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這是啥新聞! 新華網養了一羣白吃飽兒(圖)
 
吳萊
 
2009年8月12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中共是1949年10月才在北京建立政權,那時中共非常虛弱,周恩來到處勸說一些在國際上有名氣的商界領袖、教授、學者等人回國,爲中共的非法執政增加可信度。1950年爲了怕朝鮮成爲民主國家,而威脅到中共建立的專制體制,中共派兵借用朝鮮戰場把美軍阻擋住,使朝鮮民族一分兩半,在北韓和南韓兩種對立的社會制度下生活。這段歷史被中共稱作「脣齒相依」。那個時候,中共命還不知能不能保住,根本沒時間去考慮中國境內的什麼「56朵花」。

新華網8月11日出了一個新聞,首頁上是《竄訪澳大利亞的熱比婭又在撒謊》,點開文章,裏面的題目是《熱比婭又在撒謊》。

這倒挺新鮮的,一般網站,爲了不佔太多地方,都是首頁上題目短,文章裏的題目長一些,這個有關熱比婭的新聞卻恰恰相反,爲什麼呢?是中共自己知道這類假新聞沒人看,所以把仇恨的意圖擺在首頁上,你不看內容,起碼你知道中共在說什麼。

我點開文章一看,驚呆了:這是啥新聞! 新華網真的養了一羣拿着工資不幹事的白吃飽兒。

那位叫江亞平的新華社駐澳洲記者,8月11日在堪培拉報道新聞的第一句話就是「熱比婭經常撒謊。」給了一個句號。

然後,是「11日中午,竄訪澳大利亞的這位說謊者來到堪培拉的澳大利亞全國記者俱樂部,作所謂的『演講』,再次向新聞界撒謊。」

此次撒了什麼謊呢?

報道說,「利用身邊的翻譯,熱比婭在記者俱樂部用維吾爾語說:『我認爲中國政府應該結束其單一的語言(漢語)教育的侵略性的政策,允許學生和他們的家長選擇他們自己想學習的語言。』熱比婭實在是毫不掩飾其自相矛盾:如果中國政府強迫她說漢語,不讓她學本民族的語言,那麼她今天站在講臺上怎麼會說維吾爾語?」


新華網8月11日白癡文章旁有熱比婭老人照片。
是啊,順着中共官媒的思路不動腦筋的思考下去,確實是這樣啊。但非常不幸的是,這段文字左邊是一個「7·5」事件的專題,中間放了一張60多歲老年維族人的照片,她就是熱比婭。

熱比婭生於1947年1月21日,比中共非法執政還早近兩年。今年奔63歲的熱比婭會說維吾爾語應該不屬於「輝煌60年」的一部份吧?熱比婭她父母肯定是比熱比婭年齡大,他們在家裏一定是與孩子說維族話的吧?那時候共產黨還沒有非法建政。

這個白癡的新聞報導倒是讓我想起一個人來,她就是《黃禍》的作者王力維的藏族作家妻子唯色,是生在「輝煌60年」中的,所以不會藏語,只能用漢文寫作。

現任《西藏通訊》雜誌編輯的達瓦才仁,就曾是一個不識藏文的藏族孩子。在一次接受記者採訪時,他說:「民族的滅亡不一定就是肉體的消滅,在人類歷史上有很多民族滅亡了,但是很少有民族是通過消滅肉體來滅亡的。民族滅亡基本上就是消滅你的語言文字,宗教習慣等等,我們有非常大的焦慮和恐懼感。」

一個原在斯坦福大學讀書的美國姑娘施媛珍(Andrea Snavely)曾迷上西藏,去拉薩學過藏語。她說:「現在藏區的孩子只能講一點藏語,已經不會寫了。一些藏族年輕人唱藏族音調的流行歌曲,都是用漢語唱的。西藏境內的藏文書籍編得特別差,質量不好,語法不清楚。那裏的學校教的是中國式的藏文,內容是漢族文化,例如語言對話,就像是兩個漢人在對話,很少介紹藏族本身的文化,宗教內容也特別少。中國人在藏語課本里搞政治宣傳,令人很反感」

這位美國姑娘還說:「西藏最大的問題是語言,文化傳承要靠語言,語言是文化的中心,沒有語言,一切文化都不存在了。」

在1959年之前,西藏人只講藏語這一種語言,有六千餘座寺院以及政府或民間學校承擔教授藏語的任務。1959年之後,中共關閉了藏族寺院,開辦了教授漢語的學校。雖然在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之後,藏區學校開設雙語課程,但藏語課處於邊緣地位,往往只是點綴而已。

1992年,西藏著名學者東噶·洛桑成列教授指出:「藏語雖然被宣佈爲政府各部門、各種會議和官方文件中必須使用的第一語言文字,但是,到處都是隻使用中文。在這種情況下,西藏人對自己的理想和前途已經失去了自由。」

那位新華社駐澳洲記者在堪培拉對只會說維族語的63歲熱比婭的抨擊報道,使人反而要思考,到底誰在說謊?爲什麼中共官媒要無休止的說謊?

不要把有着五千年悠久文明史的炎黃子孫當成白癡!△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30,692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