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挨了這麼狠的一記窩心腳(圖)
 
2009-8-22
 

反共最佳創意樓!
【人民報消息】自從中共這個集東邪、西毒於一身的魔鬼竊取了中國的政權以來,在我們這片土地上,名副其實的東西便幾乎瀕臨滅絕,尤其是近幾年。中華美食成了令人談之色變的毒藥;房子成了活棺材──就連中共捐給臺灣災民的板房也被拒收;人行橫道成了屠宰場;救死扶傷的醫生護士成了謀財害命的殺手;保家衛國、維護治安的軍人與警察成了鎮壓人民、巧取豪奪的走狗與土匪;傳道授業解惑的人民教師動輒便對學生施以拳腳,再不就是猥褻強姦女學生,當真是很黃很暴力。戲子們本來應該算是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建設者,卻非但精神極不文明,而且個個精神抖擻地炒作自己的醜言惡行,唯恐脫離他人視線。至於“畏光症”的“人民公僕”,則更是五毒俱全、十惡不赦,以公僕之名行公敵之惡。

然而,這個局面終於被一個外國人打破了,他就是央視大樓的設計者庫哈斯。央視是個什麼東西,無人不知,喉舌嘛。謊話連篇,欺騙人民,歌功頌德,為黨口淫。而這個即將被大家共同鏟除的黨就靠著這些下賤“黴體”的服侍,死到臨頭依然沉浸在不切實際的幻想之中,吃了春藥似的折騰不休,還酷愛將勃起視為崛起。當央視大樓剛剛出現在北京的時候,老百姓便看出這不是個什麼正經玩意,並形象地稱之為 “大褲衩”。褲衩裏面是什麼,用腳趾頭都能想出來,的確很符合央視的定位。不過這畢竟是民間稱呼,在共匪看來,老百姓唯恐天下不亂,時刻都惦記著“顛覆國家政權”,所以屁民的話自然作不得數。現在好了,央視大樓設計者本人發話了,還生怕空口無憑似的出了一本書,圖文並茂地對這個醜陋不堪的怪物做了更加權威和豐富的詮釋。結結實實地給黨的喉舌扣上了一頂男盜女娼、荒淫無恥、墮落下賤的帽子,這帽子當真是名至實歸啊,簡直就是量身打造。而且就像緊箍咒一樣,甩都甩不掉。因為這傢伙就堂而皇之、老老實實地趴在那兒,乖乖地配合著庫哈斯的得意和老百姓的嘲諷,供全球人民盡情欣賞,想怎麼看就怎麼看,愛怎麼看就怎麼看。可以說,自從庫哈斯的這個作品出現之後,倘若再有人說中國的東西都是名不符實的,可就要仔細斟酌一番了。

而最要命的是,中共幾乎無法對此進行任何反擊。讓外交部發言人強烈抗議?當初此人及其創意可是你們中共自己選的,沒人把刀架在你們的脖子上。讓專家論證庫哈斯是個精神病?這恐怕要涉及到誹謗著名國際人物的問題,庫哈斯可不是訪民。說他是造謠嗎?人家可是有書為證,上面還署著庫哈斯的大名,而不是最近傳出的“一個老同志的談話”。所以,中共挨了這麼狠的一記窩心腳,也只能打掉牙齒往肚裏吞,繼續裝聾作啞──我還真是有點迫不及待等著欣賞接下來中共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從這個角度來說,我簡直就快愛死這個荷蘭的設計師了,他簡直就是玩了一次大手筆的行為藝術。“大褲衩”簡直就是一顆定時核彈,那本拆穿謎底的書就是引爆核彈的按鈕,雖然其威力還不足以讓中共頃刻之間灰飛煙滅,也足以使其顏面掃地,元氣大傷,令友邦驚詫。庫哈斯彷彿一個幽默大師,很有耐心的埋下了一個包袱,並時隔一年之後以晴空霹靂之勢猝然抖響──不過這個包袱其實早就被頗具慧眼的我國人民猜了個八九不離十──令央視自鳴得意的“智窗”瞬間被扒掉了褲衩,躲也躲不得,逃也逃不得,如同被葵花點穴手定住了一般,極為尷尬地跪趴在CBD,蹶著屁股供人欣賞,與民間早已流傳的“大褲衩”之說配合呼應。整個過程更像是一出當代版的木馬計,令中共賠了夫人又折兵,花了錢不說,還徒遭天下人恥笑,你說這不是花錢找挨踹嘛。這也難怪,中共自從誕生以來便把醜當美、把惡說成善,他們的愚蠢和低下、惡俗的審美能力與品位,註定只會不斷自取其辱。被譽為“中國最大二奶工程”的“國家大妓院”便是一個有力的明證。

庫哈斯的貢獻還在於他為反共提供了一種新的思維,那就是不一定要橫眉冷對,劍拔弩張。中共迫害中國人民60年了,同它鬥爭完全可以不循常規,無論用哪種方法,只要能給予中共沉重的打擊,都可以拿來為我所用。其實這些方法說起來也不新鮮,老祖宗早就總結出來了,只是庫哈斯有機會實踐了這些古已有之的謀略。就拿這個大褲衩來說,當謎底被庫哈斯徹底揭穿之後,你說共匪應該怎麼辦?又能怎麼辦?拆掉大樓?棄之不用?讓央視搬進這個與其形象定位完全符合的建築?還真是讓共匪頭疼。倒是有網友出主意,把這個建築改成性服務場所,命名為“麗春院”。

可以肯定的是,從此以後,這個讓中共如骨鯁在喉的怪物將繼續老老實實地趴在CBD,趴在世界人民的眼皮子底下,繼續噁心著愚蠢至極、自討苦吃的中共,成為他們揮之不去的夢魘,成了一個真正的難以去除的“痔瘡”──還是外痔呢。

庫哈斯的惡作劇無意之中為打擊中共的囂張氣焰做出了如此巨大的貢獻,不褒獎一下實在說不過去。我建議中國過渡政府頒給庫哈斯一個反共最佳創意獎。

一個外國人,不遠萬里,來到中國,帶著損人利己的動機,把為中共打造光輝形象的事業當成他自己的事業,這是一種什麼精神?這是一種損共利己、劫共不濟貧、將設想和中共的實踐完美結合,間接支持民主自由的精神。庫哈斯在建築行業也許不算是一個頂尖的藝術家,但從此之後,他卻可以憑藉“大褲衩”成為反共行列中當之無愧的行為藝術大師──不知庫哈斯本人是否對反共感興趣──但可以讓世界上最大的邪惡政權臉面無光,老老實實地接受天下人的恥笑。庫哈斯,你好棒,哦耶!

(文章引自網友獨孤揕窳,有大刪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