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篇污文神秘失蹤 中共歇斯底里(圖)
 
2010-3-27
 
【人民報消息】著名經濟學家何清漣3月27日發表文章《中共為何要污名化谷歌?》說,在中美關係不斷冒出各種氣泡之時,Google總部於3月22日發表聲明,中止在中國的服務並借道香港為中國大陸網民提供服務。
  
文章道,儘管聲明遲至22日才發出,但此前種種跡象表明Google退出已成定局,因為3月12日中共工業和信息化部長李毅中的答記者提問,以及後來新華網與央視新聞網上接連發表的三篇污名化宣傳文章都透露出了這一信息。
  
問題是,中共當局為什麼要以「一國政府」之尊對一家公司退出中國採取很不光彩的污名化宣傳(包括造謠)?
  
一、兩篇神秘失蹤的污名化宣傳品
  
李毅中的說話透露出來的無非是:按中共當局的要求過濾信息(即自我審查)是一項沒有商量餘地的法律要求。谷歌如果不遵守中共法律法規,就是「不友好的,不負責任的,後果自負」。李這番講話代表了中共當局對Google退出中國的立場,也成為今後新華社等媒體不斷重覆的理由。
  
新華網、央視新聞網站上發表3篇文章當中,有兩篇是污名化攻擊。其中「Google在全球演鬧劇」(新華網3月19日),為了論證「Google 的不甘寂寞」,「給全球網民表演了一出『我要走-我不走-我不想走』的鬧劇」,該文「引證」列舉了Google在全球那低下的「商業品行」。至3月20日美東時間晚10點時,我打開新華網這個頁面,卻看到「抱歉!您查看的是已刪除或過期的稿件」,只能用catch功能或到其他網站搜索該文。央視新聞亦於3 月17日發表一篇「谷歌遭代理商逼宮,致劉允郵件獨家曝光」,該文宣布,27家谷歌廣告代理商發表給谷歌全球副總裁劉允的信件,質問谷歌退出後,對廣告商的員工有何補償方案,對於廣告商前期的資金投入有何補償方案。但這封信亦於3月17日晚在央視新聞網站上「神秘消失」,隨後美國彭博新聞則宣告這封信件為偽造。只有那篇「中國拒絕『政治的谷歌』與『谷歌的政治』」(新華網3月20日)還屹立於新華網上,主題是闡述中共當局及被代表的「中國人民」的立場。
  
這篇文章除了繼續拿色情、黃色這類其實被中共當局一直放縱的話題做「顛覆政權、民族分裂、宗教極端」的陪襯之外,最重要的一段話是:「從『谷歌事件』可以看出,谷歌來華的真正目的似乎並非『拓展商務』,而是充當了藉助互聯網輸出思想,進行文化滲透、價值觀滲透的工具」。至於「互聯網審查制度並非中國獨創,世界上許多國家,特別是美國對互聯網一樣有著嚴格的審查規定」這段話,純粹是撒謊,與中國一樣被列為互聯網敵人的國家其實只有北朝鮮、中亞和高加索國家、古巴、緬甸、越南,以及中東地區的伊朗等國。這些國家政權有不少與中共政權同屬國際社會「暴政俱樂部」成員。
  
一篇據說來自《中華工商時報》的文章說法更是離奇,稱谷歌退出是「通過媒體將企業行為公眾化、違背國際慣例要求治外法權的做法」。中國早已非殖民地半殖民地,外國資本何來「治外法權」?這些媒體的胡言亂語,無異於奴隸在歌頌奴隸主「管制有理」。其實,中國最沒有資格反對互聯網自由的應該是中國媒體,難道它們被政府管制、閹割、作踐得還不夠?只能說發出這類聲音的中國媒體都患了斯德哥爾摩症。
  
Google退出之後,各網站與媒體接到中宣部指令,只準發新華社關於這一事件的稿件,懷念、讚揚谷歌的評論一律不放行。
  
二、谷歌退出為何讓中共歇斯底里?
  
從中國近年撤資的外資有許多家,但只有google的退出才導致中共當局如此歇斯底里地發作,仔細想來,其原因不外乎三點:
  
首先,是因為Google在退出時宣布的理由,即無法繼續按中共當局要求過濾信息。這一點確實觸及到了中共近年來拚命捍衛的核心利益──即中共在中國的統治地位。
  
Google要求的信息自由,民主國家視之為理所當然,但在中國就不行。因為中共目前用以維持其一黨專制的兩大手段,除了槍桿子代表的國家暴力之外,就是專司製造謊言的筆桿子與宣傳機器。而互聯網從在中國誕生之日起,中共當局就投入數百億美元的巨資,開發了監控、過濾等與限制互聯網信息傳播的功能。並為控制輿論設置了一整套法律、法規與政府條例,成立了數量龐大的網管隊伍,並起用了俗稱「五毛黨」的網評員。正因如此,Google那不再過濾信息的要求,無異於挑戰中共當局的政治底線。試想,只要信息自由流通,多年來用謊言編織的紅色帝國神話很快就會土崩瓦解。對金盾工程的巨額投資豈不都打了水漂?
  
其次,Google的退出,等於對引無數外資競折腰的「中國市場大蛋糕」說不。自從2006年中國成為發展中國家最大引進外資國以來,中共當局覺得所有的跨國公司都想來中國切一塊蛋糕,對待外資的政策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尤其是新專利法規所規定的所謂強制認證,使外資對它們在華研究開發的技術喪失絕對控制權。中國美國商會一項新的調查顯示,在受訪企業中,感覺不被歡迎的企業已經占到38%。在這些感覺到不受歡迎的公司中,58%的公司提及到了因中國科技標準的強制實施而產生的障礙,還有50%提到了強制技術轉讓的問題。面對日益加劇的壓力,不少外資為了在中國市場立足,只好保持沉默。而Google離開中國市場,就是對中共當局挾以自重的「大蛋糕」表示不屑,對正在猶疑中的外資將起示範作用。
  
第三,從此中共當局再也不能理直氣壯地在世界公然撒謊:「中國的互聯網(新聞媒體)是世界上最自由的!」以前能夠在國際社會證明中共當局撒謊的,只有中國的少數前記者。但Google曾被迫做過幫助中共當局過濾互聯網信息的共謀,它離開中國市場的理由,使中共再也無法繼續撒上述謊言,只能改換成 「依法管制有理」的說法。因此,在國際社會中,中共當局裝扮「負責任的國際社會成員」時會變得更加心虛。
  
我的意思是:Google離開中國,被中共當局污名化是它的光榮,這一光榮不僅可以洗去它過去被迫與中共當局之間不光彩合作帶來的恥辱,還讓其他跨國公司認識到,企業在賺錢之外還有道義責任。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