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運前夕中共風聲鶴唳 警方又放“衛星”(圖)
 
山河
 
2010-11-5
 
【人民報消息】11月中旬,廣州承辦的亞運會就要開始了,中共官府的媒體開始鑼鼓喧天。在廣州,如果你不刻意的留意一下身邊日益增多的“被義務”的紅袖箍,差不多覺察不到什麼氣氛的變化,沒人談論亞運,沒人談論廣州樓宇的新包裝。只有當人們談到車輛限行的時候,才會說到:哦,亞運限行。什麼亞運啊、什麼政治啊,在海外走動多、消息靈通、見慣了世面的廣州人眼裏,統統都是浮雲。

北京上海廣州個個危險?

2008年7月,中共綜治委副主任、政法委副秘書長、綜治辦主任陳冀平放言曰:“作為奧運史上規模最大、參與人數最多的一屆奧運會,北京奧運會安保任務前所未有地艱鉅。”不務正業的陳冀平還繪聲繪影的描述了一番如何如何的恐怖、如何如何的艱鉅。就這樣,北京警方毫不客氣的給自己頒發了一頂桂冠。

世博之前的2009年7月,上海警方則豪邁的說,世博安保比北京奧運更艱鉅,云云:“第一,北京奧運會時間比較短,上海世博會卻要持續大半年時間;第二,北京屬於內陸地區,而上海的市區之外還有長512公里的海岸線和面積2.1萬平方公里的近海海域。換言之,上海世博會的安保工作可能比北京奧運會更複雜、更艱鉅,涉及的警種更多。”於是乎,上海警方朱唇輕啟,輕輕鬆松就把北京警方的桂冠給取了。

風水輪流轉,今年到他家。到得2010年的廣州亞運會之前,終於輪到廣州警方出來放衛星啦!不用我說,您就能猜到他們會說什麼。中共廣東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廳廳長梁偉發表示,“場館分散,社會環境複雜,相比北京上海的環境,廣州亞運安保難度更大。”梁廳長一番有理有據、義正詞嚴的剖析,就探囊取物般摘了上海警方的桂冠,戴在自家腦袋上。

北京上海廣州這三個地方的警方,在他們自家的嘴巴裏,怎麼就這麼點兒背的命呢?一個比一個不容易,一個比一個風險大,一個比一個冤大頭。有一點讓人很不容易明白,怎麼他們治理下的轄區,總是暗礁密布、風險橫生,一個比一個危險呢。有能、還是無能,這是個問題。

北京、上海、廣州,這三個地方,偏偏我可以說是相當的熟悉。因為近年來這三個城市我經常穿梭往來、友人如雲。依我自己的觀點,按照地域人的脾氣火性大小來排列一下的話,北京人排名第一,街頭巷尾扯著嗓門說話的人還是處處可見,動不動就爭個臉紅脖子粗、跳腳揮胳膊的也不乏其人。最差是廣東人,平日幾乎沒有印象見過他們吵架,而且很多廣州當地的朋友,連大聲說話都聽不到。其實呢,這三個地方的百姓,跟全中國其他地方的百姓並無大的分別,溫順、得過且過,並且習慣了逆來順受。

這三個地方的百姓,相比中國其他城市和地區,還是比較富足的。我對這三個地方的看法是,飽暖滋生求安逸之心,就算其他地方的百姓都起來造反了,這三個城市的百姓仍然會老老實實的呆著的,表面平靜,內心東張西望,以僥幸的姿態,期待自己在不付出代價的前提下,摘取最後的果實,就算有點水果皮也可以。換句話說,對中共這個政權,他們可能不缺乏衝動的因素,但不可能會衝動。

廣州亞運的“對敵鬥爭”

警方的姿態等於表示感到內心壓力很大、並且都是前無古人的嚴重壓力。面對這樣一群素食性格的民眾,以素喜強暴著稱、以口味甚重揚名的北京上海廣州三地警方如此緊張,是不是非常不尋常?花開三朵,只表一枝,北京奧運、上海世博已成昨日黃花,按下不表,看看梁偉發這朵廣州的花兒是怎麼表的。

廣州媒體報導:梁偉發分析稱,“廣東地處改革開放最前沿、與敵鬥爭最前沿,社會環境相對複雜。”

梁偉發的話兒,我猜三十歲以下的海內外華人大部分都聽不懂。這話是在30年前的廣東官員嘴巴裏天天講的。當時中共把中國經濟折騰到處於崩潰邊緣,不得不放下臉皮、敞開國門,求助自己仇恨了三十年的外界力量來盤活自己的經濟。猛然間聽到偉發哥嘴巴裏發出這樣的話,很有時光穿越的效果。

