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政法委書記奉命掐薄熙來喉管(圖)
 
瞿咫
 
2010-3-12
 

《薄熙來之歌》裡的「黨和國家領導人」薄熙來在兩會參政議政。

【人民報消息】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市政法委書記劉光磊3月10日接受京華時報記者的採訪。他透露,文強案目前還在審理中,將在3月底4月初宣判,之所以時間較長,是「為了搞得更清楚一些」,至於具體量刑,將按照法院審理的情況來確定。他強調不會「從重」。並聲明,目前尚無比文強更高級別的官員涉案。

這種聲明等於是掐薄熙來喉管。薄熙來原準備給文強判死刑,所以聳人聽聞的新聞一天造出好幾個,而且帶圖片。

記者問劉光磊:我們注意到,一些最初被檢方起訴涉黑的人,法院在最後判決時沒有採納檢方的意見,原因是什麼?有壓力嗎?

劉光磊的回答很耐人尋味:沒有壓力。(一方面是採納)律師的辯護意見,最重要的還是重事實重證據,不壓低也不拔高。

現在看來,重慶打黑只打到司法局長,升入中央的、和準備進入政治局常委會的一個都沒碰著。早知道是這樣,薄熙來豁老命幹麼呢?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在重慶就任期間,總罵別人「傻蛋」的薄熙來做了好多連傻蛋都不會做的蠢事,不但派人寫文章罵習近平,比資格當總統,而且還在重慶六大廈上出六個霓虹燈大字「薄書記辛苦了」,近期又搞個什麼《薄熙來之歌》,並且把給名導演造謠而輸了官司的宋祖德雇來當槍手,說文強姦淫了這個、強姦了那個,結果文章均被大陸各門戶網站博客刪除 。這表明薄熙來的腳步和中央不一致。

一想就知道,豎10層樓毛像、唱紅歌、發毛語錄短信的薄熙來要是上了臺怎麼可能讓中國改體制呢,怎麼敢讓老百姓一人一票選總統呢?

薄的小肚雞腸可以和妒嫉心超強的江澤民「媲美」。去年新華網比小豆腐塊兒還小、還不顯眼的那點地方刊登了薄熙來和市長王鴻舉一起種樹的消息,薄都忍受不了,讓新華網把市長的名字拿下,他一個人霸占題目。這種人怎麼能與同事搞好關係、協調合作呢?他作夢都想模仿毛「一句頂一萬句」,讓誰升誰升,要誰死誰就得死,順薄者昌、逆薄者亡。連他父親薄一波都對朋友說,有些話不敢對這個兒子說,怕不知哪天形勢變了,薄三兒又翻臉拿父親當墊腳石。

此次重慶打黑,薄熙來表面整到了文強,但他最終要打誰、要揪誰,薄發表的新聞題目都交代的清清楚楚,甚至怕人看不懂打擊的是哪個前重慶市委書記,索性把其曾在重慶的任期都寫的明明白白。於是,無人不知他重點要整的是原重慶市委書記、現政治局常委賀國強和政治局委員、現廣東省委書記汪洋。

薄熙來瘋了,人一瘋狂就一定失去理智。本來是想進政治局常委會,需要人去給自己說好話,結果從胡錦濤到李克強,從賀國強到汪洋,準備下屆退休的和準備下屆重用的,除了漏掉輾死元配的周永康外,全尖酸刻薄的罵到了。

此次兩會,政治局對薄熙來的態度,是其高調打黑的最好驗收,開會時高層居然沒一個人與薄熙來說話,散會時他趕快第一個溜走,避免無人搭理的尷尬被記者攝入鏡頭。怎麼躲,他也沒躲過3月6日的一出好戲。

這天,上百記者聚集在人大會堂重慶廳,等著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出席「重慶代表團新聞發布會」,薄居然遲到了40分鐘。據知情人透露,不是因為擺架子,而是與身體狀況有關。

當所有記者在會場外等待遲到的薄書記時,重慶代表團新聞官問眾記者要問什麼,結果對臺灣記者要問的溫吞水問題並不滿意,說了一句:「有沒有更辣一點的?」陶醉的新聞官以為薄書記深受「全黨全軍全國人民」的愛戴,殊不知他說的「辣」並不是記者們想問的「辣」。

記者會現場,臺灣東森電視臺的一名記者站起來提問,為了順利問到下一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問的不疼不癢,是關於馬英九的,隨後這位記者忽然話鋒一轉,問的第二個問題被眾多記者評價為當天下午「最牛的問題」。他問薄熙來,「打黑運動是否是你在撈政治資本,為的是中共十八大進政治局常委會?」

顯然,這個問題點到了薄熙來的死穴,全場大陸記者一片低聲驚呼,幾百雙眼睛頓時聚焦在以能言善辯著稱的薄書記臉上,會場裏此時掉一根針都能聽到。

沒有思想準備的回答是最真實的,薄熙來被「辣」暈了,神情尷尬的楞在那裏好久,幾百號人也等了很久,尷尬的薄熙來終於所問非所答的回應:「今天這種場合不適合做秀。」也就是間接的承認了打黑運動是在撈政治資本,為的是中共十八大進政治局常委會。

此次兩會,政治局委員薄熙來被安排在第二排右邊的最後一個位子,中央用這種方法對外暗示十八大對他的安排。另外,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市政法委書記劉光磊3月10日受訪時明確表示,對文強不嚴打,而且不深挖。這也與市委書記薄熙來想達到的目標截然不同,這同樣也是在傳達上頭的意思。

薄熙來已經得了喉癌,不掐都夠嗆,再這麼掐上幾掐……,難怪有人問薄熙來還能活多久。△

(人民報首發)


3月6日下午,人民大會堂重慶廳,重慶代表團開放日,薄熙來出醜後,
中外記者爭搶話筒。看看重慶代表團官員們的表情,簡直是一臺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