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道“无界”的开发者吗?──他终于站了出来(图)
 
2010-3-29
 
【人民报消息】《圣荷西信使报》26日刊登文章报导,让独裁政权下数百万的人可以绕过网络封锁,自由的流览网络的内容,开发这一技术的关键人物之一、硅谷软件工程师艾伦黄近日终于堂堂正正的站出来了。

上星期四,艾伦黄在硅谷咖啡馆通过网络流览时,你永远也想不到,在中国、伊朗和其他国家的50万人正在利用他的网络软件,突破独裁者的网络封锁和审查。估计中共的50,000软件工程师正试图阻止他和其他像他这样的人开发的破网软件。上星期,一个国会的小组讨论了如何帮助谷歌对抗中共的审查,以及帮助像艾伦黄这样的软件工程师。

艾伦黄在国会作证时用的是匿名,当他接受全国电视台采访时,拍摄的画面是他的背影,声音是经过掩饰的。这是出于对中共当局日后打击报复的防范,这位柔声细语的硅谷软件顾问一直隐瞒他的身份。但现在不同了。

艾伦黄说:“我意识到,如果你不勇于面对,中共就会利用这一点。”

艾伦黄在当地的公司无界网,是全球网络自由联盟中的公司之一。通过使用自由联盟的简单软件,人们可以突破所在国家的封锁和监控,自由的在网上流览任何想去的地方。

作为法轮功学员,黄先生于2002年开发出这个软件,来帮助法轮功学员间的通讯。但他很快意识到,不依赖于任何的组织或国家,突破中共的网络审查获得未经过滤的信息,是一项基本需要。

虽然大部份使用无界网的用户在中国大陆,但自从去年伊朗政府限制民主人士使用YouTube、Facebook和其它通讯工具以来,伊朗使用无界网的人大幅增加。越南使用无界网的人数也在增加。其它使用无界网的人来自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其它国家,包括美国。

“如果你没有隐私和安全,你就没有自由。”黄说。

黄深受谷歌将搜索引擎服务转到香港事件的鼓舞。他已经决定,今后不再用匿名。他表示,无界网代表了“正确的技术,站在了历史正确的一边。”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中国网络项目主任、“中国数字时代”创始人肖强表示,在过去的5年中,自由网络联盟已成为人们绕过中共“防火墙”的重要工具。

肖强说:“我们还没有看到中共对谷歌的全面报复,如果谷歌被迫退出中国,自由网络联盟将在中国占据更大的市场。”

上个星期在国会举行的听证会上,前美国驻匈牙利大使帕尔莫,抨击美国国务院没有将3000万美元的拨款帮助网络自由联盟购买更多的计算机服务器和聘请付酬工作人员。

今年1 月,一些由布朗贝克-根率领的参议员写信给国务卿,要求释出这些款项。

帕尔默说,如果无界网反审查技术可以在“防火墙”上打开足够的洞,那么谷歌就没有必要将搜索引擎转到香港,人们直接就可以进入谷歌的主要搜索引擎。

自由网络联盟提供免费的加密软件,使用者可以用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服务器代理切换多个IP地址,让中共的网络封锁和监控失效。

自由网络联盟拥有强有力的技术,与中共花费巨资形成的监测和封锁,自由网络联盟的开销很小。黄说,自由网络联盟是小本经营。黄在白天作为一名软件顾问,夜晚为自由网络联盟工作,并自己出钱购买硬件。人员的配备都是志愿者。自由网络联盟还包括北卡罗来纳州的动态网络技术公司。

艾伦黄赞赏谷歌本周的做法,但他表示,他不能对谷歌四年来附和中共的审查制度视而不见。

黄说,“对我来说,我觉得谷歌做的太晚了。”他希望美国政府对中共采取强硬立场,其它公司应该以谷歌为榜样。他说:“微软应该做同样的事情,雅虎也应该做同样的事情;思科也应该做同样的事情。”

(大纪元记者周容编译报导)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