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可平的這個理論為何黨能忍氣吞聲(圖)
 
李威
 
2010-3-19
 

黨內理論專家、中共中央
編譯局副局長俞可平。
【人民報消息】3月17日中新網有一篇很醒目的文章《俞可平:治國必先治黨 依法治國必先依法治黨》。

目前任中共中央編譯局副局長的俞可平,2006年因《民主是個好東西》一文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報導說,俞可平被視為有影響力的黨內理論專家之一。

「黨內理論專家」這一句稱謂,把俞可平的文章《治國必先治黨 依法治國必先依法治黨》貶的一錢不值。

這種理論專家,說出花兒來,也沒跳出「黨內」,也是黨的御用工具,說出大天去,只不過是一個把希望寄托在中共體制改革上的「黨內改革派」。所以,說來說去還是以維護黨的統治為前提。

報導說:中共中央編譯局副局長俞可平在最新一期《學習時報》上撰文指出,中國共產黨是掌握國家政治、經濟、文化、軍事核心權力的唯一執政黨,黨的領導幹部是公共權力的掌握者。因此,治國必先治黨,依法治國必先依法治黨。

首先,俞可平把「唯一執政黨」這個獨裁體制給砸死了,並確定了「黨的領導幹部是公共權力的掌握者」。難怪黨能忍氣吞聲聽俞可平說什麼「治國必先治黨,依法治國必先依法治黨」。

黨把人民放在對立面

其實,和俞可平先生相比,深圳的林嘉祥書記、鄭州規劃局副局長逯軍和湖北省長李鴻忠們的大實話,更顯的貼近黨情。不是麼?

深圳的林嘉祥書記說:「你們算個屁!」

鄭州規劃局副局長逯軍更進一步,問記者:「你是準備替黨說話,還是準備替老百姓說話?」

湖北省長李鴻忠的問話更明確:「你真是《人民日報》的?你還問這問題?你還是黨的喉舌?你怎麼引導輿論?」隨後威脅道,「你叫什麼名字?我要找你們領導去!」索性動手搶走記者的錄音筆。省長和城管的素質沒有任何區別,唯一區別的是職稱。

最毫不掩飾黨是邪惡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薄熙來的父親薄一波,這位黨內大佬1983年在北京西山中共中央黨校對老朋友楊秉城說:「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連我兒子小熙來也給我一頓鐵拳,把我打的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這個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裏整的樣子,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

楊秉城說:「給共產黨幹,你首先不要把自己當人,我蹲了二次國民黨的監獄,國民黨人對我們客客氣氣的,甚至有人都自己花錢給我們買吃的,買報紙,可我們蹲共產黨的監獄能活著出來,真是命大呀!中共把中國人整死了超過一個億,我卻僥幸的活到今天真是萬幸!」

鄧小平明確沒黨就沒國

中新社報導說:中共前領導人鄧小平曾說「沒有黨規黨法,國法就很難保障」,俞可平的「治國必先治黨,依法治國必先依法治黨」觀點是由鄧小平的這一論斷推演而來。

「沒有黨規黨法,國法就很難保障」,鄧小平明確沒黨就沒國,中國共產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現在簡稱「中國」)的老子。這個「中國」不是延續五千年中華文明的中國,而是中國共產黨在蘇共的豢養下成立之後、「黨」在1949年10月1日建立的那個「國」。這個「中國」雖然還叫中國,但與五千年古國文明毫不相干。所以章子怡對當政的共產黨說,祝賀60歲生日並沒有錯。錯的是,這個非法政權不是她的真正祖國母親。

俞可平的忽悠理論

中新社報導說,俞可平的文章認為,要實現「依法治黨」,就要做到以下幾點要求:

一、黨領導人民制定法律,自己必須帶頭遵守法律,帶頭維護法律的權威。
二、各級黨組織必須在國家憲法和法律的框架內活動,這是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基本要求。
三、黨的各項方針政策必須符合國家的法律。
四、嚴格依照法律的規定和黨章的要求處理黨組織與立法、行政和司法部門的關係。
五、全體黨員,特別是黨員領導幹部,都要嚴格遵守黨的法規。
六、要下決心採取有效措施消除「文山會海」現象。依政策、會議和講話來管理政務和黨務,不是法治。
七、要努力完善國家的法律和黨的法規。
八、要加強黨員的法治教育,增強黨員的法治意識,培養黨員的法治精神。牢固確立在國家事務中「憲法至上」和在黨內事務中「黨章至上」的觀念,堅決破除「黨大還是法大」、「權大還是法大」的謎思。

別說俞可平只列了8條,就是再來80大條、800大條、8000大條、80萬條,一切真機都藏在那第一條:「黨領導人民制定法律」。看了這一條,其它的都不用浪費時間看了。

有一個新聞說,一位男士身穿「一黨獨裁,遍地是災」的T恤衫和朋友一起去旅遊,結果被便衣特務強行帶到派出所拘留,並追問是誰給印的。其實這是中共建政前攻擊國民政府用的口號。

無論是俞可平的《治國必先治黨 依法治國必先依法治黨》,還是劉曉波的延緩共產黨壽命的《零八憲章》,都在「一黨獨裁,遍地是災」寥寥八個字面前現出原形。

遠離中共才有未來

從中共對待俞可平、劉曉波和高智晟的愛恨之中就一目了然,誰在維護共產黨,誰在維護正義:

俞可平的文章刊登在新華網上,被中共譽為「有影響力的黨內理論專家之一」,目前任中共中央編譯局副局長。

劉曉波的坐牢,是中共為了迷糊民眾認同他的《零八憲章》,認同讓共產黨繼續執政的一種變相手段。為了把這種認同擴大到全世界,中共還找人為劉曉波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監獄的警察自然對他不敢不「和藹可親」。

而譴責中共的人權律師高智晟,可沒有他們那麼好運,僅僅因為公開發表給中央的三封信而遭受駭人聽聞的酷刑。此迫害還殃及到全家,先不說把他們的存款全部沒收,吃飯都成問題,連妻子牙齒都被打斷、小手指被折斷;女兒上學特務要坐在教室裏,直到格格被折磨到精神失常;逃到美國後,小兒子問媽媽:我現在可以說話了嗎?

殘害了中國人民60餘年的馬列子孫中國共產黨,是一定要被滅亡的,否則天理不容!

中共的那些衛道士們,無論你們是高級寫手,還是低級寫手,別忘記,你們都是炎黃子孫,都是有著五千年輝煌文明史的中華民族中的一員。

記住,只有遠離中共,你們才有可能談到這兩個字──「未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