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退出 中南海恐懼示範效應
 
陳破空
 
2010-3-23
 
【人民報消息】3月23日凌晨,美國谷歌公司(Google),正式宣布“退出中國”。其中文搜尋服務,由中國大陸轉往香港。供中國民眾使用的谷歌中文頁面(google.cn),將自動轉到谷歌香港頁面(google.com.hk)。

谷歌同時宣布,將保留它在中國的“研發和銷售部門”,這是出於最後的商業考量;而中共當局,出於政治考量,對此大抵默許,畢竟,它不願看到谷歌完全撤出中國。

谷歌退出中國,直接挑戰中共的網絡封鎖和網絡審查制度。針對谷歌的撤出,表面上,中南海顯得“滿不在乎”,但從它對谷歌的冷嘲熱諷、以至於逐漸升級的猛烈抨擊來看,中南海實在是十分在乎,耿耿於懷。中共新華社,甚至用了“跳上檯面”、“鬧劇”等文革語言,咒罵谷歌和美國政府,調門如潑婦罵街。

中共方面聲稱,“外國公司在中國經營必須遵守中國法律”。且不說,這個“中國法律”,乃共產黨家法,與中國人民無關,與國際通則相抵觸,等同無效“法律”;就說,這個由中共自訂的“法律”,連中共本身,都並不遵守,常常自我違反,更證明其無效性,憑什麼強求他人遵守?再說,中共並沒有在其任何“法規”中載明,引擎公司應該怎樣封鎖互聯網,應該屏蔽或過濾哪些內容和字句。(中南海心虛,封鎖互聯網,至多發“內部通知”,而不列法規。)

中共又聲言:“堅決反對將商業問題政治化。”但,將商業問題政治化的,恰恰是中共自己。因為,作為全球最大引擎公司,谷歌在世界範圍內,都有標準化的商業運作模式,在絕大部份國家和地區通行無阻;唯獨,在中國境內,展開同樣標準化的商業運作時,卻受到來自中國政府的政治壓力,中共竟要求谷歌配合,實施信息過濾、信息屏蔽和信息封鎖。這是中共的政治要求,赤裸裸地,將商業問題政治化。

中共喉舌進一步指控,谷歌“藉助互聯網輸出思想,進行文化滲透、價值觀滲透”,“試圖改變中國的社會制度”。谷歌果真能起到如此作用?中國網民求之不得,恐慌不安的,惟中共腐敗集團而已。

但,中共的大言不慚和振振有詞,卻提醒世人,中共本身,為了 “輸出思想”,對他國搞“文化滲透和價值觀滲透”,正忙得不亦樂乎。共產黨味道的“孔子學院”,比比皆是。中南海甚至猛砸450億巨資,要把中共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臺等,推向國際;還要打造一個類似阿拉伯半島電視臺的英語新聞頻道,24小時狂轉,對外傾銷中共的垃圾價值觀:獨裁與腐敗。

事件後期,中共媒體甚至指控“谷歌暗通美國情報機構”,卻並未羅列證據。中南海反應,是典型的酸葡萄心理:“吃不上葡萄,就說葡萄是酸的。”論用意,中共是要挑撥中國網民,削弱他們對谷歌的信任。但,在中國,對互聯網實施過濾、屏蔽和封鎖的,恰恰就是中共安全部門、情報機構,中共喉舌的指控,彷彿針對中共自己。

谷歌撤離中國,事發於中共的網絡間諜活動。中共通過潛伏於谷歌的“中國員工”,複製谷歌代碼,盜取谷歌的商業機密和核心技術;而中共網絡特務,明目張膽地攻擊中國異議人士設立於谷歌的電子郵件,也令谷歌不堪忍受。

諷刺連連的,還包括,帶頭指控“谷歌暗通美國情報機構”的中共媒體,乃是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世人心知肚明,這個《環球時報》,正是中共以“辦報”為名的駐外情報機構!

谷歌退出中國,中南海最恐懼的,是其示範效應。假設有朝一日,雅虎、微軟、思科等公司,也群起效尤,四面楚歌的中共,其尷尬、窘迫與恐慌,可想而知。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