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其人》楔子(圖)
 
2010-11-4
 
【人民報消息】(編者按:《人民報》網站在2005年5月30日曾刊登系列文章《江澤民其人》,又過去5年半了,很多人對於江已經開始淡忘,但其當政13年給中國人民帶來的有形和無形的災害至今卻愈演愈烈。毛外孫曾說,你吃了五個饅頭說飽了,可之所以飽了,是因為有其它饅頭墊底啊。他稱之為「一個饅頭和五個饅頭」的關係。很有道理。中國社會之所以走到今天,一個爛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與江澤民有直接的關係。所以我們今天認為有必要再回憶一下江當政時的真實面目。)




楔子:唐代千年怨氣 郁結邪惡怪胎

且說大唐武德九年,高祖李淵賴次子李世民削平天下十八路反王,滅盡七十二道煙塵,安享富貴,江山一統。高祖有四子,建成、世民、元吉、元霸。李元霸早夭,建成封英王、世民封秦王、元吉封齊王。建成、元吉與高祖寵妃張艷雪、尹瑟瑟私通,曾被秦王撞破,雖事後囫圇過去,心中畢竟深以為恨。按照過去帝王繼承規矩,高祖千秋萬歲之後,建成當繼位,但李世民功高蓋世,大唐江山幾乎為他一人打下,高祖常常讚譽有加,建成、元吉心中十分妒恨。

“元”、“吉”二字,合之頗類“唐”字,故元吉自命有天子之份,覬覦大位已久,建成懦弱不成事,忌憚者惟秦王而已。元吉欲先假建成之手除去秦王,再除建成以自代,終宵謀劃。

恰逢平陽公主病逝,文武宗親皆去送葬,建成、元吉假意擺下酒宴,邀秦王共飲,卻在酒中下了劇毒。秦王生性豁達,只道建成與元吉知錯謝罪,坦然不疑,舉杯欲飲。自古“王者不死”,秦王才飲一小口,一隻燕子飛過,遺糞於杯中,又污了秦王衣服。秦王遂起身更衣,忽然腹痛如絞,回府後,終宵泄瀉,嘔血數升,幾乎不免。自知酒中必有蹊蹺。唐帝聞之,恐秦王兄弟之間不能相容,欲使秦王移居洛陽,自陜西以東皆由秦王主政,建天子旌旗,如漢梁孝王故事。

建成、元吉大恐,知秦王膽略過人,胸襟如海,文有長孫無忌、徐懋功、李淳風、房玄齡、杜如晦,武有秦叔寶、程咬金、尉遲敬德、李靖等,日後舉義旗,天下歸心,無人可制,於是再設毒計,欲調秦王手下大將遠征突厥。秦王見事緊急,遂將建成、元吉穢亂宮廷之事告知高祖,高祖命建成、元吉第二天進宮對質。建成、元吉次日率亡命之徒四、五百人,來到玄武門前,只等秦王一到便下殺手。誰知秦王早有準備,身披鎧甲而來。建成、元吉見秦王,便彎弓射了三箭,皆被秦王躲過,秦瓊還了一箭射死建成。元吉欲逃,被尉遲敬德一箭射死。此事史稱“玄武門之變”。

李元吉死後,惡靈下地獄還業,閻羅王知其與父皇寵妃通姦,並姦殺李世民未婚之妻等亂倫之事,又以鴆酒毒害秦王,以弓箭射秦王等有違天倫之事,十惡不赦,因而將其打入無生之門,下無間地獄,經過千年消磨,已不具先天生命之形骸,無完整思想,只剩一股嫉恨之氣,此為後話。

世民即位,稱太宗皇帝,改元貞觀,開創貞觀盛世。太宗仁德如天,體恤百姓,繼帝位,上順天意,下合民心,實為蒼生之福。

貞觀二十二年,玄奘取經歸來,太宗親率文武百官在朱雀橋邊迎接,並做《大唐三藏聖教序》以記其盛事。貞觀二十三年,太宗駕崩,因護持佛法、弘揚道、儒有功,為人仁、義、智、勇足備,清心寡欲,約己愛民,且其人來歷非凡,絕非世人之管窺所能洞見,後歷次轉生皆自然秉蒼穹正氣,或為帝、王、將、相,或為文人學士、武學宗師,難以悉述。

話說千年之後,正是法輪聖王以彌勒之佛乘下世,傳大法,救度眾生。宇宙間舊的勢力,以協助之名干擾正法救度眾生之事,因此要造一個最無正念理性,蠢、惡、壞、奸、醜、顯示、妒忌、遇事膽小如鼠之人形大醜,行干擾正法救度眾生之惡,名曰符合相生相克之理,用以所謂考驗大法弟子。

此醜以任何世上之生命造都是對其生命不公,因其必犯下萬古大罪、惡貫宇宙蒼穹,用過後必然銷毀,只能在無間地獄中找最為合適之物,最好曾與下世救度之人有大怨大恨。找來找去,發現唐太宗時之惡人李元吉滅後,妒忌之邪氣還有一絲尚存,故引其竄入世間,導入陰氣濃重之墓穴中。

墓中早有一蟾蜍伏於其內,張嘴欲鳴之際,忽將這千年邪氣吸入腹中,頓時蟾蜍之元靈被沖離體投生而去,而那千年邪氣卻成了蟾蜍之邪靈。幾年後,蟾蜍壽終,已得蟾蜍之形的千年邪靈之氣轉生投人胎,成為江澤民。


(版權歸大紀元所有,歡迎轉載,不得更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