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退出中國大陸 激起千層浪(圖)
 
2010-3-24
 



大陸網友在谷歌總部前布滿鮮花。

【人民報消息】據美國之音報導,谷歌宣布退出中國市場的消息在太平洋兩岸引發巨大的衝擊波。自從鄧小平在中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以來,歷任中共領導人都強調與世界接軌和改革開放,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谷歌退出中國大陸給中國的國際形象帶來了負面影響。

*谷歌:不再忍氣吞聲*

谷歌公司在其官方網站上發表了高級副總裁,企業發展和首席法務官大衛-德拉蒙德的一篇聲明,題目是:谷歌對中國的新政策:更新。

文章回顧了來自中共的黑客對谷歌和其他美國公司網站的攻擊後說:“這些攻擊和監視,結合幾年來中共對網絡言論自由的進一步限制 ----包括對Facebook,Twitter,YouTube,Google文檔和Blogger一貫的封殺----讓我們做出決定,不再繼續審查Google.cn的搜索結果”。

文章說:“因此,今天我們停止審查Google.cn上面的搜索服務,包括谷歌網頁,谷歌新聞 和谷歌圖片。用戶現在訪問 Google.cn將重定向到Google.com.hk,網站服務器位於香港,提供未經審查且專為大陸用戶設計的簡體中文搜索。”

*歸咎於中共當局的強硬*

谷歌的聲明還對無法“想出兩全其美的辦法兌現承諾停止審查Google.cn的搜索結果表示遺憾,並且表示是中共當局的不妥協和強硬促使谷歌不得不撤出中國。聲明說:北京“明白無誤地表明自我審查是一項無法妥協的規定”。

*保護員工員免受迫害*

谷歌公司在聲明中還聲稱美國總部負全責,努力保護其中國雇員免受可能的迫害。谷歌說:“最後,我們在此明確聲明,所有以上決定都是由美國的管理人員推動和執行的,沒有中國員工應對此負責。”

*中共惱羞成怒*

據報,谷歌是北京時間凌晨三點撤出中國大陸。而中共官方罕見地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據中新社北京3月23日電,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網絡局負責人(星期一)凌晨就谷歌公司宣布撤出中國大陸發表談話。這位負責人聲稱,谷歌公司違背進入中國市場時作出的書面承諾,停止對搜索服務進行過濾,並就黑客攻擊影射和指責“中國”,這是完全錯誤的。 我們堅決反對將商業問題“政治化”,對谷歌公司的“無理指責”和做法表示不滿和憤慨。

* 官媒:一邊倒抹黑谷歌*

與此共識,中共官方媒體開始了攻擊谷歌的行動。 《環球時報》發表一系列文章,抨擊谷歌是:“谷歌代表不了外企”; “谷歌全球樹敵,不止得罪中國”;“谷歌一旦退出中國就很難返回”等等。

新華社的報導援引了境外網民的評論,稱“境外網民譴責谷歌挑釁中國法律”。新華社所引述的各國網民的話幾乎一邊倒地嘲諷谷歌。如美國網民說:谷歌自大又愚蠢。加拿大網民說:輸家是谷歌。英國網民:谷歌在這裏也得接受過濾和審查。俄羅斯網民說:中國人好樣的。德國網民說: 谷歌只是玩了個小把戲。新華社還發表文章稱:“谷歌把自己逼進死胡同。”

*外媒和網友說真話*

中共官方媒體的報導,顯然和中國網友以及海外主流媒體的報導大相逕庭。

《華盛頓郵報》在谷歌退出中國前夕發表題為:《中國人民失去谷歌將意味著“只有黑暗”》的文章。文章說,占中國三分一互聯網市場的谷歌已成為中國人沒法失去的必需品,有被訪者說連丟失眼鏡也本能地先想到谷歌找。報導說,如果北京不向谷歌妥協,除勢將走向封閉、自我邊緣化之外,還可能引發社會動蕩。

*專家:大國向什麼方向崛起?*

《紐約時報》的文章稱谷歌撤出中國意味著谷歌四年的努力付諸東流。谷歌的本意是,即使在北京嚴格審查之下,谷歌仍然能夠向中國人民提供更多的信息,並且最終能夠推動當局放鬆對互聯網的管制。然而,事與願違,中共近年來加緊了對互聯網的監控。

《紐約時報》還援引加大伯克萊分校中國互聯網項目負責人肖強的話說,谷歌退出中國具有歷史意義,因為互聯網被看作是中國和世界接軌的催化劑。谷歌無法在中國大陸生存的事實明確地顯示出中國作為一個大國而崛起的方向和國際社會所期望的不同。

