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何這麼在乎谷歌
 
李天笑
 
2010-3-25
 
【人民報消息】期待中共放棄過濾真相,猶如癡人說夢。於是谷歌走了,但留下一隻腳在香港。

在谷歌留走未定時,中共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態度:谷歌“愛走不走”。當中共裝作不在乎的事終於發生時,中共卻似被踩到痛腳般亂呼亂叫,暴跳如雷。中共外交部未國務院新聞辦、新華網等均大肆指責谷歌;中宣部立即組織對谷歌大批判,並發出詳細“提示”嚴控谷歌相關信息;國新辦甚至拿出流氓翻臉時的絕招-抖出谷歌進入中國市場時曾作出書面承諾的往事;中共網絡警察則迅速封鎖香港谷歌。

這種前後矛盾的嘴臉正說明中共很在乎谷歌,只不過當谷歌軟硬不吃時,中共無可奈何罷了。當然,這裏面也有借機挑起民族主義情緒和快速為連鎖負面效應滅火的因素。但如果中共真的無所謂,真的認為谷歌事件“是商業公司的個別行為”,那就無必要如此大動肝火和如臨大敵。

谷歌的出走為什麼讓中共這麼難受?這當然不僅僅是面子問題,而是另有原因。

首先,谷歌與眾不同,是一種象徵。谷歌留在大陸,象徵著中共能夠有效馴服西方信息巨頭,無論對內對外都是宣傳話題。谷歌撤出大陸,說是重新實踐“不作惡”原則,這不但反證了中共的惡,也象徵著中共控制力下降,其多年威逼利誘打造出來的西方大企業配合政治審查的現象出現巨大裂痕。

多年來,當谷歌與其他西方大企業一起忍氣吞聲、自我作賤時,中共暗自得意和竊笑。中共牢牢抓住谷歌渴望成為馳騁中國商場一員的心理逼其就範。谷歌的情況在“中國熱”籠罩下西方企業界實際已經成了慣例。

谷歌撤出預示著一種覺醒和轉機。中共在08年北京奧運會後加強網絡封鎖,頻頻干擾谷歌業務。按谷歌創始人布林的說法,在中國做生意的黑暗規則變得更加黑暗,中國的陰影到處都在,揮之不去,使他想起自己和家人在前蘇聯的遭遇。谷歌終於無法承受可以忍耐的極限。當谷歌最終關閉了中國大陸的搜索引擎服務器時,中共清楚,谷歌將開啟一個外國企業維權的先導。谷歌效應已開始出現。全球最大域名註冊商GODADDY 宣布不再提供新的.CN中文域名,成為谷歌之後第一家部份撤離中國相關業務的美國公司。

其次,谷歌的走,使谷歌與中共的衝突焦點暴露無遺。谷歌與中共的衝突焦點並不在於谷歌現有的市場占有率,也不是一般的跨國公司的營運戰略問題,而在於網絡信息能否自由流通。

網絡信息流通對雙方都具有生死攸關的意義,都不是小事。只不過谷歌坦率直言,中共忸怩狡詐;谷歌的立場由商業和職業道德驅動,中共的態度由政治目的決定。谷歌作為搜索引擎的巨頭,信息能否自由流通決定了企業的生存和發展,其中主要是商業利益而非政治考量,比如搜索信息的完整性和Gmail的安全就是谷歌吸引顧客的關鍵。而對中共來說,事實真相恰恰具有解體其統治的致命衝擊力,因此網絡信息封鎖成了它保命的重要手段。特別是來自海外對專制政治、信仰自由及抗暴維權的討論更是中共所最怕。

雙方在信息流通問題上形成了不可調和的對立。一旦谷歌不願屈尊自律,雙方鬧翻乃不可避免。谷歌不走,人們對中共控制互聯網信息流通還看得不甚清楚;谷歌一走,中共的互聯網專制便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

最後,古人說,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在財富與良心兩者不可兼得時,谷歌做了一個示範。簡單的說,就是西方企業和西方國家可以有尊嚴地拒絕中共的利誘和脅迫。這正是中共感到恐懼和憤怒原因。

(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