再清「於愛國」


中共體育總局副局長於再清。
本來,中共「國家體育總局」的副局長是很難眾所周知的,但副局長於再清卻因為兩會上的一番話而名垂黨史。還得了個綽號「於愛國」。這還得從本屆冬奧會上獲得金牌的中國短道速滑選手周洋說起。

2月20日晚,中國選手18歲的周洋在太平洋體育館進行的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短道速滑女子1500米比賽中以創奧運會紀錄的成績奪得金牌,這是中國選手首次在這個長期由韓國選手壟斷的項目中獲得冠軍。

比賽結束後,獲得冠軍的周洋接受採訪時說:「拿了金牌以後會改變很多,更有信心,也可以讓我爸我媽生活的更好一點。」看到電視裡的這一幕,母親王淑英和父親周繼文眼裏噙著淚水,說:「我家大寶總是這麼懂事。」(周洋小名大寶)。

窮父母節衣縮食培養周洋


周洋的父母周繼文和王淑英。
周洋家庭非常貧寒,母親王淑英患有小兒麻痹行動不便,上世紀90年代末下崗後,曾經買了一臺毛衣編織機,靠給人打打毛衣貼補家用。父親周繼文一次工作中被砸斷雙腿,落下殘疾,無固定單位。一家三口住在周洋姥爺留下的房子,牆壁斑駁、臺階殘損。

走進周洋的家裏,這個60多平方米的兩間半小屋裏,連一件新一點的家具都沒有,唯一新添置的便是為了讓父母能夠很清楚的看比賽,去年周洋特意買的大電視。儘管電視的尺寸相對屋子面積顯得有些大,而且一萬三千塊錢的液晶電視對於這個家庭來說,也算是一筆不菲的開銷。但父母卻很欣慰。母親王淑英透露說,周洋很孝順父母,平時所穿的衣服和鞋都是女兒買的。

18歲的周洋從小就被體育老師發現有短道速滑的天賦,父母為其傾注全部,每天都要早起騎自行車帶周洋去訓練,甚至有時凌晨2、3點就要起來。後來兩腿殘疾的周繼文騎不動了,就換了一輛摩托車。有時候看到周洋訓練後脫下的衣服擰出的汗水,周繼文非常心疼但又不能不咬牙讓女兒練下去。

「父母沒有工作,你要練,就堅持!」王淑英這樣鼓勵女兒,就是告訴她,只要你練,生活再苦,父母也支持。周繼文為了女兒的訓練可謂是該出手時就出手。周洋練習滑冰初期,出於訓練需要,周繼文硬著頭皮花了800多塊錢買了一副旱冰滑輪,各種秒表也是他訓練女兒的必要工具。

據城市晚報記者王曉飛報導,周洋吃飯、訓練、比賽,開銷實在不小,周繼文背著冰糕箱子走街串戶叫賣過,甚至在居民樓的樓道裏靠一根一根賣冰棍賺錢。後來開過炸雞店,又因禽流感被迫關掉了。一個偶然的機會,孤注一擲的周繼文抱著搏一搏的心態,承包了現在的彩票投註站,才讓兩口子的生活勉強有了一點保障。

周繼文不懂滑冰,但他總是靠「天賦」先學會各種動作要領,甚至是訓練方法,回去照葫蘆畫瓢的再教女兒。 據母親介紹,周洋訓練十分自覺刻苦,再苦再累也從不吭聲,高質量的完成訓練,讓很多男選手都自嘆不如。

周洋登上冬奧會最高領獎臺,受訪時,周繼文毫不「謙虛」的說:「她媽媽沒培養,都是她爸培養的!」王淑英也不斷附和著說:「都是她爸的功勞!」誰又能否認周洋的金牌和父母親的全力支持有直接關係呢?

周洋:有些回答讓我覺得自己很虛偽,感覺特別累


周洋獲得冠軍,並且創造了
新的奧運會記錄。
周洋奪冠後,面對記者的提問:「奪冠對你會有什麼影響?」,周洋說:「這塊金牌可以讓我爸我媽生活的好一點。」這句話裸官的兒女是決不會說的,也想不起來說,因此令所有人都看到了周洋和她家庭的辛酸。就是這句打動了無數國人心的真話,卻在殃視每日7點準時播報的新聞聯播中被刪減了。

3月7日,中共兩會期間,於再清參加全國政協體育界別分組討論時,談起有運動員奪冠後感謝父母,於再清說:「運動員得獎感言說孝敬父母感謝父母都對,但心裏面也要有『國家』,要把『國家』放在前面。」

