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國殤前夕 萬里談中共執政非法性(中)(多圖)
 
梁新
 
2009-8-6
 

中共謊稱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大量愛國青年因此而上當!
(北京人民英雄紀念碑局部雕塑)

【人民報消息】在國殤60周年之際,中共第七屆全國人大委員長萬里出來談中共的執政非法性,這意味著中共對中國的統治已經走到了盡頭的盡頭。

蘇共最後一個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同蘇聯老百姓的看法是一致的:「蘇共聲稱,它代表了最廣大人民的利益,但是,人人都知道這是謊言」。如今中國人都認為譏諷中共最厲害的一句話就是:「中國共產黨代表了最廣大人民的最根本利益」。

一個名詞讓萬里整整琢磨了30多年


“黨內第一支筆”胡喬木。
七十年代末,毛澤東的秘書、被稱作「黨內第一支筆」的胡喬木,在一次黨內講話時提到了「政治倫理」這個詞。

萬里說: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詞。有一次開會休息的時候,我專門向他請教,他說他經歷了黨內太多的風風雨雨,「政治倫理」問題真是一言難盡。後來胡喬木再也沒有談過這個問題。又過了三十年,中共黨內還是沒有人再提。

「倫理」這個詞後面跟著「道德」,大家都容易理解,也經常說。「政治倫理」是什麼?先看看什麼是「政治」,維基百科全書是這樣解釋的:「政治這個名詞最先來自於希臘《城市事物的科學》一書,從詞源上來講,政治是組織城市的近義詞,是一種用來組織城市的藝術。意思是人類的群居社團,社會和國家。政治的目地是為了共同一致,使行為活動都基於和符合於規則和律法(其中包含國際律法)」。「政治倫理」也就是搞政治不能亂來,要守規矩講道德的。

從1941年給毛當秘書的胡喬木,到70年代提過一次「政治倫理」,就不了了之了。這一提不得了,在萬里的腦子中整整轉了30多年。在中共非法統治中國60年時,萬里以中共元老的身份、公開發表的形式,終於發出了讓黨頭痛、心痛、肝痛、肺痛的聲音。

萬里所理解的「政治倫理」,說白了就是「搞政治的更應該講道德」。他說,「我們不公開談,能阻止老百姓去想這樣的問題嗎?」

和那晚年在深圳住過幾年的老幹部談話以後,萬里說:這次談話「一直在我的腦袋裏撞來撞去,趕也趕不走。說老實話,我還沒有想明白,這恐怕不能用『只緣身在此山中』來解釋。這正是需要大家一起來好好研究的。」

萬里引用的詩句是宋代著名大詩人蘇東坡遊廬山時,在西林寺牆壁題的詩《題西林壁》中的一句。此詩後兩句「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經常被後人引用,來表達看不清事情真相,是因為身在其中。萬里在此表達了一個意思,就是他對中共所做的事情想不明白,並不是因為自己身在中共高層,而是中共的一慣做法和說法互相撞車,讓他感到困惑。

萬里說:「讓我特別痛心的是,有許多人還把對民意的引導庸俗化、功利化。歪曲民意、挾持民意為『人質』,來抵制對改革的正當要求,抵制對一些錯誤決策的修正」。其實萬里看到的不是真象,他沒有看到這些人不過是中共的玩偶而已。


國人正在為所謂的“抗美援朝”賣命!
他舉了一個例子:「90年代末的時候,一些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同志給中央寫信,要求禁止一些學者發表關於抗美援朝戰爭的最新研究成果,他們認為,這些研究修正了過去的一些定論,讓他們感情上受不了。」

萬里說:「這是民意吧,可這是什麼樣的民意呢?這些老同志到底了解那場戰爭多少?那些專家則不過是到前蘇聯那裏查了剛剛公開的檔案,做了學術上的研究。這有什麼錯?」

說白了,專家們發現了史實並修正了中共對所謂的「抗美援朝」的假宣傳。按理來說,上當受騙者應該感激這些專家才行,但是中共鼓動那些以「抗美援朝」功臣自居的人、當資本的人,出來當槍,並以此為藉口,把史實隱藏起來,讓假宣傳再次登場。

萬里說:「有一個學者寫信給我喊屈叫冤,我給有關領導轉了他的信,最後還是石沉大海。」

萬里非常尖銳的說:「那些老同志腦袋裡的定論到底從哪裏來的?還不是從外面灌輸給他們的。」

是的,灌輸者就是60年來從來沒有註冊過的、從來不敢掛牌的非法組織中國共產黨。現在很多中國人、尤其是出了國的中國人,依然重覆著中共的假宣傳,依然不肯看真實的消息,誰要告訴他們事實,他們就說你不愛國、反動(反中共而動)。

萬里困惑的指出,「要用事實來糾正他們的一些老觀念,就說不行,就說要照顧老同志們的感情,就說『黨史無小事』,這是什麼政治邏輯?」

老觀念是什麼?就是中共的假宣傳。誰說「要照顧老同志們的感情」?是中共。萬里不是「老同志」麼,何況還是職位很高的「老同志」呢,為何不照顧他的感情?原來是「黨史無小事」──口吐真言。真實的黨史可以亡黨,自然決不是小事。

萬里道出中共是中國的真正動亂之源

萬里說,60年了,許多應該變而且可以變的東西,在「要照顧老同志們的感情」和「黨史無小事」這樣的邏輯下,就變成了不能變、不可變的東西,要樹立起基本的政治倫理,還有許多障礙要克服。

萬里說:第一條,60年了,我們黨說把國家的「治亂」系於一身。過去那麼多年的折騰,沒有不起因於我們黨自身的折騰的。這讓我痛心,我們黨的折騰殃及了國家,殃及了老百姓。這麼多年了,我們告訴老百姓說,這個國家沒有共產黨的話,就會大亂的,老百姓真是怕折騰怕到極點了,他們對穩定的盼望,就成了我們黨再單獨執政下去的「民意」,這一循環什麼時候能夠打破呢?