*白宮:表示失望*

《華盛頓郵報》報導說,奧巴馬政府星期一對谷歌和北京沒有就這家公司的google.cn能夠繼續在中國運營達成協議表示失望。奧巴馬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邁克哈默說白宮尊重谷歌的決定。哈默說,“我們在過去曾經直接和北京提及這一問題。奧巴馬總統和克林頓國務卿都在多個場合強調我們致力於推動互聯網自由,反對新聞檢查。”

*人權組織:勇敢的谷歌*

谷歌退出中國的決定也受到了世界人權組織的歡呼。《記者無國界》的聲明說:中共當局選擇新聞檢查而不是開放他們的互聯網。我們對世界最大的搜索引擎在(中共)新聞檢查官的壓力之下被迫結束中國的業務表示強烈的憤慨。我們讚揚谷歌的勇敢的立場。

*相當於在道德法庭提起公訴*

《人權觀察》的聲明說,谷歌的行動是朝向表達自由和信息自由方面前進了一大步,這相當於對中共對互聯網實施新聞檢查的做法提出公訴。

* 互聯網公敵*

中國有3億3800萬網民,但是中共當局對互聯網實施嚴格的限制,中國網民無法享有其他國家網民所享有的最基本的信息。在國際人權組織《記者無國界》所列的世界上12個互聯網公敵國家中,中國和北韓等名列前茅。

*危邦不入 亂邦不居*

有些中國網民也紛紛在網上對谷歌退出中國發表自己的看法。網友 樂若魚說:“那些此前質疑谷歌是炒作的人可以去抽自己幾個嘴巴了。在一個除了錢和權啥都不認的社會,沒有人相信有所謂的道義堅持,但不相信並不代表沒有。”他還說:“對於谷歌的批判,最近各大網站的首頁都有,且都是同一篇文章,這說明這是安排的結果。我們的網站和政治結合的是如此緊密,又怎麼好意思指責谷歌呢? 樂若魚援引孔子的話說,子曰:危邦不入,亂邦不居。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我們的古訓,谷歌也喜歡。”

琴劍:“很多人嘲笑谷歌,這沒什麼好奇怪的。在娼妓雲集的地方,貞潔的女子會受到誹謗和譏笑。”

小白兔:“要讓人民活的有尊嚴,聽到沒?讓你有,你就有,沒有也有。讓你沒有,你就沒有,有也沒有!”

*匪夷所思:中共反對政治化*

淩宸發表《別了,谷歌CN》的文章。文章說:“在 一個以政治決定一切的社會裏,卻談出反對政治化的觀點,讓人匪夷所思。已有證據攻擊了別人的網站,居然還能‘對谷歌公司的無理指責和做法表示不滿和憤慨’,也讓人驚異得不知所措。指責別人不遵守中國法律,但自己的憲法第35條關於言論自由的權利已表述得清清楚楚,還真讓人存疑究竟是誰不遵守中國法律。”

淩宸在文章中說:“這可能是一個有原則的政府逼走了一個不要臉的企業。哦,不好意思,我弄錯了,請把政府和企業兩詞對換一下。”

* 網友:違法的一方不是谷歌*

對中共發言人所稱的外國公司必須遵守中國法律的說法,中國著名互聯網評論人士北風發表文章認為:“谷歌退出中國,根本就不是遵守不遵守中國法律的問題,而是中共在互聯網審查方面沒有透明的法律保障的問題,由此而引發的違法一方,不是谷歌,而是中共監管網絡的一些機構。”

文章分析說,中國的互聯網審查體系存在著一個黑箱操作的,不敢攤在陽光底下的由宣傳主管部門(黨務系統)的宣傳提示構成的潛規則系統。官方檯面上的文章不會有任何提及,主管機構不會出具正式的法律文書列明該行為依據的法律條款及異議途徑,甚至有時只是電話口頭通知,而不會出具任何書面通知。所以宣傳主管部門要求谷歌過濾搜索結果時,根本不可能列明任何中國的法律依據。

*新頁面只能搜索天氣*

谷歌撤出中國大陸之後,頁面自動轉到香港的服務器,並且留下一句讓人充滿希望的話:“歡迎您來到谷歌搜索在中國的新家”。不過,中國大陸網友用谷歌在香港的頁面進行搜索嘗試,連任何一個大陸政府領導人的人名都無法進行搜索,其它更不待說。唯一一個搜索無阻的是天氣情況!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