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事件,政治還是維權(圖)
 
章天亮
 
2010-3-23
 



大陸網友在谷歌總部前獻花。

【人民報消息】谷歌終於選擇放棄網絡審查,轉而把服務器轉到香港。說谷歌退出中國並不準確,相信谷歌會在香港運行下去,而中共也會想辦法給香港的谷歌找些麻煩。

早在2008年7月5日,我發表《從甕安事件預測奧運前政局走向》時就曾經談到:“開放互聯網、廢除違憲的勞教惡法、釋放被關押的信仰人士……這三件事,中共是一件也不敢做的。”所以當谷歌在今年一月份,準備就網絡審查問題和中共談判時,我們就知道,這種談判實際上就是攤牌。既然中共不可能讓步,攤牌的結果只能是谷歌抬腿走人。

有意思的是,很多人在從商業利益得失的角度來分析谷歌的做法是否明智時,中共開始痛罵谷歌“將商業問題政治化”。的確如此,對中共來說,谷歌退出中國大陸的決定遠遠不止是一個商業決定,而是一個政治影響深遠的姿態。其根本原因,在於谷歌要捍衛自己的權利。

言論自由對於一個人來說是一項權利,對於一個公司而言同樣如此。像谷歌這樣靠提供信息賺錢的公司,不給它言論自由,就等於強迫谷歌生產“劣質產品”或“有毒食品”。大陸的信息審查,實際上等同於多年來一直給國人灌食信息垃圾,或者說“狼奶”。一個在自由世界生產牛奶的公司,如果到了中國卻只能生產狼奶,還得昧著良心告訴消費者它生產的就是牛奶,只要稍有良心的人,都會慚愧無地。現在,谷歌的領導層終於受夠了。

從谷歌PK中共的結果看,所有那些在中國捍衛自己基本人權的人面臨的何嘗不是和谷歌同樣的困境?

所有希望中共讓渡權利、開放言論、信仰自由、司法獨立,甚至和解共生的做法何異於與虎謀皮?中共或其幫兇會像指責谷歌“將商業問題政治化”一樣,指責維權人士“將維權運動政治化”。可惜的是,中國的維權者沒有谷歌的財力和底氣,更無法像谷歌一樣離開大陸,所以只剩下兩種選擇:要麼忍著等死,要麼奮起反抗。

當今世界是中共害怕谷歌,還是谷歌害怕中共?答案其實很明顯。中共沒辦法掐死谷歌,而谷歌卻有足夠的財力和技術去拆掉中共的信息柏林牆。中共這樣跳著腳亂罵,又是封鎖Youtube,又是對谷歌香港網站和全球主頁搞域名劫持,在我看來實屬虛張聲勢。

大陸那些爭取自由的人們也應該看到這一點,中共實在沒什麼可怕的。所謂的信息封鎖,無非是不讓我們說出和聽到真話而已。只要我們人人都講真話,這個虛弱的政權就會解體。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