這位中共前人大委員長說出了60年來中國的真正動亂之源是非法組織中國共產黨,而老百姓以為只有中共才能穩定局面,不過是上大當受大騙而已。

建政後中共收起假諾言 露出真面目


北京人民英雄紀念碑訴說著中共的謊言史!
萬里說:第二條,涉及到怎麼樣讓老百姓認清歷史、認清現實,就是要認清一些基本事實。60年來,我們說的最多的一段話是「幾千萬革命先烈換來了紅色江山」。這是關於共產黨執政合法性的最大理由之一。

「為了新中國,死了數千萬人,這是基本事實。」接著,萬里反問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還有一個事實是,他們是為什麼犧牲的?」

萬里說:他們前仆後繼,為的是當時我們中國共產黨設立的目標和理想,現在,有多少老百姓知道那時共產黨設立了什麼具體目標?我知道,1990年時,出過一本書,書名叫《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承諾》,很快被查封了。我讓秘書找了一本來看看,用了一個週末的兩天,全部看完了。我還找了一些專門研究那段歷史的專家來問了情況。他們告訴我,這本書裏收集的,全部是我們黨在三十年代,四十年代公開發表的社論、評論、聲明,沒有一份是偽造的。

既然全部是真實的,那麼為什麼很快被查封呢?

萬里說:當時,我們黨向全中國人民做了承諾,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那時,國民黨不搞民主,不給自由,也沒有能力讓國家真正獨立,才有共產黨肩負那些承諾來取而代之。這些承諾的確吸引了無數志士仁人。那些犧牲的人就屬於這部分人。

中共歷來說,它非法建政的國旗是「由烈士的鮮血染成的」。萬里揭示出,烈士們要染的不是中共獨裁、血腥、一黨專制的國旗,「幾千萬革命先烈」是為「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而犧牲生命的。

萬里說,其實,那些承諾在毛澤東三十年代,四十年代的許多著作中都有。可是,到了五十年代,六十年代都被那個毛澤東著作編輯委員會修改掉了。「我看到過一份文獻研究室送來的原稿與修改稿,當時讓我心裏震動很大」。

為什麼毛澤東在中共建政初期的五十年代,六十年代趕快讓毛澤東著作編輯委員會修改其在國民政府當政時期寫的文章呢?因為當年毛寫那些東西的目地就是為了欺騙中華子孫,讓他們去為共產黨賣命。

舉個小小的例子,中共中央機關報《新華日報》1947年7月4日發表了一篇社論,其中說,「從年幼的時候起,我們就覺得美國是個特別可親的國家。我們相信,這該不單因為她沒有強占過中國的土地,她也沒對中國發動過侵略性的戰爭;更基本地說,中國人對美國的好感,是發源於從美國國民性中發散出來的民主的風度,博大的心懷。」

僅僅三年之後,中共便派兵在北韓和美國兵戎相見,並把美國人描繪成世界上最邪惡的帝國主義分子。每一個來自中國大陸的人,看到這篇50多年前的中共社論,都會感到無比的驚訝,以至於中共需要查禁重新出版類似文章的有關書籍。(引自《九評之一》)

中共用編織謊言奪取的政權建立在沙灘上


中共公安部長孟建柱與公安新聞發言人培訓班
500個學員合影。
當年被共產黨的承諾所吸引才投身到「革命」中來的萬里說:現在,我能公開說出20多年前我腦袋裏就產生的疑問,這麼個修改法,那幾千萬人不是白白犧牲了嗎?那(篡改)是白紙黑字,確實推翻了當年我們黨的承諾。說輕了,這是不尊重歷史,本質上,這就是違反政治倫理,這就等於是把我們黨執政掌權的基礎建在沙灘上,這能牢固嗎?歷史總會把真相還給老百姓的,60年不行,70年,70年不行,80年,老百姓總要知道的。

其實中共從建黨之日起,就是一個邪、惡的東西,為了生存,不斷變化立場原則,建黨八十年來的十六次中共全國代表大會,對其黨章修改了十六次,而奪取政權之後的五十所年,對中國憲法大改了五次。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集邪惡之大全的歷史。

說到老百姓知道真相後會怎樣呢?這正是中共從來都沒有安全感的原因。它到末期所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封鎖一切真實消息的來源,並一批批培訓各級各部門官員,讓其學習如何更加精緻、更加無恥的撒欺世謊言。△

(待續)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60年國殤前夕 萬里談中共執政非法性(上)(多圖)
60年國殤前夕 萬里談中共執政非法性(下)(多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