於是,3月8號,周洋立即被安排做客國內某網站,當被主持人再次問及奪冠感受時,周洋的新版獲獎感言,把「國家」放到了第一位,父母放在了第五位:「最想說的就是感謝,感謝國家給我們提供了那麼好的條件,讓我們有這麼好的條件去征戰奧運會,也要感謝支持我們的人,感謝教練,感謝工作人員,感謝我爸媽。」後來周洋受訪時說:有些回答讓我覺得自己很虛偽,感覺特別累。(此報導被刪除)

新浪網上,周洋遭遇「感謝門」的新聞在7個小時內吸引4萬多條網友留言。網友一邊倒的支持周洋:「其實於再清們最應該感謝的就是周洋們,沒有她們拿金牌,你們怎能升官發財、貪污腐敗!」;「於災青,南勇喊你回監獄吃飯;沒有於再青之流的昏庸管理,哪裏有南勇之流的腐敗份子」;「你是冠軍,『祖國媽媽』擁抱你。不是冠軍,只有親媽擁抱你。」「感謝國家感謝黨,讓我父母下了崗。父母生我沒錢養,送我滑冰拿大獎」。

黨的當紅電視喉舌朱軍「朱掏糞」


殃視當紅主持人朱軍。
「朱掏糞」是CCTV當紅主持人朱軍在兩會上得到的美譽。

這個拿著驚人高薪(老百姓的錢)的公眾人物,在接受採訪,被問到大學生淘糞與教育資源浪費的話題時,做出了非常瀟灑、浪漫的回答,朱軍說,讓大學生當淘糞工「可能會改變中國的淘糞現狀」,並且「無論是在思維還是淘糞工具的使用上,大學生都具備優勢」。他並且通過記者,對濟南的5名大學生淘糞工致以祝福。

此言一出,立即在網上掀起了軒然大波。大多數網友都對朱軍尊稱「朱掏糞」。

一個掏糞女大學生對此回敬說:聽說有個叫朱軍的人這麼評價我們幾個掏糞大學生:「我為他們鼓掌,他們摘下了頂在頭上的花冠」,「大學生掏糞工將改變中國掏糞現狀」。呵呵,這個朱軍,我不知道他頭上有沒有花冠,我只是覺得他來掏糞,更能改變中國掏糞現狀,他全家都適合來掏糞。

她寫道:我們這個掏糞工是有編製的,所以才有幾百人搶著掏糞,所以我才說:姐掏的不是大糞,是編製。一個編製有那麼重要嗎?當然重要了。我知道20年前人們都鄙視公務員,都去下海什麼的。可看看現在吧,誰能想到這20年的改革開放能完全讓整個國家體制往20年前走了呢?公務員、壟斷的國有企業成了香餑餑。我家沒權沒勢,我能憑自己的努力,從那幾百人裏搶來這個掏糞工作已經不錯了。都說80後愛國愛出個高房價,80後成了傻瓜。照我看,90後比我們還慘。他們那時候,不是買不起房子的問題,而是根本找不到工作。

一個套在中共脖子上解不開的死結

有網友貼帖子說:無論是「五名大學生當掏糞工」,還是之前炒得沸沸揚揚的「北大學生賣豬肉」,都凸顯出當前大學生就業的困境及尷尬。今年大學畢業生達到630萬,就業形勢十分嚴峻。

幾百人爭搶掏糞工作,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不但社會無法「和諧」,而且要有動蕩、大動蕩!這不僅僅是大學畢業生的危機,最危機的是中共,百姓無法就業,沒有生活來源,這是套在中共脖子上解不開的死結。

有網民悲哀的說:天天講民生,到頭來大學生畢業能當上掏糞工都成了謝天謝地的事情!甚至還有的沒聘上!難道我們的大學教育培育出來的人才連做掏糞的工作都不夠格?學生的悲哀,教育的悲哀……

沒有共產黨,中國才能出諾貝爾獎得主


2000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
高行健。
新華網上常常刊登文章,討論為什麼中國人沒有獲得諾貝爾獎的。其實不是沒有,例如1988年定居巴黎的高行健,1997年加入法國國籍。2000年,因小說《靈山》、《一個人的聖經》等著作,成為首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中文作家。中共封鎖消息的原因是他在大陸時寫的著作讓中共不爽。

中共高調宣傳2009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美籍華人高錕先生,是因為高錕先生的物理學研究裏沒有中共所說的「政治因素」。他的獲獎引發了中國大陸網民的熱烈討論。有人總結出高錕先生獲得成功的關鍵兩步:一、1948年,上海淪陷前夕,高錕先生全家從上海移居英國管轄地香港;二、1996年,香港回歸共產黨統治前夕,高錕先生從香港移居美國。


科學家高錕素有“光纖之父”之稱。
網民說,結論已經出來了:中國大陸的知識分子取得成功的必要條件、取得諾貝爾獎的先決條件是:能逃離中共多遠就逃離中共多遠。

有網友說:大學生十幾年學習的知識和文化最終換來的只是兩個糞桶,是中國高等教育的一個悲哀。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和在兩會上有發言權的人,朱軍應該感到憂慮,提出實際的建議去改善教育現狀,而不是拍手叫好和祝福。

還有網友說:請教朱軍一句,既然你那麼鼓勵大學生去掏糞,你將來會把自己的孩子送去掏糞嗎?