廣州官方自己爭著搶著要辦的亞運會,怎麼成了對敵鬥爭了?敵人是誰?看看廣州警方的措施,來猜猜廣州官府的敵人吧。

據廣東政法網報導:“長達一年的亞運安保工作日漸升級,廣州亞運安保已經進入‘百米衝刺階段’。為了舉辦一屆平安的亞運會,警方一次次掀起嚴整風暴:‘洗樓’清查出租屋、掃除‘黃賭毒’、地鐵車站碼頭全部安檢……所謂‘洗樓’,不是要全民大掃除,指的是警方清查出租屋行動。據統計,目前廣州共有出租屋 331.3萬套,登記在冊流動人員637.33萬人。最近出租屋大排查的重點,是亞運場館周邊地區、疑似高危人員和同地緣、同業緣聚居的流動人員和出租屋。”該文還報導了如何通過“洗樓”行動、掃除了多年掃不掉的色情一條街,如何通過清查流動人口、抓獲了N名打架鬥毆的小混混。總之,在這次充滿懸念、荊棘坎坷的與敵鬥爭中,警方大獲全勝。

2010年10月15日,廣州媒體登出廣州亞運安保措施。包括:市民禁放氣球、風箏、孔明燈、模型飛機等,也不准放鴿子;警方規定,違者可被處罰五百元至三萬元人民幣的罰款。買刀實名制,五金店早已被通知禁止銷售包括菜刀、大型水果刀、銼刀等危險刀具,只能出售不超過五厘米的小刀和指甲剪。進入地下商場、地下車庫、乘地鐵、輪船要安檢等等。

一共十五天的亞運會,禁放氣球、風箏、孔明燈、模型飛機、鴿子等五十天,進入地下車庫須安檢五十天。地鐵、珠江乘船等安檢超過五十天。至於“菜刀實名制”麼,說是兩個月,其實老早就開始了。市民養的鴿子要禁飛,不知道野鴿子、還有自然生長的那些可憐的鳥兒飛過廣州會是什麼下場——什麼罪名?依法逮捕,還是依法擊斃?

製造精神壓力的安保手段

但是從這樣苛刻的所謂安保措施中,市民們看到瘋狂和恐懼。有網友疑問:“飛機、大炮、坦克他們都有,他們怕什麼呢?”“開亞運會跟信鴿放飛有啥關係,把信鴿當成恐怖分子了?這此當官的怕成這樣。”有網友打趣說:“只是禁止信鴿放飛嗎?我們養的全是賽鴿、家鴿,這些鴿子飛沒事的……”

治安恐嚇之外,廣東省還從精神層面著手,嚴厲管治娛樂服務業和旅館業:以往通宵或清晨四、五時才打烊的卡啦OK場,已被嚴格要求在凌晨二時關門;入住省內酒店亦須提供所有入住者的身份證。男女同房一定要拿出兩個身份證,除非訂房者能拿出結婚證;朋友到訪,需事先出示身份證登記、堪比探監。

2010年9 月28日,《解放軍報》報導:首批1,200名參加廣州亞運安保任務的武警官兵25日正式上崗,協助廣州市的公安民警擔負起亞運安保“拱衛羊城”三道防線治安檢查站的執勤任務,嚴把入穗門戶,對入穗人員、物品、車輛進行嚴格檢查。2010年10月17日截至下午5時,擔負廣州亞運安保任務的武警廣東省總隊 25個單位萬余名執勤官兵分三天三個批次全部入駐廣州亞運城、大學城、奧體中心、海心沙等78個亞運場館,開始履行安保任務,保亞運平安。一批新型防暴車、水槍車、裝甲運兵車等先進執勤裝備隨部隊一同入駐。

其實呢,禁飛航模、鴿子、氣球是為了防止百姓用這類“迷你型飛行器”散傳單、掛條幅、放錄音等方式揭發共產黨的罪惡。1992年4、5月間,胡石根、劉京生等計劃用航模直升機在天安門廣場上空散發抗議“六四”屠殺的傳單。禁止刀具,不是刀具有威脅性,而是一旦當局需要對群眾暴力相向的時候,確保群眾手無寸鐵,能被安全快速的搞定。防暴車、水槍車,是為了驅散、制止“運動”會期間可能出現的大規模集體“散步”、喊冤、上訪之類的群眾性“恐怖”活動。至於無處不在的安檢、登記,無他,醞釀恐怖氣氛、對小老百姓製造心理壓力。在廣東共黨幹部眼裏,廣東這地方的確可怕啊,毗鄰港澳、民眾海外聯繫廣泛、民眾的人權意識強。

廣州爭辦亞運會,是江系馬仔李長春、陳紹基、張德江、黃華華們在搞的大形象工程。沒想到原計劃坐鎮廣東的陳馬仔在亞運之前被汪洋給快速搞掉。汪洋要“節儉辦亞運”,應該說汪不想分享李、陳剩下的這個惡名。但是廣東警方、武警還是喳喳呼呼、照抄照搬江系搞北京奧運、上海世博的變態安保手段。為何?

因為在他們一手製造的沸騰民怨之前,他們都是一丘之貉唄。

轉自【新紀元周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