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士长惊人回忆:喊毛主席万岁必须看场合(图)
 
戚思
 
2010-11-19
 

这个封面预言了中共的未来!

【人民报消息】11月17日,新华网上出了一篇文章《卫士长回忆:毛泽东喜欢听大家喊万岁吗?》,此文摘自作者权延赤写的《卫士长谈毛泽东》。这本书2010年10月由中共党的出版社「人民日报出版社」发行出版。

作者「权延赤」这个名字起的非常明确:谁的权力要延长呢?是嗜血的「赤龙」中共。再看书面设计也让人一目了然,撒旦教马克思主义的中国教主毛泽东的头像浸泡在中国人民的鲜血中。

真正的毛是个什么东西?毛的亲属心里清楚,所以要花大价钱买毛侍妾张玉凤花三、四年时间写的回忆录的版权,为的是不让人知道历史真相。御医李志绥写的《毛的私人医生》,张戎夫妇经过11年走访毛身边人写成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更都是真实历史的一部份,所以在中共国不许出版,凡能出版的、被高调宣传的,都是假货。

譬如《卫士长回忆:毛泽东喜欢听大家喊万岁吗?》这篇东西写的就特别搞笑,搞笑在哪里呢?搞笑在发表的时间不对,如果是发表在狂热的文革时代,一点问题没有,那时人满脑子都是党文化思维,但现在不行了,前几年上海出个北京杨佳,今年11月16日武汉「杨佳」抗强拆,开车撞2000城管,奋战至死。把老百姓都挤兑到这份儿上了,第二天政府门户网居然出了个有关毛泽东是否喜欢听大家喊万岁的东西。但凡不闭门造车的,都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火上浇油。

文中说,卫士长说:我想起毛泽东说过的一句话:「你们不把我当领袖不行,可是总把我当领袖也不行,我受不了……」

这不禁让人想起一个被毛宠幸的女青年,面对采访时笑着说:主席真有意思,分不清男情女爱与对领袖的崇拜完全是两码事。她的意思是:如果你不是「一句顶一万句」,谁跟你这个老糟头子上床。所以,大床同眠时,把毛当领袖,而不是当成有魅力的男人,毛的自尊心受不了。

那么毛泽东怎样被喊成「万岁」了呢?

中共是1949年10月1日非法建政,朱德秘书陈友群揭发说:1950年中宣部起初拟定的「五一」口号中,最后两条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泽东在后面亲自加上「毛主席万岁!」

中宣部赶快加上这句口号,等送到主要负责审阅口号稿的刘少奇手里,刘还加了工,把「毛主席万岁!」改写成:「伟大的中国人民领袖毛泽东同志万岁!」2006年9 月17日下午,毛泽东的秘书李锐在北京同《德国之声》电台记者谈话时证明有此事。

为了让毛的「万岁」合法化,为了遮掩毛让人称他为「万岁」,「权延赤」为了「赤」能够延权,而写了《卫士长谈毛泽东》,里面确实有一些很精采的段子,让人看到就能笑出声来。

书中说到1947年夏天,在陕西米脂附近,被国民党刘戡七个旅的追兵紧追不舍的那一次,毛率领的共匪中央纵队赶快逃亡,不敢走大路,转向东边的山沟。经井儿坪、陈家沟,翻一座山,到米脂至葭县的大川里。一拐进山沟,人渐渐多了,毛一看害怕了,命令说「绕镇外走」。

为了安全,毛在陕北期间一直使用化名李德胜,有的房东与毛泽东朝夕相处几十天,却不知匪首就坐在他对面。

「权延赤」写道:「那时,毛泽东这个响亮的名字,普天下已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又说:「就是在老解放区,人们见到的也只是画像,没见过照片,更少有人见到真人」。

但,奇迹发生了,在后面追兵紧追不舍的「这一次却发生了意外。人群中忽然响起没有十分把握的惊叫声:『毛主席?』」

1947年还没建政就有了「毛主席」?!

「权延赤」很细致的写道:「毛泽东在马背上忽地转脸,完全是出于本能地朝那叫喊的方向望了一眼。一瞥之间,第二道惊喜的叫声已经响起:『毛主席!毛主席!毛主席万岁!』」

书中郑重写道:这是「群众面对毛泽东自发的欢呼声」!但没有写欢呼万岁的理由。

更有绝的:「人群陡地起来波澜,镇子里的人丢下算盘秤杆,丢下货物不顾,拔腿就朝镇外跑,立刻汇成奔腾的洪流。已经在镇外的群众抢先一步朝马上的毛泽东拥过来,欢呼声惊雷一般响彻云霄:『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

就不怕追兵听到?!

还有:「队伍完全卷入沸腾的人流中,挪不动步。毛泽东在马上朝群众招手,脸上露着安静的微笑,但是眼睛有些湿润。同志们的眼睛都湿润了,并且也感到光荣自豪。我们自然而然将这种欢呼看作是群众对我们党,我们军队,我们为之奋斗的事业的拥护和热爱。毛泽东这个名字,已经成了理想、信念和力量的代表。这种欢呼,不像 20年后红卫兵的欢呼那么狂热,但是,那种真诚朴实、亲切热烈的情感流动,却是更能动人心魄,使人激昂感奋,热泪哽咽。我看到孩子们奔跑着欢呼跳跃,看到青壮年们举起森林般挺立的臂膊,看到婆姨们挤挨着踮脚眺望,一种暗暗欣喜又是春意盎然的神采笼罩着她们的眼睛,荡漾在她们的唇际。」

这真是卫士长对1947年的回忆?假若是,这人够资格当新华社社长。

下面还有类似《圣经》里耶稣显神迹的场景:「头上包白羊肚毛巾的老汉扔掉铲,擦着脸上的泪水,挤到毛泽东的马旁,探着手只触到一下毛泽东的后衣襟,爬满皱纹的褐色的脸孔便放射出复活了的青春的光彩!」

触到一下毛泽东的后衣襟老汉就放射出复活了的青春光彩?现居英国伦敦、当年曾与毛泽东「大床同眠」的陈惠敏首先不信,她与毛有多次肌肤之亲,如今她不但没有复活青春。而且已步入老年,重病缠身,牙齿掉的只剩下四颗!

那么,今年10月出版的「权延赤」所著《卫士长谈毛泽东》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赤延权。

「赤」延的了权吗?书的封面的右侧设计回答了这个问题。几个祭奠似的黑色大字「卫士长谈毛泽东」被削掉一半,这预示着撒旦教马克思的子孙中共在中国大地上的最后结局。△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