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出走的商業利益分析(圖)
 
章天亮
 
2010-3-26
 



中國大陸民眾懷念谷歌。

【人民報消息】谷歌的撤離引發軒然大波,不少人從商業利益的角度解釋谷歌的行為。最流行也最荒謬的觀點有兩個。第一個是谷歌競爭不過百度,所以撤走的決定是在用假裝“崇高”的言論自由掩蓋自己商業上的失敗與無能;第二個觀點是谷歌一下子失去了將近四億的中國網民,這種商業損失之巨大難以衡量。

一、荒謬的觀點

我之所以認為以上兩個觀點荒謬,是因為作者有意或者無意地貶損谷歌出走的動機,或暗示谷歌應該繼續接受中共“審查”而留在大陸。

首先,什麼叫谷歌競爭不過百度?根據全球數字市場權威測算與分析公司comScore 的數據,在2009年7月時,全球共發生了1130億次的搜索。其中67.5%是通過谷歌進行的。排名第二的Yahoo搜索份額只有8.9%,而百度只有 7% (數據來源:http://www.comscore.com/Press_Events/Press_Releases/2009/8 /Global_Search_Market_Draws_More_than_100_Billion_Searches_per_Month /%28language%29/eng-US)。至2010年1月,該公司發布的統計顯示,谷歌仍然占據了65.4%的市場份額。誰強誰弱一目了然。

如此強大的谷歌在中國占據的市場份額卻不如百度,這豈不像晏子使楚時所說的“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正是中國的信息環境,不適合谷歌這樣有道德感的公司生長,而更適合百度的生長。

那些所謂的“分析家們”為什麼不透徹分析一下,谷歌在國際上遙遙領先,而在中共統治下(注意這個狀語!)卻不如百度的原因是什麼呢?

其次,什麼叫“谷歌一下子失去了將近四億的中國網民”?我們要弄清楚,不是谷歌失去了中國網民,而是中國網民失去了谷歌!如果沒有中共的信息封鎖,中國的網民可以訪問谷歌在香港或者在全球的網站,存在什麼谷歌失去中國網民的問題嗎?讓谷歌失去網民、或者說讓中國網民失去谷歌的,難道是谷歌嗎?難道不是中共網絡審查在先、網絡封鎖於後,才出現今天這樣一個結果嗎?一個號稱自己開放、跟國際接軌的國家,其執政黨盜用國家資源阻止網民訪問一個外國公司的網站,這個行為多麼無恥!

反過來說,既然許多人願意從商業利益的角度來探討谷歌出走的問題,我這裏不妨也做一點分析,就教於方家。

二、搜索引擎與虛擬世界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在當今這個數字化的世界,或者說信息世界裏,搜索引擎之強大已經足夠給我們構造一個虛擬世界了。這一點的重要性,很多人都有感覺,但並未深入思考。

人在做出理性判斷的時候都是基於所獲得的信息。而我們面臨是一個信息爆炸的時代,專家認為這種爆炸表現在五個方面:“1、新聞信息飛速增加。2、娛樂信息急劇攀升。3、廣告信息鋪天蓋地。4、科技信息飛速遞增。5、個人接受嚴重‘超載’。”根據2009年的估計,全球的信息大概每18 個月就會翻一倍。

如此迅猛發展的信息,其中包含的垃圾信息也無可計量。而一個人每天能夠接受和分析的信息又極其有限。這個時候,我認為“提供正確而有用的信息”,就變成了一個極其重要的事情。如何能夠檢索出“正確而有用的信息”,每個人不可能靠一己之力去做到。這個時候,新聞媒體、教育機構和搜索引擎,三足鼎立,支撐起這個信息社會。

在我看來,媒體負責提供客觀公正的信息,教育機構則負責教給人一個基於道德、理性和邏輯的分析、思考的方式。隨著信息的爆炸,來自媒體或教育領域的信息也隨之爆炸,人們不得不依賴搜索引擎去檢索信息。

正因為信息爆炸中包含著海量垃圾,而許多信息垃圾又是一個虛偽邪惡的黨有意製造(所謂“輿論導向”、“五毛黨”是也)並強行推銷給大眾,“正確而有用的信息”就顯得彌足珍貴。

舉個例子說:當中共在大陸搞文革的時候,“國民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但是中國人即使不覺得很幸福、也覺得很亢奮,甚至懷著“解放世界三分之二受苦人”的熱情,要讓美國人也過上跟中國人一樣的“幸福生活”。為什麼會有這麼荒謬的信條,並堅定不移的實行呢?不就是因為他們只能聽到一面倒的信息嗎?

當 “有毒奶粉”出現的時候,為何國人麻木了很長時間,不就是一方面中共封鎖消息,另一方面,百度的“危機公關”允許公司付費去刪除負面信息嗎?

在這兩個例子中,被蒙蔽的人很可憐,但另一方面,這也說明了在一個數字化的世界,用鋪天蓋地的虛假和垃圾信息,是如何塑造一個人對這個世界的認知的。

人們對搜索引擎越來越依賴,在這上面動一點手腳,就會改變幾乎所有人對世界的認識。搜索引擎的能量之巨,如果一旦被邪惡掌握,其危害可以多麼深遠!

三、“不作惡”應該是所有搜索引擎的信條

我深信谷歌的創始人認識到了搜索引擎的能量,因此“不作惡”才成了谷歌的信條。

同時“不作惡”也成就了谷歌的商業信譽。只有“不作惡”的引擎,才能夠是用戶放心使用的產品,除非這個用戶是心甘情願地被騙。

如我前幾天撰文所說,中國的審查制度對谷歌的傷害最大。因為谷歌就是以“提供信息”作為其產品的。中共強行進行信息審查的結果,等於強迫谷歌生產“偽劣產品”。

我們很難想像,如果中共強迫“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到中國後,就必須用老鼠皮生產女士提包,並出口給全世界,路易威登會不會抬腿走人。這對於一個注重自己品牌的公司,是沒有選擇的。商業信譽一旦受損,品牌形象一落千丈,這個公司就只有倒閉一途了。

認清楚這一點,即使僅僅從商業利益的考慮,我們也應該理解谷歌的決定。你可以說谷歌出走是商業行為,但是你不能否認谷歌的商業利益和他的道德感是緊密相連的。事實上,對於所有的搜索引擎公司來說,“不作惡”都應該是他們的信條。

現在我們就可以得出一個自然而然的結論,就是谷歌的決定是否會造成商業上的損失,並成全了百度。從股票市場上的變化來看,確實是這樣。谷歌的股票跌了,而百度的股票上漲了。但是我們也不能不說,如果這不是出自於明白人短線炒作,就是出於糊塗人的短視行為。

隨著搜索引擎的重要性越來越明顯,百度會和邪惡的中共政權一樣變成垃圾,而谷歌則會贏得更多的信任,牢牢占據搜索龍頭的地位。而當中共倒臺後,四億、也許更多的中國網民則會再一次擁抱谷歌,並對谷歌今天的道德選擇深表讚賞和感激。

那些從商業運作角度分析谷歌事件的人,如果能夠把眼光放得長遠一些,如果能把商業與道德的關係再弄清楚一些,再來談論谷歌是賠了還是賺了也不遲。

(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