「CCTV」,難怪被娛樂圈視為最惡毒的咒語,確實那些殃視裏當紅的喉舌們都被這個毒咒控制的毫無心肝。

昔日CCTV春晚節目主持人倪萍「倪舉手」不認生身父母


政協委員倪萍從來黨媽說啥是啥!
政協委員、昔日CCTV春晚節目主持人倪萍,在2010年兩會獲得「倪舉手」外號。

兩會上,政協委員倪萍接受採訪,被問及是否行使過否定的權利,她回答:「在大的會議上舉手表決時,我從來沒有反對過或棄權過」,因為 「我是(考慮)國家利益的,我熱愛這個國家,我不添亂。」

難怪倪萍年年被通知當政協會議代表,原來是不給黨媽「添亂」!

倪萍說,「就像一個家一樣,特別知道父母不容易,知道父母的難處,當然也知道父母的缺點,但是在難處、優點、缺點當中,你還得體諒父母,因為是跟著父母一塊過來的,知道父母未來會把你撫養長大。我們當然知道發達國家的優勢,但他們不是我們的父母,我們不是他們的孩子,他們不會管我們,不會給我們管飯吃,所以你得跟父母一塊。」

倪萍大媽這一番話倒把人說糊塗了,「因為是跟著父母一塊過來的」,是一塊打哪兒過來的?是從馬克思那兒過來的,還是從列寧那兒過來的?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史中沒有馬恩列斯,你倪萍的祖宗是誰啊?

「知道父母『未來』會把你撫養長大」,這就更邏輯不通了,每個人都只有一個爹一個媽,爹媽從自己呱呱落地開始養,倪萍大媽是從石頭縫兒裏蹦出來的?長到成大媽的歲數才知道「黨父黨媽」未來會養她?倪萍連生身父母都不認了?

至於說「我們當然知道發達國家的優勢,但他們不是我們的父母,我們不是他們的孩子,他們不會管我們,不會給我們管飯吃,所以你得跟父母一塊。」這就更矛盾了。馬克思是德國人,列寧是俄國人,中共是個不折不扣的外國雜交種,倪萍認中共為父母,她豈不等於說自己是「雜種」的後代。

不僅如此,倪萍還把中國人都當成白癡,煽忽說「發達國家不會管我們,不會給我們管飯吃」,現在互聯網如此發達,去外國探親和定居的中國人也比比皆是,那裏的情況怎樣,大家都知道。例如有多少老人跟著兒女定居在美國、加拿大等發達國家。住在老年公寓裏不但不交錢,而且政府每個月給生活錢,還給媒火費,你用不完還退你錢。免費醫療。每天免費接送這些老人家去老年活動中心,身體不好者還免費吃早餐、午餐。住在自己家裡的,每週一次政府派車接送買菜,政府雇人給打掃衛生、做飯、洗澡等。


倪萍,這些都是你的祖宗?!
在中共治下,別說給你免費公寓住,看中你私家地皮,強拆讓你流離失所。一位昔日黨委書記因隔壁強拆,坐在家裏被殃及砸死,死後4天無人過問,更不要說無數平民百姓被倪萍大媽的「外國雜交父母」迫害過和迫害著。

在中國人要跳樓、自焚來捍衛自己的權益時,倪萍大媽忽悠中國人跟馬列子孫中共在一塊,才有飯吃,才有好日子過,有點太過時了,六十年代人手一本毛語錄時,興許能起點作用,現在不行了,連東北虎都給餓死了11只,打死兩隻,剩下的20只正在奄奄一息。

所以,「倪舉手」的睜眼說瞎話的理論,連紅色科學院士何祚庥都不支持,何院士說:「誰叫你不幸生在了中國呢?」

雷公雷母的出現預示中國共產黨亡

每年的兩會,中共要花數十億元開銷,目地就是上下左右忽悠。往年兩會也有花絮,但今年出現的雷公雷母,幾乎包括了所有的領域:官場高官、體育界、娛樂圈,和黨最重要傳媒陣地。而且雷公雷母的花絮包羅萬象,也都比往年出彩兒。這能是偶然的嗎?

這是讓被屏蔽網絡、被監控手機和電腦的中國老百姓充分看到中共的嘴臉。只要中共在人民的心中死亡,中國共產黨就一定滅亡。△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